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9

上一章讨论到最后,大家热情地在评论里聊起了理财!

神奇的走向!


--------------------

1

方孟韦学习结束的时候,距离和杜见锋失联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曲和拿到录取通知书以后被爸妈带出去旅游了,方孟韦没好意思去他那里打听消息。他有些颓然地发现自己除了能够抱着手机一遍一遍播那个没人接通的电话,竟然别无他法。


回程的飞机是下午三点到的,准点,方孟韦出了机场迎面就碰上了来接他的谢培东,有点诧异,自己不过是潦草说了一句时间,没想到姑父却记的牢,方孟韦有些不好意思


“您怎么来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行了”


谢培东笑着要去拿方孟韦手里的行李箱“正好不忙,要回单位还是直接回家?”


方孟韦推拒了一下,自己把箱子放进了后备箱“嗯...回家吧,明天再去报道”


昨晚他和领导简单汇报了一下学习情况,领导听着心情不错,问了声他几点回,一听是下午的飞机,大手一挥让他后天再回来上班。方孟韦本来打算自己回去能够绕道去一趟部队找一下失联的杜见锋,可是没想到姑父来接,这个想法彻底被扼杀在摇篮。


晚上吃饭的时候方步亭难得也回来了,吃完饭方孟韦本来想出去走走,但是方步亭把他叫到书房说要聊聊他这一个月外出学习的情况,就愣是拖住了。两人断断续续没什么实质内容地聊到晚上九点,聊得舟车劳顿的方孟韦眼皮直打架,方步亭才放他休息去了。


这一觉睡得沉稳,早上起来已经七点半了。方孟韦有些懊恼,昨晚太困,忘记把闹钟调回来了。匆忙洗漱换衣服,从餐桌上抓了一个包子就跑出了门。


回到办公室先跟领导报了个道,又把各种特产挨个办公室派了个遍,这才坐回自己的办公室。外出一个月,桌上就堆了一个月的工作,除了紧急的估计该给自己留着的都留着了。方孟韦耐着性子打算把活儿按照紧急程度排列了一下,刚刚做了一半,领导过来让他做一个学习汇报,最好能够做一个ppt,时间有点急,最好后天下午能讲。方孟韦点了点头,挂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怎么感觉所有事都撞到一起了,乱。


2

方孟韦一直做到晚上七点多才算做出了个框架,一个月的学习内容让他精华浓缩成一下午的演讲内容,他愁的想揪头发。他拿出手机几乎不抱什么希望地拨通杜见锋的号码,短暂的安静之后进入振铃,方孟韦手里拿着笔无聊地转着打发时间


“孟韦”是杜见锋的声音。方孟韦吓得转飞了手里的笔,人几乎要从凳子上掉下来。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怎么凑齐了择校费了?他有太多问题了,所有的话争先恐后挤在喉咙口堵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孟韦,我要出个任务,不知道多久,有什么我们都回来再说”杜见锋那边不算吵,电话里能听出有人在喊口号,大概是在整装准备出发。方孟韦张了张嘴,他好急,可是出了声。他听见电话那头有人在喊杜见锋的名字,杜见锋应了一声,又对着他说

“你别生我气。我这边集合了,等我回来再说”


“等等...”方孟韦终于沙哑地说出了声,可是回应他的是匆匆挂断的电话。


方孟韦抓起公文包跑出了办公室,来不及关灯关空调,恐怕连电脑也没有关,带翻了凳子,撞歪了桌子,他都顾不上,他只记得匆匆把门带上,一下没掌握好力度震得旁边的窗子上的玻璃晃了晃。


单位到部队的路线有点神奇,走路大概二十分钟,打车却要四十分钟,因为开车路上有一条单行道,司机不得不绕一大圈。方孟韦咬了咬牙,把公文包放在保安室保管,决定跑着去。晚上七点多城市的暑热还没散去,路上的汽车挤挤挨挨排放着尾气下午下了一点雨没有下透让整个城市像一个大蒸笼。方孟韦跑出去五百米不到,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湿了,他抹了一把汗一点不敢停下来。


跑到部队门口的时候正赶上一辆又一辆的军用大卡车开出来,每辆车几乎一模一样,车后面的大棚子里坐满了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方孟韦愣愣站在门口,看着一辆接一辆的车从面前开过去,他知道他不可能看见杜见锋,可是他希望杜见锋或许能看见他,最好能够叫他一声让他看上一眼。


“孟韦”


方孟韦循着声音看去,杜见锋在刚刚经过他面前的一辆大卡车上的副驾驶座上探出头来,努力冲他挥着手。天色暗了,方孟韦眯着眼睛辨认那个身影,他冲着那个方向挥了挥手又笑了笑,嘴里喊着平安。


