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交换人生(一发完结)

故事来源于万年助攻的小少爷得到了一瓶神奇的药丸!

故事中楼诚二人双向暗恋!

最后he!甜,吧!

告诉我甜不甜😝

-------------------------------

交换人生

1

初春的上海还是冷的,连带今天的明公馆也格外的冷清。大姐明镜去了苏州老宅,大哥明楼因为有一个经济界人士的学术交流会而去了香港。明秘书难得不用跟随左右,乐得清闲地在家休息看书。

不知不觉,杯中的茶已经喝光,拿着茶壶走出书房的明诚一抬眼就看到彻夜未归的小少爷正坐在客厅低头研究着什么。

“大哥大姐不在家你就皮痒了是吗”

明台手一抖,手里的瓶子就咕噜噜滚到了厚厚的地毯上,说好的专治明台老中医真不是盖的,声音就把人震住了!

“阿诚哥~~”明台也顾不上去捡瓶子,赶紧接过明诚手上的茶壶往厨房的方向逃

“站住!”

明台又习惯性一僵

“你夜不归宿的事情另说”明诚捡起地上的瓶子“你这个瓶子怎么回事”

2

明台前一晚出去玩,认识了一大堆新朋友,其中有一个听说家里懂一些玄学秘术,明台便缠着人家给他变戏法。后来玩儿高兴了,那人还给了他一瓶药丸,跟他说吃下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他那时候已经喝得半醉不醉了,完全没听懂那人在说什么,便把瓶子揣在大衣口袋里回家了。

等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只记得有人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瓶子,至于有什么用他早就不记得了。还好瓶子上贴着类似说明书的东西,无奈字太小,他贴的很近才能努力辨认一二,什么什么人生?

然后就有了先前那一幕。

现在,明诚明台二人拿着放大镜一起挤在沙发上研究

“服用一颗可以附身在指定人的身上,你不能改变他的行动和思想,但是可以以他的视角参与他一天的人生,知道他的所知所想”

字实在太小了,二人勉强读了这么一段已经是头疼眼睛疼了。

“阿诚哥!要不要试一试?!”

“我没功夫跟你胡闹”明诚收了放大镜,又站起身去厨房给自己把凉了的茶续上

“明明刚刚读的那么认真”明台撇了撇嘴“口是心非”说罢就把瓶子丢在茶几上自己上楼睡觉了。

明诚心不在焉地看着烧水壶呼呼冒着热气,手里攥着一颗药丸,若有所思。

3

大哥这次去香港本来自己可以陪同前去的,但是大哥说什么也不让,说是那边酒店房间紧张主办方没有更多房间可以安排给秘书。

“我在您的套房里睡沙发,哪怕打地铺也可以啊”明诚站在明楼办公桌前据理力争

明楼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出去吧”

明诚气鼓鼓地出了门,大哥最近对他越来越疏远,莫非是察觉到了什么吗。

此刻明诚坐在明楼的书房里,想起两人曾经亲密无间的样子,小时候同一张床也睡过,怎么现在就连同处一室都变扭的紧。说到底还是自己把情感表达的太露骨了?大哥到底怎么想的。

明诚看了看手里的药丸,一咬牙,放进了嘴里。

4

一阵眩晕感袭来,但是眼前还是在书房里,似乎没什么变化。果然是江湖骗子骗小孩的把戏,自己居然鬼使神差地信了。明诚不觉好笑,拿起书又翻了两页。莫名地困意一波一波席卷而来,直到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只好先去床上休息一下,左右这两天都没什么事情。

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个会场

“上海现在的经济,不能靠堵,而是要疏”

这是明楼的声音,明诚看着台下一张张老学究若有所思的脸,偏偏就是没有明楼,那这声音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明某人虽然身居要职…”

哎,自己手里怎么拿着讲稿,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发言人了。不对,为什么动弹不得?

莫非!!自己现在已经附身在明楼身上了?!

5

明诚花了两秒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啊,还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到几时啊]

明楼的声音,但是这不是他说出来的,而是他心里的声音。明诚不自觉笑了笑,想了想大哥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

明楼的演讲十分精彩,结束后的酒会上大家纷纷围过来给他敬酒和他讨教一二。明楼酒量虽好,也经不住这么多人轮番的攻击

[要是阿诚在就好了]

哼!现在知道了!阿诚听到明楼的心声腹诽了一句。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轮学术讨论,就看到一个富家小姐端着一杯香槟往这个方向走来,身上喷着当季最新的玫瑰香水,配合着她身上粉色的洋装也算得上相得益彰。

“明先生,久仰大名”

“李小姐客气,您的芳名明某人也是早有耳闻”明楼隔空对着她举了举杯“不过到底是百闻不如一见,李小姐果然比传闻中更加明艳动人”

对面的人红了一张俏脸

“想不到明先生如此博学还如此幽默”

难怪不愿意带我来!明诚愤愤地围观了这场对话,不对,勾搭!

[哎呀!不要靠过来!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水味!还不如阿诚身上的茶香好闻]

明楼又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阿诚翻了个白眼!谁总说我平时身上一股茶叶味道一阵吹不散的老学究气息的。

6

明楼表面上和佳人相谈甚欢,实则不怎么愿意有进一步发展。李小姐已经半醉不醉地往明楼身上靠了,明楼僵硬地坐着不敢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阿诚]

[阿诚]

[阿诚]

这人真是的!总叫我做什么!明诚觉得如果自己现在有实体,一定是把眼睛翻到了天上去,或许耳朵也会有点红吧。

“李小姐应该是醉了”明楼叫来侍应,细心安排了一番才把人打发了

[还是阿诚喝醉的样子比较好看]

天啊!这个人在说什么胡话!明诚怀疑这药是不是有什么副作用,比如会让吃了的人产生奇怪的幻想?毕竟平日里大哥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自己。果然还是要信马克思注意阿,子不语,怪力乱神!

