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1

有没有感受到我填坑的决心!!!

------------------------------------------

1

“什么意思?”

方孟韦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连番打击让他有些迟钝,没来得及把黄志雄爸爸和杜见锋画上等号。

“杜叔叔!杜叔叔出事了!”曲和急的大喊,听得出旁边有人在安抚他的情绪。

方孟韦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紧紧抓着听筒往自己耳边按,话筒的筒身细,方孟韦手指长,他紧紧环住话筒指尖还是深深埋进手心,可是怎么就不知道痛呢。

“和和...”方孟韦艰难地开口,他强迫自己稳住情绪“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讲”

曲和断断续续说的不是很清楚,方孟韦听了个大概。

下午下课曲和没有等到黄志雄来找他,就去了黄志雄的班级,一问才知道下午的时候已经离校了,据说是他爸爸出事了,单位把电话直接打到了学校教务处找人,过了没多久一辆军用吉普就从学校把人接走了。

“出什么事了?谁接走的?接去哪里了?”

“好像说受伤了,别的不知道,不知道”曲和忍着哭腔重复着,方孟韦觉得头疼欲裂

“和和别哭,没事的,我现在就去找”方孟韦极力安抚了一番曲和,挂了电话,自己却仿佛被抽了脊梁一样软靠在桌子旁边滑到了地上。谢培东看着他往下栽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人,方孟韦却猛地抓住他的手臂

“姑爹,你能知道他在哪里!你带我去找人!你带我去!”

谢培东下了点力气想把方孟韦拉起来,他抿着嘴不说话。方孟韦死死抓着他不肯松手也不肯起来,两人僵持着

谢培东刚才在旁边其实也听了个大概,再看看方孟韦的反应也就猜了七八成,这个他,大概就是杜见锋了。他一边拽方孟韦,一边看方步亭,方孟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支撑着站起来,走到方步亭面前

“爸,你和姑爹可以找到他,带我去找他!他出事了,他需要我!”

方步亭抬头看着眼前的儿子“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他偏过头不再看方孟韦“我不知道,你姑爹也不知道,你死了这条心”

方孟韦反而笑了,他红着眼睛笑着“好,你不告诉我,我自己找,我去他部队问,问不到我就一间一间医院找过去,我总能找到的”

“愚蠢!”方步亭眉毛死死拧着,他重重拍了拍面前的茶几

方孟韦转身就要往外走,谢培东去追,被方步亭喝住

“让他去!”


2

毛利民回连队给杜见锋收拾换洗衣服,大部队今天返程,他随着医疗队和几个重伤员先行回来了,是昨天夜里到的。别的伤员家属早早接了通知准备妥当都在医院候着了,唯独杜见锋,家庭联系人那一栏是空的。早些年他还写的是姑妈,后来他姑妈去世了,黄志雄又还小,那一栏就一直空着。这次他伤得最重,身边却无人照顾,毛利民便主动请缨担下这个任务。昨天夜里刚到,杜见锋就发起高烧,整个人烧得烫手,各项指标也急剧下降,将近转天中午他才有了半刻的清醒,呢呢喃喃叫着两个名字。毛利民趴在他耳边听

“小...芳?志雄?”毛利民重复着

“志雄是他儿子,小芳...”毛利民蹙着眉头想了想“对!是他对象!”

可是没有人知道小芳到底是谁,更无从去找。最后只好辗转通过学校把黄志雄接到了医院。黄志雄从接到电话起就整个人呆愣着,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到了医院,看着杜见锋带着呼吸机突然就开始哭起来。他哭得安静,不吵不闹,小孩子就坐在凳子上默默流眼泪,然后用手背把眼泪抹掉,谁看着都格外心疼。

毛利民自己也是大老粗,随手收了几件衣服,一切日常用品都没想起要带就匆忙往外走。走到门岗的时候发现哨兵不知和谁起了冲突,眼看哨兵的手都搭在了腰间的配枪上了。

“怎么回事!”

“报告!”哨兵见是毛利民,赶紧立正“他非要进去找人,可是规定没有人带外来人员不得入内”

“嗯,你做得对!”毛利民又转身看着青年,长得斯斯文文的,不像闹事“你找谁”

“我找杜见锋!”

“你是...?”

方孟韦被他问的一滞,踌躇半天才说“我是他朋友”

“哦,老杜住院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方孟韦抓住毛利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能不能带我去!我想见他!”

毛利民看着眼前过分激动的人,迟疑地点了点头。


3

毛利民坐方孟韦的车回医院,一路上方孟韦把车开得飞快,连闯几个红灯,好在大晚上的路上车不算多,没再出什么事故。毛利民下了车带着方孟韦往特护病房走,一路上方孟韦的速度接近小跑,反倒变成他走在前毛利民走在后。

“唉!到了”

方孟韦差点走过了,他退了两步回到病房门口,这会儿反而不着急了,他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深吸一口气,却不敢推开虚掩着的门。毛利民可不懂他心里的弯弯绕绕,把门一推就迈步进去了。方孟韦小心翼翼跟在后面,房间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昏暗,方孟韦先看到的是坐在床边的黄志雄。黄志雄听到动静转头看了看,待看清来人,惊喜地喊了一声

“小方哥哥!”

