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番外之出了个柜

自此,这个系列彻底完结了!

一篇没有重点,极其无聊,又长又平淡的流水账。

慎点!

--------------------------


飞机舱门打开的时候,曲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快过年了,看这个架势今年会有一场大雪。


一个月前他去欧洲参加一个国际比赛,同行总共三个人,都是好苗子,个个都是冲着最高奖项去的,最终曲和临场发挥更好一些,拔得头筹。


他们回国坐的是晚班机,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让每个人都疲惫地不愿多说一句话,落地,入境几乎耗光了大家最后的体力,一行人沉默地在等待着托运的行李和乐器,然后客套地互相道别。


曲和的琴出了一点小意外,他不好意思让大家陪着等,打发了队友,自己和机场方面协调,才终于找到了大提琴,虚惊一场。这才想起来落地了手机还没开机,赶紧开起来,各种短信微信就迫不及待涌了进来。他看了看,短信大多是爸妈发来的,都是问他是否已经平安落地了,他看了看时间,决定还是不打电话了,乖乖回了句平安着陆。紧接着又去戳了戳微信,主要是方孟韦,问他什么时候到,又问他要不要去接,最后哗啦啦全是59秒的语音,曲和笑了笑懒得听。


置顶的对话框倒是比较淡定,只有简简单单一条,发送时间刚好是自己着陆的时候,问的是到了吗,曲和笑了笑,紧了紧肩膀上的大提琴语音回复了一句


“有点小问题,现在出机场啦!”


声音温柔得如同冬天落下的第一场小雪。


门口检查行李的工作人员动作机械而困顿,她翻了翻曲和手里的机票又看了看他的行李箱,点了点头,抬头看向曲和的一瞬间,眼神突然亮了一下。


“你...你是...”


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同事叫走了,曲和全当她认错了人,加快脚步往外走。


刚刚出了门口,就看到黄志雄靠着栏杆站着,他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大衣戴着围巾嘴里叼着一根烟。烟没有点燃,只是咬在嘴里,这是黄志雄的一个小怪僻。他工作以后有了点烟瘾,但是曲和不喜欢烟味,他就戒了,实在忍不了就在嘴里咬一根也不点,有时候曲和看他怪可怜的,扑过去要给他点火,他就束缚住音乐家的双手把人圈在怀里佯装凶狠地警告他不准招惹自己。


等候大厅基本上没什么人了,曲和冲着黄志雄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下子投入到熟悉的怀抱里,曲和有些舒服的忘形。他壮着胆子给了黄志雄一个吻,然后被一声短促的尖叫吓得差点摔在地上。


不远处一个小姑娘拿着手机正对着他们两个的方向,曲和吓得赶紧放开黄志雄,三个人都有些愣愣的。小姑娘忙把手机放下,嘴里不停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脸涨得通红。


曲和笑了笑,想着大概是无心的,点了点头全没放在心上。黄志雄帮他把大提琴背在自己身上,经过小姑娘的时候还礼貌地说如果你拍照了,能不能麻烦你删掉。


曲和在旁边笑着说了句拜托了。


他没想到的是小姑娘是自己的粉丝,因为无意中看了一段他获奖的视频喜欢的无法自拔,于是特地从网上找出他所有视频资料放在了微博上。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成立了曲和后援会。这个小姑娘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曲和他们回来的时间,应广大缺粮缺得嗷嗷待哺的迷妹嘱托,去机场蹲守直播。本来只想远远拍一下不要影响到他,没想到画面太劲爆,小姑娘一下子呆了。


就这样,曲和跟黄志雄突然当着一万多号妹子的面出了个大柜,他们自己还不知道。


其实曲和跟黄志雄的事情一直瞒的很好,他们是同学,加上方孟韦和杜见锋的关系,两人亲近一点大家也只当是兄弟感情好。况且这么多年,杜见锋基本凭借一己之力吸引了整个方家上上下下的全部火力,两个小的倒是过得蛮舒服的。


杜见锋去年赶上了部队最后一波房改房,低价在黄金地段分到一套一百多平的三室两厅。黄志雄工作以后不愿意和他们同住,就在附近租了一间小的。曲和毕业以后就签了一个乐团,乐团分配了单身宿舍,但他从来没住过,一直和黄志雄住在一起,日子过得挺好。


第二天是周日,曲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昨天夜里两人回到家已经快三点了,洗漱整理完往床上一趟,累的恨不得呼吸都有人代劳。曲和迷迷糊糊爬起来,打开门,看到黄志雄杜见锋方孟韦三个人整整齐齐坐在客厅里低头看手机,简直一大奇观。


“表哥,表...,杜叔叔,你们怎么来了!”曲和止住了那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表嫂。


三人闻声抬头看他,脸上是一模一样凝重的表情。


“你们…怎么了?”


