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凌李】旅伴(一发完结)

深夜睡不着顺手摸个鱼

难以定义是he 还是 be的一篇文

希望自己表达清楚了!

-----------------------------------------------------

1

“请问这里有人吗?”


李熏然的思绪被打断,他把视线从手里的本子收回寻着声音看到一张有些苍老的脸,他愣了一下,马上又反应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没有的,您坐”


那人点了点头坐在了李熏然的对面,火车慢慢启动,两边的风景向后退去。


“现在已经很少有年轻人搭火车了”


2050年,私人飞行器普及,即使在30年前能被称之为高铁的列车,在时代发展的面前也变得太缓慢了。


“不仅是年轻人,您看这车厢里才几个人啊”李熏然边说着,边环视了一下四周“不过我挺喜欢搭火车的”他笑了笑,还俏皮地皱了皱鼻子“我喜欢一切旧东西”


对面的人似乎是被他逗乐了,也随着他笑了起来。


“还以为只有我们这种老古董才这么恋旧”


李熏然认真地摇了摇头


“旧有旧的好”


2

李熏然这次的目的地是一座靠海的小镇,没想到老人和他一样也打算进行一次短途的旅游。两个人在火车上就愉快地结了个伴。


“您一个人出来家里人放心吗?”


“我习惯了”说这话,他顺手剥了个橘子递给李熏然,还特地把橘子上的白丝细心剥掉


“我大哥就非常不放心”李熏然笑嘻嘻接过橘子“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操心”


“甜蜜的负担”看着李熏然努力把半个橘子都塞进嘴巴里,撑得鼓鼓的“哎,慢点吃”


李熏然被橘子塞着讲不出话,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您定好房了吗?”李熏然拿出自己的手机,再次确认订房信息


“嗯,定了,特地定的海上小屋”


“真的?”李熏然睁着大眼睛眨了眨,脸上的神情又是惊讶又是羡慕“我提前帮个月定就说没有房了”


“那里一直很难定,多少年了,都是这样”那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住,我定了套间”


“太好了!”李熏然整个眉眼都舒展开了“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熏然。


“熏然”对面的人温和地笑了笑“熏然耳目开,是个好名字。我是凌远”


3

即使再慢,火车开了3个小时也到了。


出站的时候,李熏然正拿着手机查路线,就听到有人喊


“是李熏然先生吗?”


他抬头四周看了看,发现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冲自己在招手


“李先生您好!我叫张源,明总叫我来接您!”


张源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拿李熏然的行李


“没事没事!我自己拿就好了!我哥真是太操心了”


张源一听这话,愣了一下,挠了挠头“明总还有个这么年轻的弟弟啊”


李熏然笑着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身后的人“你帮这位先生拿吧,他是我同伴”


张源爽快地应了一声,就去帮凌远拿行李了。


张源是开着飞行器来的,李熏然坐上去就有些不自觉地紧张,他一直觉得这玩意儿速度实在太快了。旁边的凌远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安,伸手拍了拍他搭在膝盖上的手算是安慰。


4

从车站到海上小屋只花了5分钟时间,简单办理了入住手续,李熏然就迫不及待冲进了房间。凌远定的是套间,李熏然自觉把主卧留给了凌远,自己选了次卧。


“快看!”李熏然十分自来熟地这样称呼凌远“这里能看到鱼!”


客厅中央有一块全透明的玻璃,海水清澈,可以透过玻璃看到海底的小鱼和斑斓的珊瑚。


凌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李熏然趴在地上看鱼


“你如果想游泳或者潜水的话,浴室外面有一个平台可以下去,如果你需要拍照,我可以帮你”


“您不去吗?”


“我年纪大了”凌远有些无奈,即使科技发展能够延缓人的衰老,但是毕竟也到了年纪了。


“其实您看起来并没有很老”李熏然从地上爬起来认真打量着凌远。除了头发有些白,脸上也有些皱纹,身姿还是挺拔的,五官也绝对算得上好看。


“谢谢”


5

李熏然是个闲不住的,吃完午饭休息了一个小时就急吼吼下海玩去了。开始的时候,凌远坐在甲板上看他玩,时不时叮嘱两句不要玩的太累。临近晚饭的时候,凌远就没再待在那里了。李熏然看着太阳快下山了,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这才从海里回到屋里。刚进门,一阵饭菜香味就扑了过来。


“好香啊!”李熏然像小动物一样努力吸了吸鼻子


“马上就好,条件有限,随便吃点吧”凌远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李熏然寻过去,正碰到凌远端着一盘香煎鳕鱼走出来。


“快去换衣服吧,别着凉了”


李熏然乖乖去洗澡换衣服,出来的时候,凌远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了。


李熏然眼睛都要放光了


“您真的太厉害了!”


