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4

倒数不知道多少章,没写大纲就是这么糊涂!

爆手速了!
-----------------------------------------------

1
这场雨来的急去的也快,刚才还大有天下漏了的态势,这么一会儿已经淅淅沥沥偃旗息鼓了。而刚才走廊下小小的温情也好像随着乌云散去了。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那点旖旎也被好好收藏,两个人肩并着肩站着,看着不远处的校门口又重新聚拢起一群焦灼等待的家长。

“你紧张吗?”方孟韦微微侧着头看杜见锋,便利店上面的雨棚上断断续续往下滴水,一颗小水珠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杜见锋的鼻尖上,惹得他条件反射地皱了皱鼻子。

“还真有点”杜见锋伸手抹去鼻尖上的水滴“说不出来,虽然平时不怎么操心他,关键时候还是担心”

“你自己带着他特别不容易吧”

“嗯?”杜见锋回头看着方孟韦,突然一点笑意慢慢在脸上蔓延开来,他目光有些热切看得方孟韦有点发窘,他微微偏头对着方孟韦已经透红的耳朵轻轻吐气“听你的意思,你想帮忙带?”

“谁...谁要帮...”

方孟韦话都没说完整,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姑父!”

“嗯,这边封路了,您车开不进来,我出去拿”

“啊,没有呢,还是您周到,我就来”

方孟韦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杜见锋在一旁听的云山雾罩地发蒙,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就看方孟韦已经跑的没影了。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方孟韦才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大袋子。

“姑父做了饭”方孟韦笑着向杜见锋展示手里的袋子“他还帮忙订了酒店,我刚刚去开好房间了”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房卡冲着杜见锋扬了扬

杜见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考生家长除了在外面傻站着,什么都没有准备,不禁有些懊恼。他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想着现在还能不能订上房,却被方孟韦一把盖住屏幕

“饭菜是两人份的,给他们两个考生吃,房间是标间,让他们睡。”

“啊?”杜见锋目光顺着那只盖在自己手机上的手一路向上攀爬,直到看见方孟韦微笑的脸和透红的耳朵“孟韦,你...”

“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口福了,我们两个就在便利店随便吃点吧,中午就在沙发上凑合一下,就是个午觉,不睡也没什么。”方孟韦说得特别轻巧,语气和说家常小事别无二致,他无知无觉地做着安排好像本该如此。

只有杜见锋知道在说这话的方孟韦让他多么喜欢,蝴蝶只是无意扇动了一下翅膀,可是在他心里卷起一场风暴。

2
终考铃响起的时候,一直焦灼沉默的家长们好像突然活了过来,一窝蜂打着伞往校门口靠,就希望孩子从考场出来能够第一眼看见自己。方孟韦和杜见锋两人身高都出挑,不用往前挤也一样扎眼。

曲和先出来,脸上表情轻松,看了两眼就径直朝着二人方向走去,旁边挤挤挨挨都是家长考生,各种声音夹杂着传来,有的在询问考试难不难,有的在询问背出来没有,有的在询问是否有把握唯独他们这一块沉默着,没人说话,简直和周遭格格不入。过了也就两分钟,黄志雄也出来了,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到底考的怎么样。

“走吧!先去吃饭,考完了就不想了”方孟韦招呼着几个人赶紧脱离人群往酒店走去。

谢培东用方孟韦的身份证直接订了距离学校最近的酒店,五星级。和挤满了人的快捷连锁酒店不同,这家店的大堂安静得过分,方孟韦带着一行人轻车熟路奔电梯间。房间是标间,双床,有书桌和沙发,地方也十分宽敞。方孟韦拿出准备好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给两个小朋友发了碗筷

“快吃!吃完睡会儿,养养精神”

黄志雄全程有些发愣,曲和瞟了他两眼往他碗里塞了一只鸡翅。

“表哥,杜叔叔,你们不吃吗?”

“刚才等你们的时候吃过了,你别操心”

小朋友吃得很快,在房间溜了两圈就算消了食,然后就被赶去睡觉了。方孟韦看两人躺好,这才坐在沙发上往后靠着,大概是有些中暑,冷不丁走进空调房整个人就有点疲,杜见锋顺势坐在旁边,低头寻了他的手给他掐了掐虎口

“难受了?”杜见锋压低声音问他

“嗯,可能中暑了”方孟韦看了一眼两个小的,似乎都睡了,才放心把头靠在杜见锋肩膀上

杜见锋抬手给他揉太阳穴“你在沙发睡会儿,我去买点药”

“不想吃”方孟韦迷迷糊糊地耍赖“你也别出去,回头你也中暑了”

“那不可能,我们拉练比这苦多了”杜见锋笑着刮了一下方孟韦的鼻梁

“反正你别出去”

“不出去”杜见锋伸手盖住方孟韦的眼睛“你也睡会儿”

