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多cp】二 班(2)

高三的休息时间总是很宝贵的,大部分时候课间的十分钟伴随他们的是这节课的拖堂和下节课的提前上课。好不容易碰到老师赏赐的五分钟课间休息,谭宗明就拉着程皓在碰头开会。

 

“都过了一星期了,毫无动静啊”

 

“着什么急啊,哪有这么好追的,再写几封”

 

“写情书会不会太老土”

 

“这你就不懂了,亲笔写情书显得真诚啊”

 

“那为什么不能我自己送”

 

“找别人帮你送显得你和那些下课堵教室,放学堵校门的不一样,显得你有分寸还保留了你的骄傲,你想,既体现了你的真诚又不至于让对方觉得你太好拿捏,一举两得!”

 

程皓作为谭宗明的恋爱军师,今天也十分认真且敬业地在分析形式。

 

陈亦度作为一个艺术类的学生,毫无意外地,今天又被季白抓来二班帮忙出黑板报。

 

“三哥,你们班这么多人才,挑个能画画的都没有?”

 

“没有”季白回答的干脆果断“况且你帮我们班出板报,我今天护送你回家,公平交易”

 

“不是护送好吗,你就是顺路”

 

“不是我说,你每天捯饬得跟公子哥一样,人家不跟你跟谁”

 

“我这是对生活的尊重!况且,我收拾得干净点就活该被跟了?”陈亦度懒得跟季白这种泥地里打滚长大的大院子弟多言语,认真给板报画上一截苍翠的小竹子。

 

下课被谭宗明纠缠了半小时的凌远,显然已经赶不上饭堂吃晚饭了。他实在不懂,谭公子想要追个人竟然采用的是闷头写情书这么古典的方法。采用这种方法也没有关系,但是写完要求自己帮忙润色一下这种要求太无理了。自认为为自然科学而生的凌远觉得自己说不出那些扭捏的情话,所以故事的结局变成了路过的明主任亲自操刀帮忙润色。

 

“说你是我的学生,我能羞愧死,看看你这几笔字,看看这庸俗的遣词造句”

 

凌远发誓,以上是明主任,他们敬爱的语文老师的原话。

 

凌远从小肠胃功能发育不良,三餐必须定时,还得吃得好。但是现在显然过了饭点,他只能在学校超市有限的选择里,找点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师兄!你也来买零食啊!”


凌远从一堆方便面里抬头看到了说话的人,是李熏然,妹妹凌欢的同班同学。严格来说,是一个拎着两个包子,一个鸡蛋一个糯米鸡的李熏然。

 

“啊,没赶上吃饭,过来找点吃的”

 

“啊”李熏然的神色肉眼可见地黯淡了下来,好像凌远刚刚说了一件世界上最惨的事情“那这些给你!”

 

“不,不用,给我了你就该饿了”

 

李熏然热情地把东西伸到凌远鼻子底下“我吃过了,这些是我买了当零食吃的”

 

“那...你在超市?”凌远不放心,生怕这个热情的小师弟是骗自己的

 

“买零食啊”李熏然十分理所当然“上晚自习太费脑子了,我很容易饿,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吃的!”

 

凌远点了点头,拿了两个包子“我吃这些再配牛奶就够了”

 

“那鸡蛋也给你!”李熏然把手里的鸡蛋塞进凌远手里“儿子给你,妈妈我带走”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糯米鸡,自顾自地盒盒盒笑起来了。

 

自诩为了自然科学而生的凌远,在脑内背起了全套的诗经,从逃之夭夭背到悠悠我心,从见此良人背到永以为好。


“师兄你快吃吧!我走了~”李熏然抱着一袋面包片和两罐牛奶跑开了


凌远终于回过了神,他甩了甩头,把这两分钟内的高速弹幕归结为自己大概是饿过头了。


下晚自习的时候,季白被明诚留了下来,于是陈亦度只好在校门口多等了会儿。校门口人来人往,可是陈亦度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浑身的不自在。好不容易等到季白出来,他赶紧攥紧他三哥的手臂低声耳语到


“我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


季白闻言四周看了看,拍了拍陈亦度靠得过近的脑袋“要不说你们艺术生想象力丰富,你还在学校里,谁偷看你,高一的小师妹还是高三的老学长啊”这话惹来陈亦度好大一个白眼


“季白,你一天不怼人就难过是吧!”


两个人闹了一阵走远了。


程皓皱着眉头看着两个走远的身影,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他秉持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想法,已经跟了陈亦度几天了,这人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什么时候有个这么亲昵的朋友了。刚刚听陈亦度叫他季白来着,他得了解了解。


庄恕在猜,自己的同桌是不是恋爱了,因为他在程皓的草稿纸上看到整页整页的季白,每一个名字都写得一笔一画力透纸背。庄恕想,好小子,这力道,不是要写在纸上,分明是要刻在心上啊。


评论(17)
热度(149)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