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2

好像写不完啊,flag这种东西,果然就是用来立的


-------------------------

1

趁着毛利民在这里,方孟韦打算回家拿点衣服。他早上和单位请了长假,只说家里有事,先紧着把年假都请了,到时间如果事还没了,再接着请事假。他态度坚决,听着根本不像请示倒像是知会,领导不给他面子也要顾及方步亭几分,况且说了家里有事,这也算卖个人情。


方孟韦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只有程小云,拿着手包正准备出门,见到方孟韦回来紧紧拖着人,好像生怕他跑了似的


“你这个孩子,一晚上没回来,你爸和你姑爹都急死了!”


“我有急事,您和爸爸还有姑爹说,我这段时间人都在解放军458医院,他们要是找我就去那里”方孟韦挣脱程小云的手就往楼上走。


程小云一听医院,人就慌了神,跟在方孟韦后面一个劲的问“你是不是病了,怎么折腾到医院去了”


“我没事!您有事就去忙,不要跟着我!”


方孟韦匆匆收了几套换洗衣服,又出了门,出门的时候程小云还坐在客厅里怯生生看他又不敢阻拦他。


方孟韦到医院的时候正赶上护工要给杜见锋擦身,杜见锋受伤后只简单清理了身上的血迹,赶路赶的匆忙,到了以后毛利民也没有意识要给他擦擦,就这么任由人躺在这里。


方孟韦放了手里的包,走到护工身边


“我来吧!”


护工是个中年的阿姨,面目生的慈祥,她疑惑地看着方孟韦又看了看毛利民,只见毛利民点了点头,她才让出来床边的位置。


方孟韦接过毛巾,试了试水温,觉得有点凉了,转身去卫生间又温了一盆。他端着盆子走出来,洗好毛巾拿在手上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


他当了半辈子少爷,从来没伺候过人。


“你就轻一点擦,尽量不要大动作地翻动他,有耐心一点”


护工阿姨在旁边指挥他,方孟韦点了点头。他先给杜见锋擦脸,仔细撩开他散在额头的头发。杜见锋平时总皱着眉头,年纪轻轻已经有明显的抬头纹,方孟韦隔着毛巾给他细细抚过去。又顺着擦到眉峰,方孟韦没忍住伸手去触杜见锋的眼睛,这双眼睛曾经那么温柔地看过自己,如今紧紧闭着不愿睁开。方孟韦手一路向下,擦完脖子又去解杜见锋身上病服的扣子,他解开四颗,露出了绷带。他手一停,听到自己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毛利民看着他的背影,整个人都在发抖。


“小方?”


“我没事!”方孟韦平复了一下心情又继续解扣子,更大面积的绷带露出来,覆盖了整个腹部,一些地方渗出一点血来,方孟韦颤抖着摸过去,他不敢想象绷带下面是什么样子。


2

主治那边手术方案迟迟定不下来,难度太大,一来杜见锋伤的太重,腹腔内的脏器可能有破碎的危险;二来杜见锋血常规的报告显示他的红细胞和血红蛋白都明显低于正常,术中如果再碰上大出血,输血不及时那就是生命危险,主治没有把握。


可是手术不能再拖,主治想申请外院专家会诊。附一的外科最好,但是他们有资历有技术的老教授光本院病人的手术都几乎排到了明年,根本没空。


方孟韦也束手无策,他每天往主治医生办公室跑询问情况,结果每次都让他心凉。他只能每天看着杜见锋一刻不敢松懈。然而过了一个星期,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这方面的泰斗级专家亲自到了医院查看杜见锋的情况,制定了手术方案并且亲自主刀。


手术那天黄志雄请了假,曲和本来也要过来,被方孟韦制止了,已经够乱了,不能再出新的事情了。手术排了当天的第一台,手术室的门关上那一刹那方孟韦突然倒在走廊。


黄志雄第一个反应过来,冲过去要扶,可是他拉不住个头一米八几的方孟韦,跟着一起栽了下去。毛利民慌忙把两人扶起来,发现方孟韦脸色苍白直冒冷汗。里面躺着一个,外面眼看又要躺一个,毛利民心里苦。


方孟韦也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他觉得自己一直吊着一口气,好好照顾杜见锋的信念支撑着他挺过每一个无人安静的夜又打起精神面对每一个暂新的早晨。他昏昏沉沉意识不清,在无数个梦境里穿梭身不由己。他听见杜见锋喊他孟韦,跟他说等我回来,我慢慢跟你说。方孟韦想去抓住他,想去质问他,你倒是说啊,哪怕跟我说一个字呢。


3

方孟韦醒来的时候有点迷蒙,天怎么黑了,他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才发现不是天黑了是下暴雨了。然后他看见了脸色铁青的方步亭还有站在一旁的方孟敖。


“爸…”嗓子哑的不像话“哥…”


“别说话”程小云端着一杯水走过来“能自己起来喝吗?”


方孟韦点了点头,他其实没什么力气,方孟敖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又接过程小云手里的水喂给方孟韦喝。


方步亭看他慢慢咽下去,才开口道


“胡闹够了吗?可以回家了吗?”


方孟韦没想到父亲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他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


“手术!手术怎么样了?”


程小云张了张嘴,被方步亭眼神制止了


“哥,你告诉我”方孟敖不说话


方孟韦挣扎着要下床,方孟敖按住他


“还没完,你不要去添乱”


方步亭依旧冷着脸


“该醒了吧,做够你救世主的梦没有!”


方孟韦摇了摇头,他撑着坐直了一点“我不是什么救世主,从来不是,我的救世主躺在手术室里,他不醒,没人能救我”


方步亭终于忍不住扬手给了方孟韦一巴掌。


4

这一巴掌打愣了在场的所有人,唯独方孟韦咧嘴笑着


“您怕了”


方步亭脸色更糟了,他刚刚打人的手隐藏在身侧微微颤抖着。


方孟韦再不讲话了,他示意方孟敖把他放下,他用被子把头蒙上闷闷说到


“我累了,要睡觉,手术做完了再叫醒我”


方步亭起身出去了,方孟敖跟着一起走了出去,程小云不敢走,也不敢留,站着来回张望。


“孟韦,孟韦不要和你爸爸生气,他是关心你的”


程小云的声音被暴雨惊雷掩盖,不知道方孟韦听进去几个字。


又一声雷劈下来,手术室里一助有点慌地和主刀的教授说


“血库告急了”


评论(32)
热度(20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