3
黄志雄其实一直没怎么睡着,上午的考试他觉得发挥的还行,中午从出来开始脑子里就一直在过下午考试科目的重点。这会儿他虽然蒙着被子,但是沙发那边的动静模模糊糊还是能听到一点,上次元宵的时候他心里就存了疑问,但是好几次想问杜见锋都被后者岔开了话题。这会儿他支愣着耳朵听,心里又期待又紧张,但是最终没有抵挡住困意,迷迷糊糊睡着了。

下午闹钟刚响,杜见锋就按了。他轻轻把方孟韦放在沙发上才起身去叫两位小朋友起床。曲和这一觉睡得挺好,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还不清醒,坐在床上揉眼睛。他对面的黄志雄就这么定定看着他发呆,直把一旁的杜见锋都看的发毛了

“嘿!都去洗把脸清醒一下”说着就习惯性要照着黄志雄后脑勺拍一下,突然想着下午还考试,手都扇到头发尖了,硬生生刹住了车改为推了一把。

好不容易两位考生都清醒了些,杜见锋就领着人准备走了,曲和临走还不放心回头看了看

“表哥怎么了?没事吧?”

“没什么事,让他休息一下就好,你安心考试,平常心知道吗!”

杜见锋一直在考场门口等到开考铃响起才回酒店。双人房配了两张房卡,他轻手轻脚打开门,方孟韦果然还在睡,姿势别扭地窝在沙发上。杜见锋转身关了门,又走到沙发旁,轻轻把方孟韦扳正,手穿过他的双臂和膝窝,一使劲,把人整个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好轻啊”

杜见锋一边走着一边嘟囔,手却稳稳当当一点不晃。他把人又轻柔地放在床上,脱去鞋袜又湿了毛巾给他擦了擦,盖好被子正打算转身,手却被抓住了,本该熟睡的人头还埋在松软的枕头里,闷闷说到

“杜见锋别走,陪我躺一下”

“嗯?”杜见锋觉得自己的心跳声简直要掩盖住这一个轻飘飘的疑问词了,大太阳下负重疾行几十公里都不喘一下的他,此刻觉得头顶简直挂了九个太阳在炙烤他,让他头晕目眩。

方孟韦很快又松了手,负气一样转了个身面对墙壁。杜见锋笑了笑,转身又去了洗手间,他把毛巾洗干净,又给自己擦了擦身上黏腻的汗这才又回到床边。

“躺进去点呗”他附在方孟韦耳边说,热气争先恐后往方孟韦耳朵里跑

“不躺,你睡旁边去”

杜见锋知他在别扭,索性把被子一团,将他整个人又再抱起放在了里面,自己脱了鞋袜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方孟韦被这一连串动作弄得反应不及,一个温热的躯体就已经贴了过来。杜见锋和他隔开一点点距离,手放在方孟韦的手臂上轻轻拍着,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

“睡吧,睡吧”

方孟韦轻笑一声,突然转过身面对着杜见锋把脸埋进他的颈窝,然后也学着杜见锋轻轻说着

“睡吧,睡吧”他嘴唇擦过杜见锋的脖颈处,又酥又痒

这还睡个毛!

4
下午考完试出来,方孟韦已经发动好车子在校门口等着了。曲和上车的时候特地看了看方孟韦的脸色,倒是不苍白,怎么还有点发红。

“表哥,你发烧了吗?”

“啊?没有啊!”方孟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有点烫,但是他肯定不是发烧导致的,他抽空撇了一眼旁边的帮凶,镇定地说到“可能是太阳晒的,这日头太毒了”

“要不你明天别送我了”曲和有点内疚地揪着衣服

“没事没事!你就好好考试,别瞎操心!晚上想吃什么?”

“都行”曲和往后靠了靠,偏头看着旁边的黄志雄,问的却是杜见锋“杜叔叔一起吃吗?”

“嗯?”突然被点名的杜见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看志雄”

“我...”黄志雄也侧头看着曲和“不了吧,还要回家看书”

曲和眼里的光肉眼可见地熄灭了“我也想回家看书”

这一路整个车里尴尬地沉默着,把父子二人送回家后,方孟韦直接开回了家。刚进门,竟然看到方孟敖坐在客厅里

“哥,你怎么回来了!”

“这不是和和考试吗,我回来看看”

曲和有点欣喜,情绪终于好了一点“大表哥!”

方孟敖接过他的书包“乖!去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吃饭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方孟韦放下手里的车钥匙询问到

“早上,本来想去找你的”

“啊?”方孟韦心里咯噔一下,但是马上又镇定了,本来想去,就是没去呗“天气也不好,我看着他你还不放心吗”

“嗯”方孟敖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我对和和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

怎么听都觉得话里有话。




没有车!!!!!!

评论(45)
热度(21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