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3

忙着码字,还没有空看评论!先谢谢你们!!

我继续了!

-------------------


1

方孟韦睡的不是很安稳,迷迷糊糊醒来,床边只有一个程小云在。窗外依旧雷雨大作,天黑的辨认不出时间,这个夏天的天气简直是灾难。


“几点了?”


程小云拿出手机看了看“刚过十二点,你才睡了二十分钟不到”


方孟韦闭着眼睛算了算,手术已经开始快三个小时了


“手术怎么样?”


程小云从手机收回视线茫然地看着方孟韦摇了摇头。方孟韦支撑着坐起来,程小云赶紧去扶。


“我没事”方孟韦环视了一下周围“能不能给我倒一杯水”


程小云点了点头,帮着方孟韦理了理身后的枕头让他靠坐着,转身出去了。她今天穿了一条一步裙走路不方便,但是步频快,看得出来心里着急。方孟韦看着她背影发呆,一直以来在这个家里他都对程小云礼貌有余亲密不足,可是他知道程小云一直在努力融入这个家,在尽自己所能关心每一个人,这个家里有太多的隔膜和嫌隙。


程小云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水杯,方孟韦喝了一口,有点甜,真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她是从哪里找来的蜂蜜兑进去的。


“谢谢…”方孟韦停了停“小妈”


程小云明显愣住了,她转过头去,应该是哭了。


方孟韦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当即吓了一跳。忙抓住一个匆匆路过的护士想问个究竟


“早上的手术做完了?”


“没呢!”护士说完就要走


“那外面的人呢?去哪儿了?”


小护士皱着眉头看方孟韦“你是家属吗?”


“是!我是!”方孟韦点头


“里面大出血等着输血,刚才外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去验血了!”


2

方孟韦进采血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他,生怕他受不住打击又出点什么事情,但是出乎意料的,他十分冷静。他看了看在场的人,毛利民、黄志雄连方孟敖也黑着脸坐在那里等着验血结果。


“给我也验一下”


采血的护士点点头,把他往里面引,掀开格挡帘,方孟韦愣了一下,方步亭正坐在里面等待验血。


“爸...”


方孟韦脸上还留着刚才方步亭扇他的巴掌印,这让两父子在这种场合下相见分外尴尬。方步亭没理他,面无表情地示意护士赶紧采血。采血过程很快,扎一下指尖就好了,二人几乎同时完成,又同时沉默着出去了。


护士拿着验血结果走出来


“黄志雄是哪一个?”


黄志雄站起来


“你?”护士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志雄,他才不过15、6岁的样子,即使生的比同龄孩子要高大也还是个孩子


“成年了吗?”


黄志雄摇了摇头


“未成年不能献血”


“那其他人呢?”毛利民追问了一句


“病人是A型血,只有黄志雄跟他是一样的血型,剩下的…”护士翻了翻手头的表格“还有个O型血的,方孟韦”


“可以的,抽我的!”


“你不能大量献血,可能会造成凝血”


这时候手术室的电话又打来了,已经从市里的血库调血过来,但是需要一个小时才能送到,而现在急需。


“我可以的!我身体一直很好!”黄志雄急着把袖子卷到肩膀处,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急于证明自己真的强壮


护士有些为难


“我和小方哥哥各抽一点,我们都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方孟韦手搭在黄志雄肩头“对,我们都会没事的”


护士长从内间走出来“那两个能用的,赶紧进来,楼上等不及了”


3

最终各抽了200cc,杯水车薪。


方孟韦搂着黄志雄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沉默不言。他在心里念遍了佛祖上帝,他乞求这个世界真有这些神明能够救一救杜见锋,能够救一救他自己


大概真的神明显灵,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连队里的大小伙子们从毛利民那里听了风声,集体逃了训练一路跑步过来。几十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淋的湿湿嗒嗒,撸着袖子在护士站嚷嚷着要抽自己的血,要救排长。


毛利民红着眼睛吼他们“都他妈安静点!这是医院!”却忘了恰恰是自己声音最大。


“都规规矩矩排队去验血,回去全他妈给我跑五公里,让你们逃训练!”他极力冷着脸,却终究按捺不住笑容,对着小伙子们挥了挥手。


方孟韦跟着笑,笑得眼睛发红,笑得眼泪都要忍不住往下掉。他站起来冲着面前着几十个可能从未谋面的人真心实意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谢谢!”


4

下午5点了,手术中的灯还一直亮着,一台大手术,考验的是每一个人的体力和耐心。


毛利民领着小伙子们回连队领罚去了,方孟韦和黄志雄坐在等待区长长的椅子两端,方孟敖之前把方步亭和程小云送回了家,没想到自己又回来医院了。他始终沉默着没怎么说话,可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这个弟弟他一直心有愧疚,他叛逆自我,刚满十八岁就离家当兵,父亲管不了他,就把对两个人的约束都用在了方孟韦身上。一直以来方孟韦隐忍乖巧,可是从未特别快乐,即使很小的时候也事事板正循规蹈矩,像个小大人。方孟敖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皱着眉头咬着烟嘴磨牙。他想起那天雨中方孟韦靠在杜见锋怀里,脸上是难得放松惬意的表情,他几乎从未见过。当时他气得冲昏了头脑,把事情告诉了父亲,现在想来,他真希望自己从未这么鲁莽。


他摘下烟丢进旁边的垃圾桶,走到方孟韦旁边揉他的头发。方孟韦抬头看他,表情不解。方孟敖挨着他坐下,把人搂在怀里


“会没事的,哥在呢”


手术中的灯终于熄灭了。


评论(23)
热度(206)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