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4

希望没有因为写得太快而导致质量低下!!

啊啊啊啊啊!心情如头像,绝望!!

------------------

1

手术很成功,老教授虽然年纪大,然而耳聪目明,一双专做外科手术的手,比年轻人更加稳也更灵活。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刚刚开腹的时候,饶是老教授也惊在了当场,腹内的脏器受损严重并且伴有积血,而由于行凶人横扭的那一刀直接造成了部分脏器碎裂。手术过程多次大出血,进的赶不上出的。一助是杜见锋的主治医生,行医将近十年,术中几次急红了眼睛,跟台的护士递吻合器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太惨烈。还好老泰斗稳住了。

几个助理医生推着杜见锋出来的时候,方孟韦紧张得用手指一直抠身下的不锈钢椅子,嫩白的指头抠得泛红,方孟敖攥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轻轻推了一把。助理医生在门口呼唤家属,方孟韦和黄志雄围拢上去

“手术很成功”助理医生还没把口罩取下来,发出的声音闷闷的“但是患者失血过多,醒来需要时间,家属要有耐心”

方孟韦点点头,他不知道杜见锋浑身血液几乎换了一遍。

术后第二天,杜见锋就撤了呼吸面罩,各项数值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第三天陆陆续续有人来看杜见锋,见到方孟韦忙前忙后都十分诧异,后来见黄志雄管他叫哥哥,都以为是杜见锋家里的远房亲戚,方孟韦也懒得解释。

这段时间方孟韦没怎么回家,家里也没人来看他,他知道是方步亭下了死命令不准管他。说不难过是假的,从小到大方步亭虽然严厉,但是打他的次数极少,那天的一巴掌打下来,方孟韦知道那是动了真怒。

他后来问方孟敖,父亲肯去验血是不是代表接受杜见锋了,方孟敖只是摇摇头

“他说作为一位公民,他自愿为英雄献血;但作为一位父亲,他永远不原谅带走他儿子的人”

2

杜见锋虽然还没有转醒的迹象,但是情况稳定,方孟韦就渐渐放心了,他请了一个经验丰富又有耐心的护工照看着,自己回去上班了。

这天他下班提着一袋水果去医院,病房的门没有关紧,他正准备推门进去就听到毛利民的声音

“听班长说这次多亏你借钱给他,否则不知道这个傻子还要卖多少次血”

方孟韦愣了一下,停下了推门的手

“举手之劳吧”是一个女声“难怪那天看他脸色那么不好,原来是…”

“他这个人有点事情就自己扛着,扛着扛着就扛出事情来了。平时那种小毛贼哪里伤的到他,阴沟里翻船,被人捅了几刀差点把命搭进去”

“他是个好爸爸”方孟韦把门推开了一点,他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想了想,他认得的,那个相亲对象。

方孟韦悄悄退了出去,如果有一面镜子让他看一看,他会知道他的脸色一定很糟糕。

3

毛利民送走马秀芹回来的时候,碰到方孟韦在小花园抽烟。但是他明显并不擅长,明显伴随着咳嗽声。

“你看起来不像是会抽烟的”

“啊?”方孟韦赶紧把手里的烟按灭“我…确实不太会,上次还是杜见锋教我的”

“哈哈,是他的风格”毛利民挨着他坐下来“怎么不进去呢?”

“就想坐着透透气”方孟韦拿出一盒新开包的烟递给毛利民“您抽吗?”

毛利民看了看,好家伙,软包中华,毛利民强忍着烟瘾推了回去

“你叫我毛大哥吧,你们文化人您您的叫,我还真不习惯”

方孟韦笑眯眯看着他,眼睛弯成两玩新月,乖乖叫了一声

“毛大哥”

毛利民在心里骂了句娘,难怪杜见锋万年铁树开一次花就栽在眼前这个人手里了。

“你叫我一声大哥,那你就跟我说实话,你这是怎么了?”

“毛大哥,我和他的关系…你…”

“知道的”

“你…你不觉得…接受不了?”

“起初也有点震惊,你别说,我一直以为他说的是小芳,知道吧,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哈哈哈,难怪那天听你在哪儿说绕口令”

“直到那天见到你,听志雄叫小方哥哥,我突然一下就明白了,他口里的小方就是你,你比他说的更好”

“他…他能说我什么好话”

“他说不知道哪里撞了大运让他认识你,他觉得像做梦一样,总担心你是他幻想出来的”毛利民挠了挠头发,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这种粗人吧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你凑合着听,但他是真喜欢你”

“我有一天看他心情不好,在小树林里坐着抽烟,那时候我以为他失恋了,我劝他打不了再找一个呗,你猜他说什么?”

“什么?”

他说再找不到这么好的了

4

方孟韦和毛利民聊了一个多小时,才回病房。杜见锋依旧安安静静躺着,方孟韦看着他发呆。

“杜见锋”

方孟韦轻声叫着

“杜见锋,你快醒吧”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医疗机器的滴滴声,方孟韦疲惫地搓了搓脸,起身打水准备给杜见锋擦身。

第二天是周末,方孟韦不用上班,一大早他交代完护工今天的工作就出门去了。他先去了部队找毛利民,毛利民接到他的时候还没想通他一大早跑来做什么

“毛大哥,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怎么了?”

“你们部队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个资料册”

“对啊,怎么了?你想看老杜的?我保证他光棍一个,除了那个捡来的大儿子,家里没别人了”

方孟韦摇了摇头“能不能把我的名字加到他的紧急联系人那一栏,我希望他以后出什么事我都能第一个知道”

毛利民没想到是这么一出,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那天我看你在病房和一位女士聊天,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可以给我吗?”

“啊?小方,这个,虽然她…和老杜…”

“我知道,相亲对象嘛,你放心,我找她是别的事”

“啊,好吧”毛利民兜兜转转要来了马秀芹的联系方式,又将信将疑给了方孟韦,心里直打鼓,念了一百遍老杜你自求多福。

马秀芹接到电话的时候十分奇怪,方孟韦这个名字她可以说几乎毫无印象,可是对方说是杜见锋的家人,有点事想找她,她就欣然赴约了。

她准时到了见面地点,一个年轻人朝她挥了挥手

“我们...认识?”

“我认识你,你可能没见过我”方孟韦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子递给马秀芹

“这是杜见锋之前跟你借的5万块钱”

“你就是为了帮他还钱?我不急的”

“不算帮吧,我还他还都一样的”



评论(35)
热度(21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