看这个架势确实认识,毛利民把衣服放在床头柜上“晚上没什么事吧?”

“没有”黄志雄站在方孟韦旁边,他明显感觉方孟韦整个人都在打晃,他悄悄扶了一把。

“毛叔叔,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毛利民也是忙了大半天,水米未进,这会儿说起来还真的饿了,他看了看从进来开始就一直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的方孟韦“那个...你...要不要一起?”

“啊?”方孟韦把视线收回来,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守着”

毛利民看他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心里盘算杜见锋什么时候有个这么铁的朋友自己不知道的,但是由不得他多想,黄志雄已经把他拉出去了。

门从外面关严实了,单人病房重回安静,各种仪器机械地发出滴滴声,昭示着床上躺着的人还具有的生命体征。没见到的时候胡思乱想,见到以后反而淡定了。

方孟韦不清楚杜见锋到底什么情况,不敢贸然去动他。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呆呆看着。杜见锋脸色苍白,应该是流了不少的血,想起这人之前还不知死活去卖血,方孟韦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真是混蛋”

毛利民回来的时候看到方孟韦眼睛发红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去看杜见锋的心电监护,发现还没变一条直线这才放下心来。

“你...你真是吓死我了!”

方孟韦赶紧抹了一把“不好意思...要不今晚就我来守吧,麻烦您送志雄回去休息,这边我看着就好”
毛利民见他一副主人家的气势指挥安排,总觉得怪异又觉得顺理成章。他犹豫了一下,一方面放心不下杜见锋,可是另一方面自己其实也想回家看看老婆孩子。

“小方哥哥,我想留下来”黄志雄态度坚决的多,他不肯走

“有我在,你爸不会有事的,你刚刚开学不要被落下了,今晚回去睡觉,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学校”方孟韦揉了揉他的头发,又低头小声说“你下午突然从学校走了,把曲和急的快哭了”

黄志雄眨了眨眼睛看着方孟韦,轻轻点了点头。

毛利民带着黄志雄又走了,路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句

“你刚才叫他小方?”


4

守了一夜,杜见锋完全没有转醒的迹象。早上七点半主治医生查房,方孟韦跟在旁边仔细听,一颗心简直疼的碎成了渣。

杜见锋受的是刀刺伤,行凶人下手狠,对着整个腹部多处扎伤,个别地方刀扎进去怕他死不了还扭了一圈。虽然没有当场致命,但是腹部脏器众多,几刀下来破裂严重。当时受了伤,由于医疗水平有限,只做了简单的清创和伤口缝合,内部什么情况,没有人敢想象,手术刻不容缓。主治和助理交待晚点开个碰头会讨论一下手术方案。

方孟韦脸色苍白,和床上躺着的那个简直不相上下。主治医生看了他一眼

“您不舒服?”

方孟韦扶着床栏紧咬着下嘴唇摇了摇头,他不能倒,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倒。他深吸了一口气谢过医生。毛利民大概八点多来的,方孟韦在沙发上犯困,一听到动静马上就惊醒了,他看了一看毛利民累得只能点点头。

“麻烦您先看一下,我送志雄去学校”

说完就摇晃着出去了。

方孟韦精神不算好,开车就更是小心,平安把人送到学校,终于抵挡不住困意开到空旷的地方睡了一会儿。车里睡得不太舒适也一点都不安稳,他沉沉浮浮被梦境困扰,杜见锋在他梦里浑身浴血,然后逐渐变得透明。

“别走!”

再醒来,方孟韦喘气不止。他搓了搓脸,看了眼表,自己不过睡了十五分钟不到。他发动车子往医院方向开。

方孟韦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挤了不少的人,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大小伙子。方孟韦手里拿着脸盆、水桶、毛巾和各种洗漱用品走进来,吓得一愣。一屋子的人转头看他,眼神迷离。

“小方,你回来了!你们让一让,围这么紧干嘛,怕你们排长跑了?”毛利民招呼小伙子们给方孟韦让一条路出来。可是方孟韦明显觉得他们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奇怪了起来,都盯着自己使劲看,方孟韦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转头把东西放进了卫生间,他把所有东西都烫了一遍全当消毒,又把毛巾洗干净晾好,再出来,一屋子人又神奇消失了,只有毛利民坐在沙发上啃苹果。

“原是小方啊,我还以为是小芳呢”

方孟韦愣愣地看着毛利民说绕口令。



评论(28)
热度(206)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