“别总这么客气”凌远递给他一碗饭“不嫌我老的话,叫一声远哥也可以”


“哎!远哥!”


李熏然咬着筷子头专心想着先吃什么,全然忽略了凌远眼里复杂的情绪。


6

不得不说,李熏然是那种厨师非常喜欢的食客。不仅把菜都吃光了,还能变着花样夸一遍。


“远哥,你厨艺这么厉害,家里人真有口福”


“嗯,家里那位是挺爱吃的”凌远收拾着碗筷“和你挺像的”


李熏然帮忙递盘子“我阿诚哥做菜也好吃,可他不常做,真羡慕你的家人”


“我其实挺对不起他的,年轻的时候我太忙,没什么时间做菜给他吃,后来不忙了,他也不吃了”


“怎么会呢,远哥厨艺这么好,只要你肯做。反正我肯定想吃的!”


凌远手底下顿了顿,看着李熏然


“我猜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7

李熏然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瓶酒来,兴冲冲给自己倒了一杯大的,偏偏他酒量不佳,一杯下肚人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远哥,远哥你知道吗!”李熏然边说着,边往凌远身上蹭“我其实已经快60岁了,嘿嘿,看不出来吧”


凌远听得心里咯噔一下


“我…我被冻了30年!一醒来,世界都变了”李熏然晃着手里的酒杯


“什么都变了,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凌远伸手去揉李熏然紧紧皱着的眉头


“你会慢慢适应的,你那么聪明”


“我才…我才不聪明,所以大家都觉得我好骗”


李熏然靠在凌远的肩膀上眼神空洞地看着黑夜的海面。


8

李熏然早上醒来的时候,对昨晚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隐隐约约记得自己似乎是说了点自己的身世。他揉着头出来的时候凌远正坐在沙发浏览今天的新闻。


“远哥早,昨天给你添麻烦了”李熏然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自己酒量这么差”


“没事”凌远笑着收起投影屏“照顾喝醉的小朋友,我还是很有经验的”


“我…我可不是小朋友”说罢,李熏然就转身洗漱去了。


小镇是个三面环海,一面靠山的地方。很多人都知道小镇的海出名,却不知山里其实也别有风景。


按照李熏然的计划,今天一整天就是用来爬山的,他本来想邀请凌远同行,又担心爬山对于凌远来说运动量太大,犹豫了半天也没想好该怎么办。倒是凌远果断,他吃过早饭就换好的登山服带好了装备


“爬山吗?”


“啊…你…可以吗?”


“熏然是觉得我老了?”凌远抿嘴笑着看着李熏然,眼角的笑纹像是金鱼上翘的小尾巴,带着一点宠又有些捉狭


“没!没有!”李熏然赶紧否认,还莫名觉得有些脸热


“这座山我非常熟悉,可能还可以给你当向导”


9

等真正到了山里,李熏然才明白凌远那句当向导的意义。这座山这么多年从未作为景点开发过,山路错综复杂,大路小路交织,每条路都不知道指向哪里。李熏然刚刚开始爬的时候还元气满满,走了两个小时,脚步竟然就有些跟不上凌远了。


“累了吧”凌远递给他一瓶水“前面有寺庙,可以去那里休息一下”


凌远说的寺庙不远,到的时候,凌远熟门熟路就推门进了。里面的小沙弥恭敬地对他们行了个礼,就没再打扰他们。凌远带着李熏然坐在一方石桌旁边。


“你在这坐着休息一下,我进去有点事”


李熏然点了点头,就看着凌远转身绕去了后面。


李熏然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聊地四处张望,发现不远处的榕树上挂了很多祈福带,风一吹随风飘着,煞是好看。他走近去,好奇地翻翻看看,发现大部分都是祈求阖家幸福,平安健康,每一条小小的布带上都承载着美好的祝愿。


10

凌远出来的时候,李熏然似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连叫了两声,李熏然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太累了?”


李熏然抬眼看着凌远,目光里带着点疑惑,张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没事,远哥,我们走吧”


两人又往上爬了一段,就到山顶了。李熏然和凌远并排坐在大石头上


“远哥,说说你家里那位吧”


凌远的心重重沉了一下,他看着李熏然,可是李熏然似乎没有任何异样。他只是笑着说


“我好奇”


凌远点了点头


“我家那位,年轻的时候是个警察,刑警队那种,特别厉害。工作起来就不要命,每次出任务我都担心得很。”


“我原来也是警察”李熏然很自然地接过话题“不过我不太记得了,我猜我应该算是个好警察”


李熏然看着远处的海


“我醒过来的时候,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李熏然自顾自说着“那时候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除了医生护士,就是我哥,一个白胡子老头,他说他是我哥,你别说,还真挺像的。”


“我出院有一段时间住在他家,后来我慢慢适应了现代社会的生活后,他才允许我回了我自己的家。那是一间不算很大的房子,很多年了,可是里面的一切都保存的很好。”


李熏然在认真回忆着,他突然转头看着凌远,正对上凌远一直看着他的眼


“可是我总觉得那个家里还有另一个人的痕迹,那个在我记忆深处的人,他很熟悉,可我想不起他是谁”


“想不起就不要想,熏然,你应该开始过新的生活了”


11

两人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李熏然一路都很沉默,凌远也没再和他多说什么。快到小屋的时候,李熏然突然停下来,看着漆黑的海面说到


“远哥,明天早上陪我看日出好吗?”


