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蔺靖】灯(一发完结)

被删了又重发!

warning:玻璃渣!玻璃渣!玻璃渣!and 肉渣!肉渣!肉渣!

特别感谢小天使 @一只鸽子的深夜食堂 面对手残又脑残的我,她没有嫌弃!反而帮我注册了一个袖底账号!么么哒!怎么会遇这么好的人!!!!

链接点进去可以看全文,懒得翻来翻去的就直接点链接就好了!~

记得回来给我评论,想知道大家的建议!谢谢~

-------------------------------

今年这场雪下得格外的大,上一次下这么大雪的时候应该是十年前了吧。

蔺晨披着纯白的狐裘坐在靖王府里的书房中擦拭着一盏琉璃宫灯,和常见的美人灯不同,灯有八面,七面上各画有一对男女,画上女子大多穿着朴素形容憔悴,却都奇怪地面带喜色,旁边的男子多穿着戎装飒爽英姿。这盏灯是两月前蔺晨花重金从一道士手中得来的,只是拿到后从未用过,倒是常常拿出来看着发呆,有时一看便是一日。

天边收起了最后一丝霞光,天地之间只剩下白茫茫的雪反射着寒光,格外清冷。

天黑了,该掌灯了

书房的纸窗户刚刚透出亮光,萧景琰就来到了门前。他身着铠甲带着佩剑身上还带着边关战场的风沙和血腥,这显然是刚刚进这金陵城便奔着王府来了,此刻他看着熟悉的门口有些恍惚。蔺晨正挑着灯芯,今夜的烛光似乎特别明亮还泛着一点红光。门被推开风雪就涌了进来,蔺晨抬头看了一眼,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喜

“你回来了!”他撑着桌子起身迎人

“恩!”萧景琰转身关了门,下一秒就被蔺晨拥在了怀中,是记忆中的温度和气息,萧景琰贪心地深吸了两口,才动手推人

“铠甲怪冷的,还脏,好歹容我换身衣服”

“太久没见了!再让我抱一下,就一下”蔺晨抱得紧,全然不顾铠甲隔得肋骨生疼。

萧景琰无法,这蔺晨有时撒娇耍赖如同小儿,顺着他罢了,此次大渝来犯,军情又急又重,一去数月,左右自己也想他想得紧。他习惯性地用手把玩着蔺晨披散在脑后的头发,几根显眼的白发格外扎眼。

“你都有白头发了啊”发丝绕着萧景琰白玉翠竹般的指节,缱绻好看。

“是啊!”蔺晨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思君令人老”

萧景琰脸一红,心里腹诽这人还是这么厚脸皮。两人抱了好一阵,蔺晨才把人松开,他帮萧景琰换下铠甲换上一身常服,是那件大红的,蔺晨最喜欢的,只是这衣服的颜色看着不如以前鲜艳了。房里放了一盆水,蔺晨亲自拧了毛巾给景琰洗去一身风尘。蔺晨拉着人坐下,桌上放了一壶照殿红,几样小菜和一盘榛子酥。

“你好像一早就知道我要回来似的!”萧景琰拿起一块榛子酥笑着看蔺晨,这才咬了一口,蔺晨就凑过来讨剩下的半块。

“哎!你这人!你明明不爱吃的,抢我的做甚!”

“现在爱吃了”蔺晨讨走半块糕点还不忘伸出舌头舔弄了一下景琰的指尖。他乐得看对面的人一脸气急窘迫,却独独不去回答他的问题。景琰又拿起一块,三两口塞进口中,不给蔺晨抢食得机会,脸颊鼓得如同某种小动物,可爱得很。

“你何时又搬回来了?”他这才发现这书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显然是常有人住的,连那把朱弓也如以前一样挂在墙上。可是自己出征前已然入主东宫,蔺晨该和自己一块儿搬过去才对。蔺晨神色暗了暗,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那东宫里规矩多人多,拘着我不舒服”蔺晨握着萧景琰空着的那只手反复摩挲着,又把自己的五指霸道地放进那人的指缝中形成交握的姿势。这人今晚似乎格外黏人。

“哎!委屈你跟我留在这里了,待我这边的事情了了,我们便浪迹江湖去,到时候你要去哪里我便陪着你去哪里”

蔺晨闻言紧了紧手上的力度,探身过去吻住了萧景琰的嘴唇,起初只是轻轻柔柔的舔弄,后来变成大力的吮吻,最后变成了粗暴的啃咬。萧景琰一应配合着。直到蔺晨扯开自己刚刚亲自系上的腰带,萧景琰才想起来挣扎。

“唔…先…唔…先吃东西吧”

蔺晨笑着松开他,以手轻点他的鼻尖

“是是是,先吃!等会儿有你累的时候,吃饱些才好”

萧景琰嘴唇亮晶晶泛着水光,这会儿正抿着看不出是愠怒还是在憋笑,他红着脸推了蔺晨一把

“你...休得胡说”

蔺晨起身给两人都倒上酒,照殿红,景琰出征前一夜蔺晨便是用这个酒给他送行的,说是珍藏多年了,还真有点舍不得。景琰佯怒,蔺晨才又说什么都不及你宝贝,只要你想,天上的星星我也双手奉上。

