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7

因为有同学在上一章的评论里猜对了走向,所以没有回复~

见谅啦!

----------------

1

起床号吹了第二遍,杜见锋才醒,很久没有这么累了。昨晚和方孟韦打电话,打着打着睡着了,竟然就这么趴在床上睡了一夜,早上醒来除了确定心脏还在跳动,四肢已经毫无知觉了。杜见锋艰难地挪动僵硬的手臂,看了看手机屏幕,黑屏,想想大概是没电了。挣扎着爬起来,转了转脖子又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拿着东西去洗漱。

 

食堂里只有两三个人在,看样子也吃的差不多了,出操铃响了一遍,那两三个人也极快速地解决最后一点吃食飞奔了出去。杜见锋要了个馒头,跑去训练场的路上两三口吃完,把自己噎的不行,到了场地好一顿喘,被毛利民调侃他是不是年纪大了。

 

上午的训练强度依然很大,今天是最后一天的场内训练,明天一早又要出发拉练,杜见锋心里清楚,这种密集且强力的训练必然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训练间隙,杜见锋坐在场边发呆,最近觉得有点累,力不从心的感觉。训练的时候再不如以前那么精神满满,而黄志雄虽然上了一中的择校线,可是一时间这5万块钱他还真的拿不出来。他自己工资不算高,也就刚刚够两个人开销,好几年了也存不下什么钱,毛利民好歹从孩子的奶粉钱里抠出1.5万给他,多的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再要了,老战友里面有几个早些年退伍从商的,但是彼此关系一般杜见锋拉不下这个脸。他苦恼地搓了搓脸,有句话说的真对,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报告排长!政委叫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杜见锋的思绪被打断了,他点了点头,又交待大家自己训练,起身去了政委办公室。

 

 

2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留了一条缝,走到门口的时候杜见锋听到政委好像在说什么方行长。他整了整仪容仪表,端正地喊了声报告。

 

里面的话音停了,一会儿传出一声请进。杜见锋推开门,发现办公室里除了政委,还坐着两位年纪稍长的人。一个戴着无框眼镜,大热天里西装套装依然穿得一丝不苟,他头发理得很短,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整体看起来依然干练,他微微蹙着眉头,两条粗黑的眉毛也紧紧皱着,看到杜见锋进来微微笑了笑点了个头。这人旁边坐着另外一个人,穿得随意一些,面相也看着平和呆憨一点。杜见锋总觉得这两人似乎有过一面之缘。

 

“见锋,这位是支行的方行长,旁边这位是谢经理”政委给杜见锋介绍了一下在做二人的身份,杜见锋听到这姓氏,皱了皱眉头。

 

“方行长,谢经理好!”

 

“杜排长果然是一表人才”方行长没有起身,他笑了笑上下打量着杜见锋,又看了看旁边的政委“这次来实在是有些私事,算是公器私用了,实在打扰”

 

“您客气,贵行和我们一直合作愉快,多亏方行长照顾”政委给他续了一杯茶,方行长轻轻点头算是致谢

 

“不知道能不能和杜排长借一步说话”方行长抿了一口茶悠悠说到

 

“您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小杜或者见锋都行”杜见锋回答到,随即又看了看自己的政委似乎是在询问

 

“当然可以,我正好要去训练场,你们就在办公室里聊吧”

 

说罢,起身出门去了。

 

3

门又重新关上了,室内重回安静,安静得有些让人尴尬。

 

“小杜,不必拘谨,坐下说”开口的是一直在一旁的谢经理

 

杜见锋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坐在了唯一一张木头椅子上,位置正好隔着茶几正对着二人,形式看起来颇有点审犯人的感觉。杜见锋坐的是标准的军姿,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看起来十分拘束。

 

“说起来,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

 

杜见锋努力回想着,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开门见山吧,这次来找你,是为了犬子方孟韦的事情”

 

杜见锋心里咯噔一下,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对了,都姓方,眉眼间确实和孟韦有几分相像。上次他去方家给方孟韦还衣服,方步亭在客厅坐着,几乎全程背对着他,他认不出也是正常,但是现在话说开了他一下子也就反应过来了。他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下意识就要立正敬礼了。

 

“方...方伯父好!”

 

“坐下,坐下”方步亭压了压手“不用紧张,随便聊聊”

 

杜见锋眨了眨眼,心里估摸着对方到底知道了什么,有些忐忑地坐了下来。

 

“据我所知,你和孟韦...关系不错”方步亭斟酌了一下用词,听不出什么情绪

 

“还...还可以”

 

“孟韦这个人,从小就对军人特别崇拜”方步亭始终是笑着的,看起来和所有慈爱的父亲说起儿子时的神情别无二致“长大了家里担心他,没让他当兵,当时还发了好大的脾气”

 

杜见锋大脑飞速转着,思索着方步亭的话

 

方步亭笑着看了看身边的谢培东,谢培东点了点头“怎么叫他吃饭都不肯出门,脾气倔得很”

 

“对啊,这孩子就是太单纯,总想着要当英雄当救世主,小时候看到流浪的小猫要救,长大一点看到班里同学条件不好要帮,工作以后同事有困难也总是要搭把手”

 

方步亭停了停,看着杜见锋“小杜知道吧,就是那种总想去帮别人一把的热心肠,他就是看不得别人不好,那是习惯是天性,未必包含了什么别的情感。”

 

杜见锋愣住了,他似懂又非懂,他觉得脑子里全是浆糊,他想不清楚了。

 

4

方步亭却不打算停下来,他继续波澜不惊地说到

 

“孟韦从小顺风顺水,我们家庭条件你也知道,孩子从小没吃过苦。长大难免会对不一样的生活有一点好奇跟向往,小孩子玩腻了小汽车也会愿意抓着小树枝玩一玩,但是到底会发现那是无趣的。”

 

谢培东轻轻咳了咳,方步亭看了看他,没再说话。

 

杜见锋愣愣地点了点头,他看着眼前二人,自己全然不觉眼里已经充了血丝,目光看起来有几分狠厉又透着几分绝望。他紧紧咬了咬下唇,坐的笔直,依然是军人的姿态。他听懂了,但是他不愿说话。

 

“我也不是非要你们怎么样,就是希望小杜能不能这段时间先别联系孟韦,让他冷静下来想一想。”

 

“另外,听说令公子中考成绩不错,上了一中的择校,我这里一点心意”方步亭正说着,谢培东就递上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子。杜见锋没有接,甚至不屑于去看,谢培东也没有生气,把纸袋放在茶几上往杜见锋的方向推了推


“没有别的意思”


“还请您拿回去“杜见锋站了起来,凳子和地面摩擦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无论您今天用什么理由让我收下这笔钱,都改变不了我们在交易的事实。您害怕我不答应,所以想用钱来堵住我的嘴。但是不管孟韦怎么想,我从来都是认真的,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觉得没有意思,或者玩腻了,我杜见锋也不是那种追着他死缠烂打的人”


“但是,如果孟韦铁了心要跟我,您打算怎么办”


杜见锋扬起一边眉毛看着坐着的二人


“他会想清楚的,只要你让他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方步亭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样子,可是神态里分明有几分慌张和掩盖不住的苍老。


杜见锋别过脸不再看他们,他不知道怎么拒绝一个父亲的请求。


他最终重重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评论(53)
热度(203)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