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衍生】部队大院(1)

cp有点多,大家自己看!

原来坑了的,现在捡回来重新写,有改动!

算...高干?不知道是啥,且写且看吧!

------------------------

所有人都知道,这部队大院里两位太子爷不能惹,一个是司令家的荣石,还有一个是政委家的秦玄策。

司令家的荣石今年8岁,是荣司令的独苗孙子。这大院里谁提起荣司令都要竖一下大拇指,那是实打实拼着战功走到今天的位置的。少年时期投军,打过自卫反击战,据说腿上至今还有弹片没有取出来。然而无论是谁,提起荣家又不得不一声叹息。

荣司令的夫人去世得早,只留下一个儿子,儿子生下来身体就不好,但是读书却厉害,一路读到重点大学的博士,毕业以后顺利和同班同学结了婚。两夫妻学的是地质勘探,工作性质决定了生活必定不会特别舒适,结婚三年生了个儿子,把老司令高兴坏了,然而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夫妻两在外出工作的路上出了车祸,车从山崖翻了下去,当场死亡,一个都没救回来。噩耗传来,戎马一生的的老司令抱着还嗷嗷待哺的孙子差点哭晕过去。从那以后,孙子就成了他唯一寄托,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父母过世的时候荣石还小,对双亲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从小是爷爷带大,全大院的人对他关爱有加,所以性格并没有什么缺陷。荣石是大院里的孩子王,一是因为他年纪虽不大,却是十分仗义,谁出了点什么事情他都要去帮忙,为此没少打过架;二来,他是司令的孙子,大院里谁都要让着他一点,偶尔孩子们跑去办公区或者训练区玩,看到是他带着,哨兵就不敢拦。如此一来,他身边就聚了一堆小男孩当他的小跟班,其中和他关系最好的当属杜见锋。

不过今天放学,荣石却没有在班车上看到杜见锋,据说是他在校门口捡到一个小孩儿,这会儿正领着人到处找家长。荣石有点失望,明明早上说好今天放学要去办公区的那栋民国时期留下的小洋楼里面探秘的,莫名就被杜见锋放了鸽子。

班车回到大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吹响下班号,大院迎来了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家长提着公文包从办公区回到家属区,顺便从一堆熊孩子里把自己家的抓出来领去饭堂吃饭。荣石扯着书包带子无聊地踢石头,司令家有勤务员,他不必去饭堂挤,回家自然有饭吃,但是荣司令这一个星期外出开会了,回去也没有人陪自己,想到这里,他就有些气闷,大力飞起一脚把一块小石头踢飞了。

“啊”没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倒是听到一声小小的叫声。荣石顺着看过去,发现一个小孩子捂着头坐在地上。

“哎!你怎么了!”荣石走到那孩子身边询问到

那孩子闻声抬头看了看荣石,一对圆眼睛泪汪汪泛着红,瘦白的小手捂住额头却没有完全遮住正在流血的额头。荣石看了看旁边刚刚被自己踢飞的石头,还有孩子脚边一提兜破了的鸡蛋,大概明白是自己闯了祸了。他赶紧把孩子扶起来,又从书包胡乱找了块手帕按在孩子头上。

“你...哎…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会砸到你…”

那孩子生的瘦小,看起来不过三岁的样子,这会儿虽然伤了,眼里含着眼泪却硬是不落。荣石粗手粗脚按他伤口,明显是疼的,他也只是扯了扯嘴角,默默忍下了。

“鸡蛋…破了”他看着地上散了黄的一袋子鸡蛋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荣石觉得这小孩好玩,自己伤成这样,换了别人早就哇哇大哭了,他还有心思管鸡蛋。

“你别管鸡蛋了,我带你去卫生所吧”说着就要拽着人走,可是小孩犯了倔,不仅不走,还挣脱荣石想要去捡鸡蛋。

“都破了!你捡起来也没用!”荣石脾气急,当即就提高了嗓门。孩子被他吼得一愣,终于哭了出来。

“哎!你别哭!别哭啊!”荣石手足无措,手里只有一块带血的手帕,慌慌张张又要拿去给人擦脸。

“破了,都破了,爸爸要打我的”那孩子只顾着自己哭,全然没有在意荣石。两人正僵持着,荣家的勤务兵索杰走了过来。

“怎么了?”索杰给荣司令当勤务兵好几年了,算是从小照顾荣石长大的,荣石把他当亲哥哥,这会儿看到他觉得算是见到救星了,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索杰看了看哭得不能自拔的孩子,额头上还留着血,当即把人抱起来搂在怀里哄“乖,不哭啊!先带你去处理伤口,鸡蛋的事情我去和你爸爸说好不好?爸爸肯定不打你”

小孩子听得似懂非懂,只听到不用挨打,这才软软靠在索杰怀里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

“许...许一…霖”

“小一霖啊”索杰抱着他往卫生所走“你家在哪里啊?”

小一霖抹了一把眼泪,指了指大院门口的位置“在门口,卖东西”

索杰心里大概知道了,这应该是门口那个小卖部许老板的儿子。他掂了掂怀里的小家伙,轻声哄着他,卫生所有点远,索杰又走得慢,没一会儿小一霖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荣石愣愣地跟在后面听,看着许一霖睡着好奇地去够了够他垂下来的手。

去卫生所的路上,他们碰上风风火火的秦玄策。秦玄策的爸爸是部队政委,他今年15岁,叛逆少年一枚,今年高一的他留着一头让老师和家长都有点头疼的长发,说什么都不肯剪。

“哥!”荣石看着他打了声招呼

“嗯?”秦玄策这两年长得快,身高都快赶上索杰了,他低头看了看丧着脸的荣石又看了看索杰怀里的许一霖“小石头,又闯祸了?”

荣石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索性不再吭声。秦玄策哈哈笑了两声,走远了。

政委和司令住的是独栋的小洋楼带花园,在大院家属区的最里面,秦玄策刚刚到家门口的时候正碰到一个穿西装戴眼镜的男人从家里灰溜溜走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子。他撇了一眼那人,觉得有些眼熟,想必不是第一次来了。秦玄策没有理他,推开家门,却听到他爸秦政委的声音

“说了多少次这种人不要放进来,直接赶走就行了!你要是觉得这样让你特别为难,你也别干了,趁早会警卫连去!”

秦玄策扒着书房的门往里看,发现他爸正在训家里的勤务员小周。小周低着头,脸色不是很好,红一阵白一阵的。秦玄策没管,径直回自己房间了。他把书包甩在桌子上,突然发现拉链上好像勾住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只白手套。他想了想,八成是刚才走的急,和一个纠察队的撞上了,那人当时手里确实拿着一副手套来着。秦玄策拿着手套翻来覆去看了看,在内侧边角的地方发现了两个很小的字,他眨了眨眼认了一下

“范川”

他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撞到那人,只想起一对圆亮的眼睛。

评论(21)
热度(18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