蔺晨右手拿着青瓷杯递给景琰,景琰也不伸手,只就着蔺晨的手闻了闻,这酒竟然比几月前的味道浓郁醇香得多,几乎闻一闻就要醉了。

“怎的几个月这酒的味道就如此醇厚,你可是有什么妙法!”景琰伸出舌头卷了一口,果然入口甘香

“只喝这一杯”蔺晨还小心叮嘱了一句

萧景琰外号水牛,喝酒也如喝水一般,只管大口大口往嘴里灌,而且还贪杯,所以喝起来很快就醉了,然而今晚不能醉。他意外地听话,慢慢抿了一杯,然而酒劲还是太大了,他感觉自己脸上的热蒸腾出了有形的白烟,整个人如同烧起来一样,他扯了扯领口,蔺晨就按住了他的手

“先吃!”他声音哑了

萧景琰被蔺晨伺候着吃下了两碗粥和不少菜肴,这味道,明显出自蔺晨之手,都是自己爱吃的,自然也是蔺晨拿手的,细看之下和月余之前那一顿送别宴的菜式都一模一样。可是奇怪的是自己回来这么久,这府里竟然一个下人也没有,即使自己已经搬去东宫,也该有人在这靖王府里看着啊。

“这府里其他人呢?”

“我遣了他们了,今夜只有你我二人,景琰莫不是怕了?”蔺晨笑容里带着两分危险

“怎么可能!”萧景琰又咬了一块榛子酥“这肯定是你做的!你总嫌麻烦,榛子不肯弄碎,不如母妃心细!”萧景琰一边吃着一边评价

“小没良心的!”

“说起来,还未给母妃请安呢”

蔺晨低着头,不去看萧景琰“静娘娘很好,你不必挂心的”

“恩!明日一早便入宫去请安吧,你同我去”

我也有走链接的一天

“你这是怎么了?”

“不碍的,一点小伤”

“看起来像是中毒了”萧景琰摸着拿到疤痕,又放在唇边亲了亲“解了吗?”

“你忘了!我可是天下第一的...”

“恩!天下第一的蒙古大夫!”怀里的人抖动着笑了起来

半夜里又下起了雪。二人皆不愿意睡,就抱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都说我这靖王府里梅花最好,可惜往年总在外换防,今年倒是赶回来看上了”萧景琰说着抬眼看了眼窗子,可惜窗子关着

蔺晨在他耳边轻声说“有一年大雪,竟然连梅树也悉数冻死了”

“怎么可能,我走时还好好的啊!”萧景琰心里一惊,紧接着头疼了起来,他转过身,与蔺晨面对着面,看着他,烛光映着蔺晨的面容看不真切,但是仍然能看见他脸上的皱纹

“蔺晨”萧景琰伸手抚上蔺晨的脸“你老了好多”他细细抚摸过每一条纹路,好像想把他们都辗平一样。蔺晨神情哀切看着眼前的人,烛光泛着诡异地红光

“蔺晨”萧景琰把手轻轻搭在蔺晨脸颊上“蔺晨…我…我好像想起来了”

他剧烈地抖动着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想起来了,我明明在帐中与战英议事的,突然就回到这里了!“

蔺晨看着烛火中萧景琰依然年轻的脸庞“十年前”他声音哽咽着“那一晚我送你出征,我请求你一定要回来,景琰可还记得怎么答应我的”

“待我这边的事情了了,我们便浪迹江湖去,到时候你要去哪里我便陪着你去哪里”

萧景琰讷讷地复述着

“对不起!蔺晨!对不起!”他把头埋进蔺晨的胸口,那里有一颗心脏为他跳动着也被他囚禁着,这个本该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此刻被困在这里,被困在一座叫萧景琰的城里。

“我在这金陵城里接到你受伤的消息,我一路轻功不眠不休地走了3日,待我赶到的时候”蔺晨握了握右手,那里有一道疤痕,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疤痕“待我赶到的时候你几乎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你胸口中箭,箭上有剧毒,他们封住你的经脉,但是那毒奇毒无比,刺破皮肤那一刻就随着血液蔓延全身”

蔺晨抚摸上萧景琰的胸口

“即使我到了,也已经太迟,那毒会折磨你的心智让你痛苦不堪。最后”蔺晨再说不下去了

“是你把那支箭推进了我的心脏”萧景琰伸手一下一下抚着蔺晨的背,反把他搂在自己怀中“蔺晨,谢谢你!谢谢你!”

亲手杀死爱人的痛苦折磨了他十年,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否则景琰只会更加痛苦地死去。

“蔺晨,有一句话,十年前我就应该和你说的”萧景琰紧紧贴着蔺晨,两人额头相抵

“我心悦你,只有你”

蔺晨终于哭了出来

“景琰,带我走吧,请你带我一起走吧”

天终于亮了起来,灯,灭了,只留了满室的空寂。那空白的第八面上多了两名男子,一着白衣一着红袍。

萧庭生是在第三天早上赶到的,靖王府早已空无一人。他推开书房的门,桌子上放着一盏灯、半壶酒和几样剩菜。拿起酒壶喝下半壶,烈酒呛得他直流泪。他细心擦拭着那盏宫灯

”蔺先生可是得偿所愿?“

听说世有一灯,以血点灯,以魂唤魂,就可招来挚爱之人,两人若是情真意切就可生生世世将魂魄寄在灯内,再不分开。

评论(24)
热度(15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