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蔺靖】寻春记(一发完结)

yuki的点梗,叫yuki的真的太多了,艾特不到本尊

小可爱点的阁主拐带景琰出游,阴沟翻船丢了盘缠,摆地摊卖扇面挣钱的故事!

你看我多实在!你说什么情节就什么情节,一点多的都没有!

哈哈

然而我起名废,不要被这个看起来很值得想入非非的名字迷惑了

全文清水

-----------------------------

1

江南三月,堤岸边的柳树抽出了翠绿的新芽,微风拂过轻扫着水面,轻柔的如同姑娘的眼波。

王家小姐的贴身丫鬟春玲今日需去为小姐补给些胭脂水粉,小姑娘二八年华生得也是俏生生的,难得才能上一次街,正左看右瞧,哪儿都透着新鲜劲儿。她右手挎着一个精致的篮子,左手攥着一朵不知名的野花,脸上是俏丽的红,不知是胭脂还是本身脸颊的绯红。官市街素日里都是最为热闹的,街东边是集市,街西头是各大绣庄胭脂铺,各大府邸的丫鬟下人在这街上碰了面都不免要互通消息一下,交换一下深宅大院里达官贵人的秘密好作为饭后谈资。

春玲在集市碰到了同村的小姐妹绮秀,两个小姑娘欢欢喜喜握着手好一番寒暄才算得了趣,相约一道去选些耳环首饰。

“那儿好多的人”春玲眼尖,一眼就看到官市街正中的老榕树下聚了一圈的人“好姐姐,我们去看看吧”

绮秀到底是大一些,顾及着别误了事情不肯去

“好姐姐,那你帮我看着东西,我就看一眼”春玲嬉笑着把东西往绮秀手里一塞便跑

“你慢些!总这样慌张”绮秀看着她的背影嗔怪了一句,便又自顾轻点着买的东西,盘算着等会儿还要再去瑞记裁上二匹布才好

然而春玲并未去多久,一会儿就红着一张俏脸小跑着回来了,手上还有一方小小的宣纸

“这是怎的?”

小姑娘也不说话,低着头就把手中的纸递给小姐姐看,之间那一方宣纸上墨迹未干,寥寥几笔勾出一位妙龄少女低头含羞的姿态,细看之下竟然真的有几分春玲的神韵。

“那边有两位公子卖字画呢”春玲舍不得的把宣纸又拿了回来,低低道了一声“生得很是俊俏,姐姐也去看看嘛”

绮秀捂嘴笑了,这小丫头八成动了春心

2

二人拨开人群往里看,人群中间摆着一方木桌,木桌后面有一个简陋的架子,上面摆着几个扇面,绮秀素日跟着小姐也通晓一些书画鉴赏的本事,就这么一看也在心里道了一声好字。

再看那两位公子,一位身着白色锦缎的暗纹素衣,那暗纹在日光下泛着好看的光,想必是劈了银丝线绣成的。腰间浅蓝色的腰带上别着一块翠绿的玉佩和一把扇子。那公子披散着头发,只从两边各去一缕用一个银质的簪子盘在脑后,深眉高鼻,眼角眉梢皆是无边的风流,嘴角微微勾着更是要把这一群小姑娘的三魂七魄都尽数勾了去。他此刻正低头写着一个扇面,手悬腕沉,笔走龙蛇。旁边金纹红衣的公子头上戴着一顶斗笠,素白的月纱直垂到肩膀,遮住了面容,但是遮不住兰芝玉树、天生贵气的气质。他一双手白的如同上好的羊脂玉,指头修长指节分明,此时正右手执着墨条帮白衣公子研磨,左手扶着宽大的衣袖,微微低头,脊背却挺得直直的,他一圈一圈研着,不疾不徐。

“这可算得上红袖添香?”白衣公子蘸了一笔墨,笑着对旁边的人说,那笑容比刚才更多上几分浓情蜜意

红衣公子不说话,手上动作却一滞,放下墨条,用右手轻轻拍了拍白衣公子执笔的手便退到那白衣公子身后去了。

春玲仍是红着一张脸,想看又不敢看。那白衣公子倒是一眼看到了她

“这位小美人儿怎么又回来了,莫非舍不得我不成”

他抬眼含笑看着二人,春玲的脸简直要红的滴出血来

“还带了另一个美人儿啊,这江南春景也不敌美人裙畔风情啊”

绮秀面色不虞,这人生得一副好皮囊,怎么说话怎么这么浪荡。

“蔺晨,休得胡说”