“你能起来吗?”


“一定可以的”


那一晚,两个人睡的都不算安稳。


12

第二天,李熏然四点多就醒了。窗外还是一片漆黑。早上的气温有些低,在海上就更是冷。李熏然犯懒,不愿意穿衣服,顶着一件睡衣就晃荡到了平台上。


凌远起的稍微晚一点,看见李熏然穿着单衣就在平台吹风,赶紧拿了床毛毯把人裹上。两人靠坐在平台上,谁也没有说话,沉默地等着新一天的太阳跃出地平线。


五点多的时候,海天交接的地方终于隐隐透出了一点红,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将原本漆黑的海平面慢慢染上金光。凌远偷偷侧脸看着李熏然,旭日的红光给他镀上了一层圣洁的金色,像是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天使。他在心里一点一点刻画他的样子,这个画面,他还要记好多年。


突然李熏然转头看着他,他躲闪不及,来不及错开眼,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远哥”李熏然弯着他好看的眼睛冲凌远笑“其实我们认识吧”


13

“我昨天的故事只讲了一半”


李熏然看着凌远差异的脸


“还有另一半,你听吗?”


没等凌远回答,李熏然就自顾自说了下去


“我不是说我一直觉得家里应该还有另一个人的痕迹吗?虽然他把他存在过的过往抹得一干二净,但是我还是找到了蛛丝马迹。我找到了一本日记本,上面全是关于我的事情,可是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上面详细记载了我的各种信息,大小事件,各种习惯和喜好,事无巨细。我起初以为是我哥写的,可是他否认了,但是他也不愿意告诉我是谁。没关系,他不说我可以自己找。”


“我在那本日记看到说我原来特别喜欢这里,可是工作很忙,总是没空过来。于是我想反正我有大把的时间,何不走一趟呢,说不定某个人曾经跟我有约定呢。”


“然后我就在火车上碰到了你,你说巧不巧?”


李熏然一错不错地盯着凌远的眼睛


“你怎么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就知道是哪两个字?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吃橘子上面那层白丝?你做的菜怎么都恰好是我喜欢吃的?”


凌远已经说不出话了


“而那个寺庙里,那几十条写着熏然安好的祈福带上,落款的怎么又恰好都是凌远?”


“远哥,这些都是巧合吗?”


太阳终于跃出了地平线,李熏然眼角滑落一滴泪,像是落下一颗闪着光的宝石。


14

凌远深深叹了一口气,伸手抚去李熏然脸上的泪痕


“熏然,我一直不知道我当年的决定到底对不对。我太自私了,我看见你当时抢救不回来,我瞒着所有人做了这个决定,我给你做了人体冷冻。我不能承受这个没有你的世界,我看见你被放进液氮罐,我骗自己你只是睡着了”


“对不起,熏然,原谅我的自私。我没想到你这一睡,就是30年。你醒来,我已经老了。我知道你很好,这就够了。你剩下的人生,根本不必想起我来。”


凌远转而拉起李熏然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你摸一下,这张脸,满是皱纹。我们现在看起来简直像父子。我们都应该各自有自己的生活。你其实并没有想起来,你也不必执着之前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30年,什么都淡了”


李熏然挣脱凌远的手,一边哭着,一边却扯着嘴笑笑起来


“凌远,你能清空那间房子里自己的痕迹,可是你抹不去你在我生命的痕迹。我的细胞被冻结了三十年,可是在他们被冻结之前,每一个都在拼命爱着你。你让我怎么忘记?”


“别跟我说30年什么都淡了,如果你真放下了,何必每年来这里祈福,何必在火车上和我偶遇?”


“够了,熏然。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隔了三十年,我们追不回来了”凌远站起来要走,却突然被李熏然一把抱住


“追得回来!我从今天起加倍爱你,反正我有大把的时间,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爱你!我会把这三十年都补回来”


李熏然紧紧抱着凌远不肯放手,他的眼泪流进凌远的颈脖里,似乎一路烫伤了凌远的心


“求你,不要离开我”


太阳越升越高,新的一天,终于来了。


15

你是我短暂旅途的旅伴


你是我漫漫人生的伴侣



评论(12)
热度(206)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