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35(end)

填完了,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平平淡淡。

大概还会有番外,有些事情还要再交待一下!

先睡!终于打完鸡血了。

以及我们王老师终于出关了,好看得想把命给他!!


-----------------------

1

国庆节黄志雄和曲和有7天的假期,放假前的那个下午谢培东早早就把曲和接走了,而接黄志雄的任务就自然落在了毛利民身上。


“毛叔叔,老杜还是没有醒吗?”


“志雄”毛利民手搭在黄志雄的肩膀上“等会儿到了医院,不准哭、不准摆出难过的样子也不准讲丧气话,知道吗?”


黄志雄眨了眨眼睛看着毛利民,最终乖乖点了点头。毛利民从口袋拿出一支烟,刚刚叼在嘴里,看看身边的人又忍着眼瘾取了下来。


“你爸这快一个月了还没醒,最着急的是你小方哥哥,他最近单位也不回了,几乎寸步不离的照顾你爸。你去了医院一定要表现乐观,不能再刺激他了”



其实黄志雄不知道的是,半个月前,杜见锋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杜见锋手术后各项数值一直都不错,大家都信心满满,觉得醒来不过是时间问题。方孟韦对此也十分乐观,请了护工自己就回单位上班了。出事的那天下午,护工还给他打电话说杜先生动了一下,哪知道晚上再来,人就已经在手术室了。


原来下午的时候,杜见锋出现了轻微的抽搐,护士起先以为是缺钙导致的,没放在心上,但是后来抽搐越来越严重,才知道是因为大量失血造成了大脑缺氧导致了颅脑损伤严重从而造成了身体的抽搐反应。


方孟韦赶到的时候,毛利民和妻子已经先到了。毛利民看着方孟韦过来,暗暗蓄了力气,生怕方孟韦受了刺激作出什么事情来。然而方孟韦很冷静,他问了问情况就再也没说过话,安静地在外面等着。


中间的时候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毛利民都慌了手脚,他妻子已经轻声哭了起来,但是方孟韦竟然没有大的反应。


“毛大哥,请你在这边帮我看着,我去打个电话”他说话时声音又冷静又理性。过了十分钟,他回来了。


半小时后,上次做手术的老泰斗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出现在了医院的手术室前。


2

抢救持续了整整一夜,危急情况更胜于第一次手术。当人终于脱离危险被推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老教授建议做一个头颅核磁共振,确认一下脑内是否有出血的情况,如果没有最好,如果有,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所有人都听得心惊胆战,唯独方孟韦冷静得过分,他语气平静地询问了准备事宜又敲定了时间,就随着大家回了病房。


“毛大哥,您和嫂子帮我看一下,我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门关上那一刻,方孟韦冲着洗手盆吐出了一口血。


那天之后他索性和单位请了长假,事事亲自照看,再不肯假手于人。



黄志雄到医院的时候,惊得不敢认方孟韦,本来就不胖的人,再见到竟然又瘦了一圈。他做在杜见锋床旁边在念书,声音有点沙哑,但是依然是好听的音色。


“小方哥哥”


方孟韦转头看他,露出欣喜的神色“放假了啊!来,过来这边坐着”他招呼黄志雄坐下


“跟你爸说说话,医生说有利于他苏醒”


方孟韦笑着把黄志雄按坐在旁边,自己则去了沙发那里。他整个人精神看不出有异,只有他自己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要撑住,如果他也倒下就没有人可以照顾杜见锋了。


十月三号的时候,家里人都外出了,曲和悄悄溜到医院来看杜见锋顺带看看方孟韦。他一见方孟韦的样子就忍不住要红眼睛,被黄志雄按在怀里挡住了。


“你不能哭”黄志雄拍他的背帮他顺气“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3

晚上的时候,两个小的执意要陪着守夜,方孟韦只好由他们。把沙发放平让给他们睡,自己则守在床边。


他其实很累了,真的很累。他握着杜见锋的手把脸埋在他的手里,还是那么温暖干燥,和以前的每一次都没有区别。


“杜见锋你醒过来吧”


他轻声说到


“你醒来吧,醒来以后我们去旅游。你不能出国,那我们就游遍国内的名山大川,找一个地方住上一个月,再去下一个地方,我们慢点走,慢点玩。春天去看油菜花、夏天去海边,秋天去赏红叶,冬天再去看雪。”


方孟韦搓了搓杜见锋的手


“求求你,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


曲和跟黄志雄其实都没有睡着,两人屏息听着不敢发出声音。他们看见方孟韦站起来,弯腰亲吻杜见锋的额头,又亲吻他的鼻梁,最后把吻印在他干燥的唇上。他们听见心电监护仪所指示的心跳声慢慢急促了起来,他们猛地坐起来,然后听到


“孟...韦”


那是杜见锋沙哑的声音,此刻动听如同天籁。


4

杜见锋彻底康复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了,连队给他放了无限期的长假,要求他不胖上十斤不准归队,他也乐得清闲。方孟韦回单位上班了,同时正式宣告搬进了杜见锋家。


方步亭态度似乎依然坚决,对家里人说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也绝对不许他踏进家门一步。但是谢培东悄悄来看方孟韦的时候告诉他,方步亭有天在家跟程小云发了好大的脾气,就因为程小云收拾书房的时候把一张方孟韦小时候的照片放错了位置。


“你爸到底是爱你的”


方孟韦点了点头,他知道的,否则生死一线的时候,老教授不会那么快出现在医院里。方步亭到底是明白,如果杜见锋救不回来,他这个儿子大概也就跟着去了。


今年的圣诞节下了第一场雪,下的很大。


正好赶上周末,黄志雄和曲和放假回来,下午的时候方孟韦说太久没见到曲和要接他出来玩,方步亭冷着脸答应了。雪停的时候,黄志雄领着曲和在楼下堆雪人。杜见锋搂着方孟韦站在窗口看着下面两个小孩玩的兴致勃勃


“我们像不像一家人”


杜见锋在方孟韦耳边说


“你可真不会说话”


“你看我这张嘴,可不就是一家人嘛!”他转头亲了亲方孟韦的太阳穴


黄志雄在楼下朝着楼上砸雪球,一连两个砸在玻璃窗上惹得杜见锋开窗骂他


“小兔崽子是不是皮痒了”中气十足


黄志雄在下面混不在意,嘻嘻哈哈冲着杜见锋喊“老杜,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娶个后妈!”


杜见锋抄起手边的杯子就要往下砸,被方孟韦制止了。然后就听到曲和的声音


“你是不是傻,不是已经有了吗!对吧!表哥!”曲和冲着方孟韦摇手,又对着杜见锋做了个鬼脸“你说呢!表嫂!!”


“哈哈哈哈!”小孩子嚣张的笑声在雪地里飘荡


杜见锋关了窗,看了看身边脸红的像灯笼一样的方孟韦,把人搂在怀里,额头相抵,又一点一点啄吻他的嘴,那么柔软还带着一点甜。他情不自禁就加深了这个吻,吻他此生的挚爱。


黄志雄把曲和包裹在自己的大衣里给四个雪人写名字,一个叫杜见锋,旁边的叫方孟韦,小一点的是黄志雄牵着的叫曲和。


一家人,完完整整,又是一年。


评论(44)
热度(29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