车开得远了,方孟韦没再出声,他一遍一遍做着口型,说等你回来。他想起杜见锋说自己是狙击手的眼睛,他想杜见锋一定能看到。


3

杜见锋这一去任务,手机直接关了机,方孟韦打了几次,最终发了条短信给他


“开机回电”


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星期,曲和昨天终于旅游回来了。人晒黑了,还胖了些,一回来就给家里每个人派发了礼物,他这一趟出去的久,玩的地方多,礼物也多。谢木兰乐了一晚上,抱着曲和不撒手一个劲说小哥哥最好。


方孟韦把她从曲和身上扒下来,点着她的鼻子佯装生气地训她


“你昨天明明说我最好的!”


谢木兰人小鬼大,笑嘻嘻晃方孟韦的手


“明天你最好!今天小哥哥最好!”


大家围在一起笑闹了一番看到时间晚了才各自散去。


曲和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礼物,这些剩下的都是他准备送给黄志雄的,每个地方一件礼物。他把它们一字排开,看了看,又开开心心一件件放好。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家里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曲和背着一袋子礼物也出了门。他昨晚给黄志雄打了电话,说今天要去找他,但是没说时间,哪想到小区门口就看见黄志雄站在那儿朝里面张望。


曲和步子轻快地往他那边跑,到底还是克制住没去把人抱住。他轻轻碰了碰黄志雄的手臂


“快走吧!”


杜见锋出任务了,黄志雄自己一个人在家。两个小孩儿没了大人管束自在得很,中午心血来潮要自己做饭玩。黄志雄好歹算是有点经验,曲和因为拉琴的缘故,手特别重要,下厨房这种事轮不到他,他全部的厨艺无非是包一包会散架的饺子。


两个人几乎把厨房折腾的一团糟,一桌菜上桌,人也不清爽了。黄志雄去杜见锋的房间找干净的毛巾,不想衣柜里东西塞得太满,他用力一拽,柜子上面的一个大包就砸了下来。


曲和在外面闻声跑进去,边跑边问怎么了,黄志雄忙应到没事。曲和推开门就看到一件散落在地上的军大衣,他捡起来打算塞回袋子里,翻了翻,突然看见一块污渍,已经干了,想来弄上很久了。他捧着大衣愣着不动。


“我见过这件衣服”


黄志雄不解地看他


“在表哥的房间”


4

开学那天,是方孟韦开车去送的,杜见锋不在家,他就顺道把黄志雄也带上了。


两个小朋友一路都十分沉默地坐在后座,那天那件军大衣仿佛是一根链条,帮他们把一些曾经忽略的小细节都串联了起来。他们的小脑瓜里几乎要确认一个大胆的设想了。


方孟韦拧开车载的广播,广播报道着新闻,方孟韦时不时听一耳朵,什么边境发生冲突啊,什么捣毁制假窝点啊,乱七八糟的,到底也没入脑子。


“志雄知道被铺要在学校买嘛?”


“知道的”


一中要求学生统一住校,又怕家长花里胡哨给带一大堆东西,索性统一采购。


“带钱了吗?”


“老杜临走之前留了钱的”


“嗯,那就好,不够告诉我”


方孟韦看了一眼导航,再转一个弯就到了。


一中门口挤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和操心不够的家长们。方孟韦带着两个小朋友突破重重人墙挤到报到处。很快登记了学籍,告知了分班情况,黄志雄进了普通班,曲和进了实验班。


随后两人又去学生宿舍等着分配床位和钥匙,拿到后方孟韦又带着两人去买床铺被褥。三个人被挤得浑身是汗,又热又黏,累的不行。方孟韦心疼两个小的,让他们在空旷的地方透透气,打算自己去买。黄志雄郑重地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塞进他手里,方孟韦点了点头扎进了人堆里。


卖被子的地方几乎全是家长,人民币大把大把塞到老师眼皮子底下。方孟韦手忙脚乱从信封里抽钱出来,不想还带出一张名片,他来不及多想把名片抓起来随手塞进了裤袋。


好不容易给两人打点好一切,天都快黑了。曲和跟黄志雄站在校门口送方孟韦,看着乖乖的。


方孟韦打发他们回去,自己上了车。坐在车上歇了会儿才顺过气来,口袋里好像放着什么,铬着不太舒服。他摸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张名片,上面写着


“价格公道,干净采血”


方孟韦回想了一下,这似乎是从黄志雄给他的信封里掉出来的。


评论(59)
热度(187)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