红衣公子声音如同古刹钟声,低沉又带着余韵。只见那白衣公子放下笔,走到那人旁边

“夫人可是不高兴了,那我不说便是”

尽管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但是绮秀二人离得近,到底还是听到了。只见那红衣公子一拂袖便转身要走,转身太急带起一阵风,那斗笠上的一层白纱就被吹了起来,月纱下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脸颊削,嘴唇薄,鼻梁挺,那双眼睛虽然是含着怒气圆瞪着,却还带着三分柔情,他目如点漆又带着流光,明明大白天却看出了星河灿烂的美。

绮秀也是看呆了,甚至都忘记去深究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事了。

3

“你且去把盘缠挣回来,否则…今晚就别要…”红衣公子说了一半便不愿再说了,月纱又盖住了他的面容

原来是两位落了难的公子

白衣公子笑着由他去了,他对着人群说

“我二人途径此地,不想盘缠被贼人惦记上了,只得借一方宝地卖些字画扇面,众位看着给便是,只要不把成本亏去,蔺某绝不还价”

围观有懂的,当即高价买下一块扇面,得了心头好欢喜地离去了。见有人买了,后面的人也跟着买,不一会儿,仅有的几个扇面都卖完了。有人还想再买,那白衣公子只得摇头

“今日便只有这么多了”

“你腰上的可卖?”

白衣公子低头取出腰间的折扇,打开,上面画着一位披发红衣的人的背影,那人似穿着宽松的外披,正在远眺,发丝衣摆随风飘着,简直栩栩如生。

“就买你手上这,价格你开”那人显然也是寻到了宝,眼前一亮

“这可不卖”

白衣公子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心中至宝,万金也不换”

4

三月初的时候,蔺晨就在金陵坐不住了,死活缠着萧景琰要去踏春。萧景琰知道他长日拘在宫中煞是无聊,便应允了他。毕竟,若不是因为自己,蔺晨还是那个江湖中自由自在地蔺少阁主,又怎么会甘愿在这四方城里困着。

萧景琰花了几日的时间把事情安排妥当,吩咐太子萧庭生监国,只与母妃说了一声便和蔺晨两人轻装出门去了。萧景琰虽然当了三十多年不得志的王爷,但是平日出门也断没有自己带钱的习惯,再不济也有小厮跟着,只是出门前还是留了个心眼,把一些散碎银子贴身放着。

果不其然,两人刚刚踏入江南地界,看得那漫山遍野的山花一时间大意,蔺晨的钱袋就被摸走了。惹得萧景琰笑他堂堂琅琊阁主阴沟里翻了船,被小贼偷了钱袋也浑然无觉。

“山花迷了我的眼,美人夺了我的魂魄,我哪里还能分神管那劳什子的钱袋”蔺晨将笑得失态的帝王拥在怀里,在那人额角轻轻印下一个吻“只可惜,今晚就要幕天席地了”

萧景琰止住了笑,伸手攀上蔺晨的脊背,轻轻摩挲几下“我身上还有些散碎银子,还够今晚住一晚客栈,明天再找生计吧”

于是,二人用剩下的一点银子置办了笔墨纸砚,就在客栈门口卖起了字画。倒是一开张就惹来不少人围观,只是蔺晨发现来的小姑娘大姐姐尽是盯着萧景琰一张俏脸看,看得他心中又欢喜又不舒爽。一气之下索性买了顶斗笠把那人的脸一遮。

萧景琰由得他笨手笨脚给自己戴斗笠,掩月纱,心里腹诽这人实在是越活越回去,如同小孩子宣誓占有一样,霸道得很。蔺晨给他戴好,又用扇子撩开

“真希望这是红盖头”

萧景琰踢他一脚,力道松松的“那也横该是我娶你,娶你做我大梁的皇后”

“好好好”

“回去就昭告天下”

“说大梁皇帝要娶一个男人做皇后?这要伤了美人儿的心”

“我萧景琰后宫有你一人足矣”

“我的眼里,心里从来只有你一人”

5

春玲回到府上已经是日暮时分,脸仍是红红的。

王家小姐闺房在花园的西边,她与家中小姐说了今天在街上的奇遇,王家小姐直笑她小丫头动了春心,被人够了魂去了。

夜晚时分,春玲拿着那张画像发愣,她趴在窗边看着天边的月亮,想着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再见到那二位公子了。正出神,就停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房顶飘来

“景琰,你看,那便是心宿”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ps:三星就是心宿,如果看到就要和心爱的人表白!

评论(8)
热度(161)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