[阿诚现在在做什么呢?大概是在书房看书吧,走的时候他好像在读但丁的新的生命]

明楼就着自己的遐想喝完了杯中最后的酒

[星光的灿烂,夜/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的辰光;/爱神突然来到我的身边,令我/在回想中犹感身处艰难的梦乡。/爱神在欣喜中,将我的心儿捧在手上,臂肩挽起/我那身披轻纱的爱人,在睡梦中/将她呼唤,把那心儿燃亮。]

但丁在新生中的第一首诗,他把自己的心燃烧成了灰烬再双手捧上奉献给自己心爱的姑娘。明诚觉得这药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强烈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好希望自己能够站在明楼面前,捧着自己的一颗心给他看,告诉他这颗心日日夜夜都为你跳着,这个人这条命时时刻刻都准备为了你焚烧成灰烬,只要你需要,只要你需要。

7

老教授们年纪都大了,宴会没有持续很久,大约八点多不到九点就散了。明楼有点醉了,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

“阿诚,把我的阿斯匹林拿来”

他对着天花板眼神放空,喊了一声发现没人回应。

喝醉了也要使唤我!明诚撇了撇嘴,但是又真心实意担心明楼真的头痛得很,临行前他把阿斯匹林放在他箱子的夹层,百般叮嘱,不知道这个人记不记得住。奈何自己现在没办法帮他,只能干着急。

明楼自己挣扎着起来找到了阿斯匹林,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掉的水,把药放进口中,一仰头吞了进去。他靠在床头发呆,眼睛直直盯着前方

[阿诚睡了吗,还是还在书桌前办公呢]

平时晚上的时候,明楼总喜欢拘着明诚在自己书房办公,而他自己则多半靠在床头看书,两人安安静静互补打扰。偶尔明诚问他一句工作上的事情,他偶尔把书中有意思的片段节选着读给明诚听。此刻他习惯性往那个方向看,可是那里没有书桌也没有明诚,只有酒店的老旧留声机。

明楼吃了药很快就困了,他盖好被子便迷迷糊糊睡去了。可是明诚却无法休息,明楼虽然睡了,可是思想还是活跃着,心理活动也十足的丰富,吵得明诚根本无法静心。

8

明楼喝了酒就容易做梦

这个奇怪的习惯一直以来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明诚莫名地就跟着进入了他的梦境。起先只是两人在书房靠着看书,和平时没什么大的不同,但是动作举止似乎略亲昵了些,自己几乎是靠在大哥怀里,而明楼则成一个环抱着他的姿势搂着他。

没一会儿,明楼就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哎!!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眼里充满情欲的人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明楼吗。

很快两个人就坦诚相见了,场景一换,两人便滚到了明楼的床上,明楼的床大且软,明诚整个人陷在里面,四肢被明楼禁锢住。明楼低头去吻他的唇,自己竟然挣扎着支起脖子给了一个更激烈的回应。两人难舍难分。在被进入的那一刻,明诚觉得自己即使没有实体,也感觉到一阵酥麻一路沿着脊柱把自己烧了起来。

围观了一场自己和大哥的活春宫,到底是什么感受!

[阿诚]

[阿诚]

[我的阿诚]

9

阿诚再次睁开眼,自己正躺在大哥的床上。他看了一眼,自己衣着完好,大概真的是太累了,竟然在大哥的床上睡着了。

大哥的床

他不自觉红了脸,这破药,副作用真大。

他看了一眼窗外,和自己睡下的时候并无二致,他口渴得紧,拿着杯子出门灌水却看到明台一脸惊恐。

“阿诚哥!你可算醒了!”小少爷三步并作两步扑过来“你都睡了一天了!”

明诚有点蒙。

这该死的药。

既然睡了一天,起来就得继续干活,算起来大哥明天就能回来了,一时间还真的有点难以面对他。不知道今天他做些什么呢?没有人给他泡咖啡一准又要犯困,头疼了知道吃阿司匹林吗,不知道李小姐还有没有去纠缠他。明诚想了很多,最后所有的所有都变成了两个字

[明楼]

10

阿诚忙碌了一天,晚上临睡的时候还是私心睡在明楼的床上。他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和大哥又在做某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梦醒来他尴尬地发现被子上有些可疑的痕迹。他赶忙起来换洗被子被套,心里一个劲骂自己。

傍晚时分明诚照旧坐在书房看书,突然门被打开,明楼一身风尘仆仆站在门口,他拖着箱子进门,反身把门关上。

明诚赶紧起身要去接过他的箱子大衣,却被明楼抱了个满怀,他无所适从地动了动身子

“大哥,大哥,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阿诚,我的阿诚”明楼用气声喊他的名字“我竟不知道我的小阿诚这样想我”

他找到明诚的双唇吻了上去,起先只是轻轻研磨,最终变成互相撕咬

“让我们做一点你梦里做的事情”

“明明你先梦到的”

“我梦了好多年了!”

11

放在茶几上的药瓶上,最后一行写着

“被你附身的人,在你附身完毕后同样也会附身到你身上,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我愿意拿我的人生和你交换,只因我的人生全都是你也只能是你。

对了,你问他们附身在对方身上什么感受?

自然是累啊!

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听到那人在心里喊自己的名字都会累啊,累并且幸福着。

评论(25)
热度(29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