“来,过来”方孟韦招了招手,顺便把杜见锋赶去旁边空出一个位置,曲和顺势坐过去。方孟韦拿着手机伸到他面前,是一段视频,二十多秒,深夜空旷的机场大厅,自己背着大提琴扑到黄志雄怀里吻他。


曲和愣了,他抬头看了看方孟韦,又看了看黄志雄


“我…怎么…怎么办…”


方孟韦摇了摇头“家里暂时还不知道,这个视频也是小范围传播,我也是碰巧在微博搜索你的新闻才看到的,你们最近注意点”


曲和点了点头


事情没有引起大的波澜,曲和到底不算出名,又是搞艺术的,大家的宽容度竟然出奇的高,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


除夕的时候所有人一起在方家过年。这么多年了,方步亭也是看着方孟韦是铁了心要和杜见锋过,加上杜见锋为人真的还可以,他也就慢慢松了口。虽然依然摆不出什么好脸色,至少可以允许人到家里来坐坐。


杜见锋一大早就献殷情地陪着谢培东去置办东西了,方孟韦这个姑父看着不声不响的,实则私底下没少替他们说好话,杜见锋心里清楚。所以每年采买购物这种活他总是抢着来做,出钱出力,算是变相讨好。


回家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忙碌起来了,程小云在熬汤,方孟韦在剁饺子馅儿,杜见锋把年货放下蹭到方孟韦身边想讨一个抱,被方孟韦狠狠来了个肘击,疼的他嗷嗷叫唤。程小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低头偷笑。


客厅里曲和跟黄志雄坐得老远,挺直了腰板在看电视,光看背影都觉得紧张的不行。谢木兰坐在两人中间莫名其妙承受着尴尬又说不清的气氛,一会儿左看看,一会儿右看看,百无聊赖拿着遥控器把台换得仿佛风火轮。杜见锋提着一袋子零食放在客厅的小茶几上,谢木兰哇的一声丢下遥控器就扑到了零食袋子前。


“啊!谢谢小嫂子!!都是我爱吃的!”


她年纪小又活泼,嘴上根本没有把门的,想到什么叫什么,杜见锋不轻不重敲了敲她的头笑着走开了。谢木兰自己开了一包饼干,招呼曲和跟黄志雄也吃,两人愣愣伸手去摸,指尖触到一块儿的时候仿佛触电一样弹开了。目睹了全过程的谢木兰含着一口饼干渣嚯嚯笑着


“你们真奇怪!”


“怎么奇怪了?”方孟敖正好开门,谢木兰丢下饼干就光脚往方孟敖那边跑“大哥大哥!我的宝贝儿呢!”


“小姑娘家家,好好说话!”方孟敖丢了一双拖鞋给谢木兰,又转身把何孝钰接进来,谢木兰看着大嫂怀里胖乎乎的小娃娃开心得不得了,一个劲儿想上去亲,又怕把孩子吵醒。


曲和跟在谢木兰后面把方孟敖手里的东西接过去,下意识就递给了跟在身后的黄志雄,动作之流畅几乎没过大脑。方孟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紧接着就被孩子的哭声分散了注意力。谢木兰满脸通红站在旁边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轻轻亲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何孝钰笑着哄怀里哇哇大哭的娃娃“小宝宝饿啦,不是木兰的错,走,带他吃东西去!”


谢木兰眨巴眨巴眼睛跟着走了。


方孟敖走到厨房门口,看见杜见锋狗皮膏药一样跟着方孟韦,重重咳了一声。杜见锋赶紧弹开,笑着看了看大舅子


“大哥回来啦!”


“嗯”方孟敖从鼻腔省出一个音节“跟我过来一下”


两人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方步亭正好从书房出来,居高临下看着两个人脸上没什么表情。


“爸!”方孟敖叫了一声,杜见锋也打算开口跟着叫,迟疑了一下还是非常小心地叫了一声方伯父。


“嗯!”方步亭点了点头“和和爸妈等会儿过来,你们两个谁去车站接一下”


“我去我去!”杜见锋马上表态


“我也去”方孟敖不甘示弱


“都行,赶紧去,别让他们久等”


两个人拿了钥匙出门去了。


曲和听到自己爸妈要过来,更紧张了,电视也看不下去了,索性上楼练琴。黄志雄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觉得无聊,正好手机响了一下,是曲和微信他


“上来我房间”


他佯装镇定地把手机揣口袋,环视一周,没什么人,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曲和房间门虚掩着,他刚刚推门进去,就被拉了一把,然后狠狠推到墙上。曲和顺手关上门,眼睛亮晶晶地带着笑意看他


“你跑不掉了!”


