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0

我怎么就写不完呢...好想快点完结!

苦恼!

---------------------

1

方孟韦捏着那小小一张名片翻来覆去地看,似乎想从那张不算白的硬卡纸上看出点什么。

“价格公道,干净采血”

方孟韦簇着眉头,价格,采血,这两个词连起来让他有些不好的感觉,他努力把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抵挡在外,他不愿意去承认脑内的猜想,好像只要他不认可,事情就不曾发生。

他有些生气地把手里的卡片团成一团,坚硬的角让他手心生疼,可是他还是任由那些角嚣张地戳他,刺伤他。他把手里皱巴巴的一小团丢在地上,无声无息落在车内厚厚的地毯上。方孟韦抬头看了看后视镜,才发现自己眼睛都红了,看起来又狠戾又难过。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找着刚才被他丢弃的小纸团,又细细展平。天色昏暗,他打开了车内的顶灯,他仔细辨认着名片上的号码顺着打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男声,背景是嘈杂的麻将声。

“请问你这里是…”方孟韦哽了一下,才艰难地吐出后面的话“是…卖血吗?”

“是啦!你是不是要卖血啦!”

方孟韦颓然地靠在椅背上

“最近是不是有个男人去你那里卖血?!”

“你搞事情啊?到底卖不卖啊,问东问西!”男人显然不太耐烦,对着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大概是在骂方孟韦有病。

“卖!”方孟韦稳住他“明天!就明天,时间地点你来定!”

2

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小卖部,等着方孟韦的是一个黝黑干瘦的男人。他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方孟韦,目光渐渐警惕了起来。方孟韦这身打扮,怎么都不像窘迫到要卖血的样子,他怕碰到了便衣。

“你回去吧!”他冲着方孟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做你生意啊!”边说着就边往旁边的小巷子走,方孟韦哪里肯放他,一把抓住他的手

“我就问你一点事!”

“不做你生意啊!”男人一边挣扎一边重复刚刚的话,他灵活地扭了一下,挣脱方孟韦的手,快步走开。方孟韦不依不饶跟在后面,边跟边掏钱包

“你就回答我几个问题,这里五百块钱就是你的!”

男人一听钱字,果然停了脚步。他转头看着方孟韦,又看看他手上的票子

“真的只是几个问题?”

“对!”方孟韦抽了两张塞进他手里“先付定金!”

男人拿着两百块钱翻来覆去看真假,辨了半天才将信将疑点了点头。

“前段时间是不是有个男人来你这里卖血,高高大大的”

“不记得啦!每天这么多人,个个都比我高大的啦!”

“长得挺好看的,身体比较健壮”方孟韦比划了一下“比我还要高一点”

男人翻了翻眼珠,似乎有点印象。

方孟韦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开手机调出一张杜见锋的照片戳到男人面前

“就是这个!记不记得!”

男人盯着屏幕半晌,突然拍了拍脑袋

“我记得他啦!献了800cc,吓死我,多怕他死在医院!真是要钱不要命”

方孟韦手里的手机啪地砸在地上,屏幕瞬间裂开了

“你…你再说一遍!”

“他献了800cc,年轻人真的不怕死,这个量分分钟要休克的!问完没有啊,问完给钱啦!”

方孟韦无知无觉地任由男人从他手里把剩下的三百块钱拿走。他浑身冷得仿佛被人抽干了血,大太阳晒得他头晕目眩抖得控制不住自己。

3

谢培东察觉到方孟韦状态不对

“孟韦!孟韦!”

一连叫了几声,方孟韦都一副丢了魂的样子。方步亭把手里的碗重重放在桌上,发出巨大声响,方孟韦这才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回过神来。

“啊?”

“是不是不舒服?”程小云给方步亭碗里夹了一筷子青菜,轻声细语问着方孟韦

方孟韦摇了摇头“没什么胃口,你们慢吃”

说完转身上了楼。

方步亭和谢培东对视了一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方孟韦开着电脑疯狂地查看相关资料,越看心越慌,一次性抽800cc的血会产生头晕目眩手脚冰凉的状况,严重的可能休克。他想象不到杜见锋是怎么在瞒着所有人献了800cc血以后又回去高强度的训练继而去出任务的。他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他觉得心仿佛被生生挖去了一块,又空又痛。

方孟韦面无表情走出房间,转头去了曲和房间,锁上门。当初为了方便曲和练琴,房间四壁包了一层隔音棉。方孟韦坐在曲和房间的地板上终于痛痛快快哭了出来。

谢培东在楼下看着方孟韦走出自己房间又走进曲和房间,觉得情况不太妙,看了看方步亭,发现他也在留心楼上的状况。

“要不要上去看看?”

“由他吧,让他发泄一下。”

4

方孟韦哭过以后眼睛就肿的厉害,他没有立刻出去,而是在房间里冷静。曲和自从去上学了,他房间就变成了谢培东的工作室。谢培东原来和方步亭共用书房,多少有点不方便,现在有一间独立的房间宽松很多。

方孟韦在房间里转圈,一边走一边平复心情。原来曲和的书桌已经被各种的银行报表和日程表占领了,方孟韦扫了一眼,突然看到谢培东摊开的日常表愣了一下。

这张表是上个月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事宜,有的后面打了个勾,这表示事情完成了,在一整页日程里,有一项特别扎眼

“部队约见杜见锋”后面打了一个勾

方孟韦的心咯噔一下,他定睛看了看日期,那是杜见锋和他失联的第一天。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要把事情理清楚,可是他冷静不下来。他抓起日程本,打开房门,看了看楼下的方步亭和谢培东,疾步走下楼,把本子摔在二人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什么意思!”

谢培东有点慌地看了看自己的日程本,都怪自己大意,没把东西收好。方步亭反而不紧不慢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吗?”

方孟韦咬着嘴唇不说话,他眼睛还没消肿,让人看着有点触目惊心的红

“你们去找过他了,你们说了什么!”

“你先坐下!”

方孟韦梗着脖子不肯听

“我从小到大事事听从家里安排,我听够了,乖够了!我长大了,想跟从自己的心做一点事情是不是就错了?!”

“家里人难道会害你不成?你今天安安分分谈恋爱谁都不会反对,你竟然跟个男人混到一起去了,还是带了个儿子的!谁知道…”

“闭嘴!”方孟韦第一次这么鲁莽地冲撞了自己的父亲。

方步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当场。

家里电话铃响了起来,谢培东接起

“嗯,好!你别着急!孟韦,和和打电话回来”

方孟韦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起电话,只听曲和带着哭腔说

“表哥!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志雄下午回家去了,说他爸爸出事了!”

评论(62)
热度(211)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