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番外之秋后算账

warning:肉

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下午发的那篇被强行变成了仅博客成员可见,并且怎么都改不回来,莫名其妙!只好重发!可惜了之前的红心蓝手和评论!啊...沮丧!

来啊!你们点的1~~我新手上路带你们发一趟车呗!

---------------------

“你肯定没告诉小方吧”


杜见锋在醒来后的半个小时内第五次问这个问题,毛利民有点烦躁地把烟摸出来,又看了一眼墙上挂着大大的禁止吸烟的标志忍痛把烟放回了口袋


“说了没告诉他没告诉他!你别是摔了脑子吧!怎么总问这个问题”


杜见锋眨了眨眼,心虚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是真怕方孟韦,怕他生气,怕他红眼睛,怕看到他难过的表情,可偏偏自己最让人放不下心。


“那就好…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杜见锋舒了一口气,一抬头正对上刚刚赶来的方孟韦。


“不能让谁知道?”


“孟...孟韦...”


杜见锋看看方孟韦又转头瞪着毛利民,你小子果然叛变革命了!


“不是毛大哥通知我的!”方孟韦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你是不是又打算把自己折腾的半死才让我知道!”


方孟韦双手握拳,看起来已经是极力在克制情绪。毛利民见风头不对,转身就要开溜,完全无视了杜见锋传递过来求助的眼神。


自从杜见锋上次出事,方孟韦就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号码登记成杜见锋的紧急联系人。今天下午正准备下班的时候,突然部队就来了电话,说杜见锋在操场训练的时候从单杠摔了下来昏迷不醒已经送医院了。方孟韦当时假都不记得请就跑了出来,车开到半路才琢磨出点不对来。


杜见锋是一个月前回去上班的,因为大病初愈,部队里把他转了文职,每天准时上下班坐办公室,怎么可能跑去操场训练呢。方孟韦带着满肚子疑惑到了医院,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杜见锋嘀咕着不能让他知道,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


“孟韦,你先坐,别生气,我这不是没事嘛!”杜见锋笑着就要去拉方孟韦,方孟韦冷着脸甩开了。


“没事还昏过去了?那什么叫有事啊?”


“小小摔了一下,伤口没裂,头也不疼,刚刚都通知能出院了!走!回家吧!”杜见锋继续嬉皮笑脸打哈哈,企图蒙混过关。


“哼”方孟韦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病房。


杜见锋寻思着,这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去找医生了,果然过来十五分钟人就回来了。


“说了没事吧”杜见锋坐在床边冲着方孟韦笑的乖“你还特地跑一趟”


方孟韦没有搭理他,拿起他的一些随身物品出了病房。一路上任凭杜见锋怎么逗他,始终不发一言,面上平静无波,倒让杜见锋心里翻江倒海。


两人尴尴尬尬回了家,刚进家门,方孟韦突然猛地把门一关,走在前面的杜见锋吓了一跳。转身再看方孟韦,眼眶已经红了。


“孟韦…你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别红眼睛,老子受不了这个!”杜见锋一着急,说话就没准,什么坏习惯都往外跑。


“杜见锋,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打心底里从来没把我当自己人!”


这话问的实在诛心。


“你胡说什么!”杜见锋脾气也上来了,吼了一句“你不是自己人?你他娘的是我的命,你说是不是自己人!”


方孟韦被他吼得一愣,眨了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杜见锋忙上前把人搂在怀里,轻轻抚着他的背“我太大声了,我跟你道歉,但是你不该说那样的话,孟韦,你不能那样说。”


方孟韦头埋在杜见锋颈窝处,轻轻点了一下。


“那你为什么出了事总瞒着我”


杜见锋手上动作一滞“我…我怕你担心啊”


方孟韦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白了他一眼


“你先去洗澡吧,把医院的衣服换掉,晚点再跟你算账”


杜见锋这才咂摸出不对劲来,这是要秋后算账啊。


然而杜见锋洗完澡出来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两人吃饭聊天看了会儿电视,快睡觉了,方孟韦也没再提算账的事情,杜见锋才松了一口气。


九点多的时候杜见锋靠在床上给黄志雄打电话,自从进了高中,他就给黄志雄配了一部手机,为了联系更方便一点。


“这么晚还没回宿舍?”


杜见锋听着电话那边隐约有些杂音,不像是在宿舍里,正打算问下一句,突然看见洗完澡的方孟韦套了一件自己洗白了的旧T恤就进来了。自己本来就比方孟韦要壮一些,加上棉质的衣服常年被洗衣机甩来甩去自然就变薄变形拉长了。现在这件衣服穿在方孟韦身上既空又透,长度也不过是刚刚到大腿根部,杜见锋有些难耐地咽了口口水,全然没听见电话那头黄志雄在说什么。


“早点回宿舍!”


说完这句话,杜见锋就匆匆把电话挂断了。


“志雄嘛?”


方孟韦倒是很坦荡的样子,如果耳朵没有红的那么诡异的话。他拿着毛巾抬手擦着头发,衣服下摆被拉起来一点,但是还不够。杜见锋眨了眨眼,等人走到床边,一把把人拽了一个踉跄栽倒在自己怀里。他翻身把人压在身下


“你是不是故意的”


走!我们推板车去!!!!!!!!



黄志雄回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可是家里还是没有动静,鞋柜的鞋子却没少,说明两人应该没有出门。杜见锋的房间门开着,他探头看了看,里面一片混乱。他转身想回自己房间,碰上门把的一瞬间,突然福至心灵地停了下来。他想了一下,随即一头黑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里。


方孟韦醒来的时候觉得下身还是有些疼,腰也不太舒服。睁眼看了看却发现环境有些陌生,清醒了半晌,才发现两人竟然躺在黄志雄的床上。他看了看旁边还在酣睡的杜见锋,终究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你怎么…怎么把我弄志雄房间来了”


杜见锋被踢的迷迷糊糊


“啊?我房间乱的没法儿睡啊,反正志雄也要中午才回来”


方孟韦黑着脸看了一圈,桌子上的小闹钟敬业地报了时


“十二点”


方孟韦呆了,往常周末这个时候黄志雄肯定已经回来了。他转身看杜见锋,发现那人又睡过去了,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又是一踹,直接把人踹到了地上。


杜见锋这下彻底醒了,坐在地上看方孟韦


“你...”


话还没说完,门突然开了,黄志雄慌张的脸探了进来。


“老杜!”


方孟韦慌张用被子盖住自己,但是盖不住地上光着上半身的杜见锋。黄志雄扫了一眼杜见锋身上的抓痕,脸色一红,把门一摔在门外大喊


“没看见没看见!”


紧接着,他房间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已经不想去深究到底是什么了,只希望方孟韦能够手下留情。


他坐在沙发上笑了笑,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那时候方孟韦和杜见锋仿佛天大的冤家,谁都看对方不顺眼;自己和曲和也在十字路口犹豫徘徊。而现在,他们在一起,成为一家人,还有好多个未来一起度过。


他想,缘分真的很奇妙。


评论(21)
热度(22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