黄志雄把他搂在怀里,额头抵着他“这话你留着自己听吧”


话音刚落,唇就贴了上去。曲和恶作剧地把手伸进黄志雄的衣服里,有点冰凉的手贴上黄志雄的腰侧,惹得黄志雄重重咬了一下他柔软的下唇。曲和吃痛地哼了一声,把人推开,黄志雄抿着一字笑看他


“你别点火,你房间隔音,我可不知道自己等会儿会做出点什么事来!”


曲和仰着下巴得意地看着黄志雄,不知死活地撩他“尽管来!”


黄志雄索性把他打横抱起,一把丢到床上,紧接着欺身压上去。曲和甚至来不及叫一声就又被堵住了口舌。从少年纠缠到青年,两人早已对对方熟知得仿佛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手到之处皆是敏感带,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曲和的床还是学生时期的小床,睡的年头长了,有点不太结实。黄志雄手伸进曲和的衣服里掐他的腰,惹得曲和又笑又躲一个劲儿的抖。


突然床头电话响了起来,曲和打算去接,却被黄志雄按住双手来了个深吻。电话还在坚持不懈地唱歌,曲和轻轻推开身上的人去够,发现是方孟韦


“喂?”曲和顺了顺气


“你房间隔音不防震!”电话那头方孟韦压着声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曲和握着电话愣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黄志雄探着头去亲呆呆的他,亲一下问一个字


“怎!么!啦!”


曲和修长的手指捏着电话低声说到“表哥…表哥说…我房间…不防震…”


黄志雄笑着把人揉进怀里“那晚上再说!不急,我们时间长着”


曲和咬着黄志雄的上衣磨牙,心里吐槽这人怎么从原来的一截木头变成这样了。



中饭以后一大家子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不知道谁提议要看曲和比赛的视频,谢木兰自告奋勇去找资源。她用电脑连上电视屏幕开始播放。别说,这资源还真的挺齐全的,有些曲和自己都不太记得了,视频按着顺序播下来,大家一边看一边夸。


“木兰有…”曲和后半句还没说出来,周围突然死一样安静了下来,他赶紧抬眼看了看,正看到自己在机场吻黄志雄的画面。


杜见锋反应最快,赶紧把电脑盖上,电视机上的画面戛然而止,随着屏幕静止的还有一屋子人。谢木兰不知所措地搓手,她也是随便找的合集,万万没想到...


“和和,跟我来一下”


说话的是曲和的妈妈,曲和低着头站起来跟着走了。黄志雄还没回过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坐针毡。曲和的爸爸倒是没说什么,他抽出一包烟起身出去了。


方步亭甩了杜见锋一记眼刀,重重哼了一声,让杜见锋莫名其妙又十分委屈。方孟敖拧着眉头看一看杜见锋又看一看黄志雄,心中一口气堵着不上不下,又不好发作。方孟韦看自己哥哥脸色不好,心下不安,轻轻碰了碰杜见锋,低声说到


“你要不先带志雄回去吧”


杜见锋环视了一下周围,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我...我先带志雄回去...今天过年,大家…大家先过个好年,孩子的事情,我…我以后再登门道歉。”


说罢,拉着还呆楞的黄志雄几乎落荒而逃。



黄志雄直到上了车,才反应过来,突然红了眼眶看着杜见锋


“老杜,我们是不是要分开了?”


杜见锋被他这句话吓得踩了一脚急刹


“别胡思乱想”


他摇开一点窗户,让寒冷的风吹进来。


街上到处张灯结彩,一派祥和,喜庆的年歌从车窗的缝隙挤进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更衬托这两父子的萧索。杜见锋缓缓把车子发动起来,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家里没有准备任何的菜,两人也没有心情,只好把之前的速冻水饺拿出来应付事情。黄志雄心不在焉,杜见锋也不见得有多轻松,速冻饺子都被煮成了面片汆丸子,两个人也凑合着吃了。


电视放着春晚,谁也没有心情要看,都低着头看手机,可是除了各种拜年的短信,最想看到的却毫无音讯。


十点多的时候黄志雄的电话响起来,他几乎条件反射地接听,然后听到曲和的声音


“新年快乐啊!”


黄志雄深吸了一口气“新年快乐”


“你有什么新年愿望?“曲和的声音散在风里


”我想见到你,现在,马上“


”那你出来,我帮你实现愿望“


杜见锋看着儿子夺门而出的背影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手机,方孟韦发来微信


”下来放烟花啊“


我始终要回到你身边的。


评论(29)
热度(293)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