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6

就是过度的一章...

挺无聊的


-------------------

1

方孟韦独自在海边散步,左边是幽黑的几乎没有光源的大海,只有海浪一波一波扑上岸的声音,右边是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烟火人间,一半孤独一半热闹。


方孟韦脱了鞋子踩在质地细腻的沙地上慢慢的走,沙子很细,每踩下去一步就陷进去一点,让人有些犯懒。他的思维忍不住天马行空起来,一会儿想的是刚才远远看到曲和注视黄志雄的那个眼神,一会儿想起的椰子树下紧紧相拥的身影,一会儿想起万一被发现了该怎么跟曲和爸妈交代,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这里还自身难保呢。


是呢,他想起了杜见锋。


海浪温柔地扑上来,轻轻没过脚背又马上退回大海,清凉的感觉让人感到舒适。方孟韦往高处一片干燥的沙滩走去,放下鞋子,坐在沙地上。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杜见锋,在校门口,自己搭的的士开的太急,差点撞上杜见锋的哈雷,被杜见锋嚷嚷到底会不会开车;想起圣诞夜里和杜见锋联手教育小混混而进了局子;又想起自己被家里误会交了男朋友,气急败坏踹烂了杜见锋家里的大门;想起杜见锋第一次握他的手,想起看见杜见锋去相亲自己嫉妒又生气。他以为无非是些早就忘记了的无关紧要的事情,竟然桩桩件件清晰如昨。


方孟韦兀自笑了笑,抬头看天空,月色清朗,大约是在海边开阔的缘故,头顶的一轮明月今夜好像离得特别近。他突然想起来一个小故事,夏目漱石还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候,给学生出了一道翻译题,要求学生把文中的“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可是学生翻译的结果他都觉得不满意,他说直译太过露骨,而含蓄地翻译成“今晚的月色真美”就恰到好处。


方孟韦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快十点了,而杜见锋依旧没有回复自己,他又编辑了一条短信


“今晚月色真美”


发出去,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收好手机,拿着鞋子一步一步朝着营区走回去。因为方孟韦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所以特地给他们分了一顶三人帐篷,黄志雄跟曲和已经洗漱好,这会儿把多出来的防潮垫铺在帐篷门口并排坐着,看到方孟韦回来两人赶紧站起来,但是手却是紧紧牵着。


“哎!你们两个注意点”


方孟韦笑着要去拍黄志雄的头,黄志雄下意识躲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看着方孟韦


“小方哥哥,你怎么和老杜一样爱拍我的头”


突然听到杜见锋的名字,惹得方孟韦动作一愣


“有吗?哈哈”


黄志雄没有答话而是冲曲和眨了眨眼睛,两人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


方孟韦丢下鞋子拿出一双拖鞋穿着准备去洗漱,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了看


“不如你”


是杜见锋发来的。


2

中考之后,出成绩之前,是填志愿的时候。杜见锋百忙之中请了两天假回家和黄志雄商量。而曲和的妈妈正好有一周假期,也马不停蹄赶回来帮儿子参谋,如此一来,两人只好晚上睡觉前才有时间打电话互通一下消息。


曲和大概估分,觉得上一中的重点班肯定没有问题。而黄志雄由于发挥的不错,不仅能上之前估计的二十一中,甚至可能够得上一中的择校线。杜见锋十分高兴,直说儿子真的是读书的料子,可是黄志雄却有些犹豫。


去一中意味着更好的学习资源并且能和曲和近一些,但是5万块钱的择校费对于他们家来说可能难以负担,他有些纠结,从懂事到现在,不给杜见锋增加负担似乎是他生活的一个信条,但是这次他竟然有些动摇。


杜见锋倒是完全没考虑这个问题,钱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孩子考了好学校不去读那是耽误一辈子的事情。最终,在杜见锋的坚持下黄志雄第一志愿填了一中的择校。而曲和在得知了黄志雄的志愿后,更是不加考虑填报了一中。


成绩是7月10号出的,早上七点多开始,方孟韦就开始上了发条一样的刷新网页,谢培东则帮着打电话,奈何查分的人实在太多,网页几度崩溃,而电话也反复提示着电子音。最终在差不多九点半的时候,方孟韦率先刷了出来,曲和的分数比预估的还要好,妥妥上了一中的线,甚至可能进入直升班。曲和倒是对自己的成绩比较淡定,他反倒一早上都在刷黄志雄的成绩,最后,还是黄志雄自己打电话给他的


“曲和,我查到了!”


“啊!过了吗!”


“比估分还要低一点”电波让人的情绪无法通过声音准确传达,曲和捏着电话的手指已经紧张到发白了


“那...那就是怎么样”


“刚好是择校的分数线”


3

曲和填完志愿的第二天,方孟韦接到一个外出学习的通知。领导通知三天后启程去北戴河进行一个月的封闭学习,这种学习在事业单位常有,往常断然轮不到他。因为这种学习虽然叫封闭学习,但是学习任务轻松,还能免费旅游,所以很多人都愿意去。方孟韦乍一听到有些不敢相信,直到领导把批复函放在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


方孟韦走的前一天晚上,方步亭把他叫到书房,叮嘱他机会难得,不能应付了之,不能草草敷衍,并且反复强调要服从主办方纪律,万万不可以擅自离开。方孟韦乖乖点头,心里却觉得奇怪,不过是出个公差,又哪里值得方步亭亲自操心他。


临上飞机前,方孟韦还是给杜见锋打了个电话,可是对方显然没有时间,并没有接到,方孟韦有些失望,只好短信了一条


“准备起飞”


杜见锋直到方孟韦人到了宾馆才回了个电话,声音匆匆忙忙的,似乎也没时间细说,只是一个劲叮嘱要照顾好自己,然后就挂了电话。


方孟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同屋的室友笑他一定是女朋友生气了,挂他电话。方孟韦勉强笑笑,倒是希望那人有空和自己生气呢。


4

方孟韦仿佛一下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早起吃饭上课,中饭午休,下午继续。杜见锋每天依旧很忙,电话一般都要晚上十点半以后才打来,由于学习的宾馆是两人一间房,方孟韦晚上接电话的时候就不得不在走廊呆着。


“录取结果是不是出来了?”


方孟韦倚在走廊尽头的窗子上看外面的天,北戴河是著名的疗养胜地,这个宾馆是专供各机关办培训班用的,地址就选在海边,即使7月的天气也丝毫没有一丝燥热。


“出来了,一中”杜见锋虽然努力积攒兴奋的情绪,但是声音中的疲惫掩盖不了


“那...择校费…”方孟韦手伸出窗外折了一片树叶放在手里捏了捏,放柔了一点声音“最近是不是特别累?”


“还...行,择校费….你不….操心,我…”杜见锋的声音越来越沉,方孟韦想他大概快睡着了。那边没再说话,方孟韦就静静听着动静,直到绵长的呼吸声传过来,他才有些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然而那天之后,一连四天杜见锋再没有主动联系过他,而打电话过去也长久没有人接听。


评论(28)
热度(198)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