滚来滚去的滚滚

第三次了

这是方孟韦一周内第三次看到杜见锋给不同的女生献殷勤。有一次送的是一封信,有一次送的是一多花还有一次是一整盒巧克力。

“流氓!”方孟韦恨恨地咬着牙骂了一句

“哎!二班的!”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方孟韦这边刚刚骂完,那边杜见锋就跟看见救星似的往他这边跑来“这封信,交给赵启平!”

好嘛!那边刚刚送完巧克力,转头就敢来送信!方孟韦抿着嘴也不说话也不接,大眼睛睁的圆圆的使劲瞪着眼前的人。

“哑巴了?眼睛瞪这么圆做什么!信!给赵启平!听懂了吧!”说罢,就把信塞进了方孟韦的校服口袋里,还不等方孟韦发作,他那边早就跑没影了。

方孟韦揣着一封信,跟揣着千斤顶一样,步子沉重脸色还分外凝重。脑子转...

高三的休息时间总是很宝贵的,大部分时候课间的十分钟伴随他们的是这节课的拖堂和下节课的提前上课。好不容易碰到老师赏赐的五分钟课间休息,谭宗明就拉着程皓在碰头开会。


“都过了一星期了,毫无动静啊”


“着什么急啊,哪有这么好追的,再写几封”


“写情书会不会太老土”


“这你就不懂了,亲笔写情书显得真诚啊”


“那为什么不能我自己送”


“找别人帮你送显得你和那些下课堵教室,放学堵校门的不一样,显得你有分寸还保留了你的骄傲,你想,既体现了你的真诚又不至于让对方觉得你太好拿捏,一举两得!”...


当情景剧来看吧

日常无脑小故事,围绕着高二二班展开的小故事

--------------------------------------------------------

二班


2011年8月4日,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电影上映。


凌晨的首映刚刚散场,各种穿着巫师袍举着魔杖的观影者从电影院走出来,这场景看起来荒诞又可爱。


“小天狼星死了,邓布利多死了,教授也死了”退场的人潮夹杂着这样的声音


“我们的青春啊,落幕了”


————————————————————————————————


2000年的十月,经过了七天的国庆长假,高二二班的教室终于又热闹了起来。...

周五看完到现在,几次想写没有提笔,因为想说的东西太多,生怕少讲了一点,辜负了为这个电影付出过的每一个主创们。


1、关于翻拍

在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很喜欢说要带着问题来上课。为什么?因为当预设了问题,我们就会在听课的过程中重点为这个问题找答案。那么在大部分人看翻拍的片子的时候,他们预设的问题是什么,我猜多半是,我要看看这片子拍的有多烂。这是翻拍的先天不足。


那么有人会说,既然知道,为什么要翻拍。关于这一点,丁晟做了解答。因为有人在卖这个版权,他不拍,别人也会拍,他想不能让自己后悔,万一别人拍的没他好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导演骨子里有一点老派的血性和英勇。感谢他带领一个这么棒的团队去...

继续分享小细节

1、小马虽然总说干,现在就干,看起来十分冲动无脑。但是他每次开枪的时候,如果不是混战中,他都会选择打人家的腿而不是要害部位。包括最后打阿仓的那一枪。


2、周凯手里的客户资料他叫小马交给美琳,当时周凯被捕后,哈哥派人去搜过,没有找到。三年后,周凯出来,阿仓说周凯入狱,日本的线断了,自己好不容易接起来,并且还是希望周凯能跟他一起干。说明他应该并没有拿到周凯的客户资料。美琳并没有交出来,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去背叛周凯。


3、朋友讨论的时候说美琳是风尘感里带着天真。挺同意的!周凯回来的时候她说修理工回来了,来修理我啊。电影里美琳第一次出场的时候跟周凯说的就是帅哥,在修什么啊...

影评我酝酿了很久,太多的东西想说了,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琢磨一下,在这里先分享一些我觉得很戳我的小细节,有些是自己发现的,有些是微博上看到别人发现的。希望看完的朋友可以一起讨论一下,蛮有意思的~


1、周凯出狱以后,马柯跟他说你的船我修好了,那个美琳非要住在里面。于是,大佬就去找美琳,美琳出场的时候穿的那件大衣是大佬去日本见冈村时候穿的双排扣大衣。美琳是裹着他曾经的衣服。


2、美琳和大佬的那场床戏的时候,美琳电话响了,她说是个客户。后来大佬出狱去找她,阿仓打电话给她,她也跟阿仓说在谈客户。前后呼应,身份反转,非常唏嘘...


3、皮筋作局,大佬在和日本人谈生意的那个店里,大家可...

词穷!!!
他的迷人来自于身上各种复杂特质的完美融合!纯洁又情色,禁欲又勾人!看到一篇影评说他是一个能够改变眼底色彩的人,深以为然!

以及。。。这个领带。。。我真的。。。脑补了一百种使用方法!(๑ºั╰╯ºั๑)

深夜睡不着顺手摸个鱼

难以定义是he 还是 be的一篇文

希望自己表达清楚了!

-----------------------------------------------------

1

“请问这里有人吗?”


李熏然的思绪被打断,他把视线从手里的本子收回寻着声音看到一张有些苍老的脸,他愣了一下,马上又反应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没有的,您坐”


那人点了点头坐在了李熏然的对面,火车慢慢启动,两边的风景向后退去。


“现在已经很少有年轻人搭火车了”


2050年,私人飞行器普及,即使在30年前能被称之为高铁的列车,在时代发展的面前也变得太缓慢了。


“不...

非常言而无信地又把这个号捡起来用一下!

双向暗恋!

以及,我就是吐槽一下微信为什么不能换头像!

--------------------

1

床头的闹钟响了第二遍,庄恕终于从宿醉的头疼中清醒了过来。


昨天几个美国的同学到上海了,本来只是聚个餐,后来一高兴,顺便去了趟酒吧回忆了一把学生时期。庄恕不是好酒的人,但是架不住耳根子软又有人灌,迷迷糊糊就喝大了。


陈绍聪昨晚在急诊值班,陆晨曦请了两天假,这会儿家里没人,庄恕简单洗漱了一下,也抓起早就没电的手机出了门。院办早一个星期就发了通知,今天没有门诊的,有一个算一个,通通到科报厅看开幕,不准迟到,美籍华人照样乖乖接受党的教育。...

cp:荣霖、杜方、秦川

好奇怪的搭配啊!哈哈哈

故事铺开的有点慢,别着急!

补一个年龄
荣石:8岁   一霖:3岁
杜见锋:8岁    小方:5岁
秦玄策:15岁    范川:18岁

---------------------

2

索杰搂着小一霖让护士给他清洗伤口,小家伙怕的要死,浑身发着抖,紧紧闭着眼睛,但是意外地没有哭甚至都没有哼一声。荣石看着他觉得好玩,平时大院里这么大的孩子,这会儿早就哭得嗓子都哑了,可是眼前这个看着瘦瘦小小却出乎意料地坚强。

卫生所的护士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心肠软得很,看着这么小的孩...

1 / 11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