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郎舅关系(番外)

这次真的写完了!写着写着发现自己换风格了

扶额!

这个脑洞开完了~

保佑 @河梁 妹子不要再和我聊天,聊着聊着又勾起我新的脑洞!

哈哈~

------------------------

郎舅关系(番外)

方家的别墅里,气压格外的低。

方家大家长方步亭面无表情地坐在主位上目视前方,紧抿着嘴看不出什么情绪,杜见锋坐在右边的单人沙发上双手握拳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脸上极力想表现得轻松一点,但是由于紧张整个脸不自然地抽搐着,而左边的三人沙发上则坐着方家兄弟,方孟敖黑着脸气势汹汹地盯着对面的杜见锋,方孟韦则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那个,大哥…”

杜见锋觉得有必要打破一下僵局,大家坐在这里一动不动也不是办法,又不是摆诛仙阵!

“不准叫我大哥!”方孟敖一点就炸,噌地站起来,瞪着那双和方孟韦一样圆溜溜的眼睛怒视着对面的人。方孟韦抬头,轻轻扯了扯自己哥哥的衣袖,抬眼看着他,带着几分可怜又藏着一点哀求。方孟敖低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柔和了些,嘴上却不饶人

“你也是个不省心的东西!”

方孟韦又把头低了下去。

“咳咳…”方步亭清了清嗓子,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上下打量了一下杜见锋

“杜旅长是吧?”他说话声音不大,却自然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杜见锋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可是站起来以后又不知道干嘛,只好莫名其妙冲着方步亭鞠了个躬。方孟韦偷偷用余光扫他,被他这个行为惹得一下没憋住笑了出来,他不敢大声笑,只能忍着声音小幅度地抖动身体。

“傻!”方孟敖阴阳怪气地挤出一个字

方孟韦本想替杜见锋辩驳两句,张了张嘴觉得还是算了,自己出声无异于火上浇油。

“杜旅长坐”方步亭伸手冲杜见锋作了个请坐的姿势“孟韦跟我提过一句,说他对象要来家里一趟,只是…只是没想到会是杜旅长”

方步亭和杜见锋算是有过一点交集,他曾经在一次押运金库财产转移的行动中碰到劫匪,是杜见锋的部队恰好经过解了围。

“方行长您叫我见锋就行,这一口一个旅长的还真他…还真不好意思”杜见锋一边笑着一边坐回沙发上

方步亭点了点头

“按说,这孟韦成年了,你们的事我不该管…”

“你不管我管!”方孟敖打断了自己父亲的话“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我不同意!方家有我一天,他就别想进方家的门!”

“嘿嘿!”杜见锋勾起一个一字笑“孟韦进我杜家门也行!”

方孟韦这边还没来得及脸红,方孟敖的配枪就上膛了。方孟韦下意识站起来,两步挡在杜见锋面前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满脸怒气的哥哥

“你走开!”方孟敖冲他吼了一声

“哥,你把枪放下!”方孟韦平时看起来温顺听话,骨子里其实是个倔得不行的性子,决定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杜见锋看自己心上人挡在面前,心里又甜又又十分担心,他扯着方孟韦把他护在自己身后

“方队长,有话好好说”他脸色沉静,说的话也得体

“把枪放下,一家人动不动就拔枪像什么话!”方步亭出言制止

方孟韦和杜见锋听出他话里有松口的意思,心里稍微有了点底,轻轻捏了捏对方的手以示安心

方孟敖不情不愿地放了枪

“孟韦,过来!”

方孟韦撇了撇嘴,又乖乖坐回到三人沙发上。方孟敖也坐下,翘着二郎腿歪头打量杜见锋

“杜旅长在火车上跟我说,对孟韦是一见钟情?”

“恩”杜见锋看着方孟韦“老子看他第一眼就喜欢”

方孟敖动了动“那难保杜旅长以后不会对什么其他人也一见钟情,这一时冲动到底不能…”

“不可能”杜见锋打断方孟敖后面要说的话“不可能再有其他什么人,这辈子我就只认方孟韦”

方孟韦抬头看他,冲着他笑了笑,眼里尽是温柔情意。

“那孟韦呢,也是一见钟情?”方孟敖侧头看着笑得春风拂面的弟弟

”我?“方孟韦意识到自己被点名了”我…“

方孟韦低下头,结巴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不是一见钟情,甚至初见有点排斥对方,可杜见锋对他好,即使自己没给过他好脸色,他还是一颗心扑在自己身上。从小到大也没人这么尽心捧着自己,他便觉得和这人在一起也好

“是老子追的他的”杜见锋也翘起了二郎腿,和方孟敖二人势均力敌

“哥,他…他对我好”

“哦~”方孟敖眯起了眼睛,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雪茄,不疾不徐地捻着“那难保以后不会有别人也对他死缠烂打的好啊”

方孟韦猛地抬头看着方孟敖,又看着对面的杜见锋。杜见锋没了刚才志得意满的样子,而是拧着眉头不说话。

“哥,我不…”方孟韦咬了咬嘴唇

“你别急着否认”

“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只要孟韦喜欢,老子自己走”杜见锋盯着方孟敖,对方听到他的答案得意的撇了撇嘴

“但是!”杜见锋话锋一转“如果孟韦不愿意,他还来纠缠,老子一枪崩了他”

方孟韦眼角起了红,他紧紧咬着牙关,浑身颤抖着,但终是一言不发。

“你们现在长期分隔两地,难保有一天你就对别人一见钟情了,也难保他又一天就被别人缠上了心软了”

“不会!”方孟韦终于出了声“哥,我不会!我认定他了,我就认定杜见锋了!我这次叫他来就是要跟你和父亲说一声,从此以后他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我一辈子不离开他”

方孟韦从小到大没有这样顶撞忤逆过大哥,方孟敖一下子火气上涌,扬手作势要打,方孟韦下意识闭了眼睛,可是预想中的巴掌没有打下来。睁眼却看见杜见锋红着眼睛握着方孟敖的手腕,两人暗暗较劲。

“方队长要打就打我”杜见锋松了手,毫不回避地把脸凑到方孟敖手下,方孟敖顺势握拳揍了上去。都是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人,这一拳的力道生生逼得杜见锋踉跄了几步,嘴角也出了血。

“闹够了没有!”方步亭眼看见了血,吼了一声,三个年轻的都愣住了“杜旅长,今天还请你去旅馆住一晚,我们有些家事处理”

杜见锋点了点头,又转身拿着两个礼盒放在茶几上“一点见面礼,伯父笑纳”

“谢谢杜旅长”方步亭站起来“我送杜旅长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方孟韦作势要跟上去,方孟敖拉着他死活不让他去,推搡着把他塞进了房间。

方孟韦坐在床上生气,方孟敖也好不到哪里去,方步亭推门进去的时候看了看两人,又转身关了门,坐在椅子上。

“孟韦,你和杜旅长多久了?”

“两年了”

“你可想好了?”

“他就是头脑发热!”方孟敖抢先回答到

“大哥!我不是头脑发热!起先确实是他缠着我,可是后来我也发现我离不开他!”

“你是不是糊涂了?!他是个男人!你也是个男人!”方孟敖冲他吼

“我就是喜欢他,我爱他!”方孟韦也吼了回去,他从没对杜见锋说过爱,喜欢也甚少,两人平时通信连个想字都很少提及。

“哥!”方孟韦红着眼眶,眼泪在眼里打转“你走出去看看,你去看看还有几家有太平的日子,说不定哪天一个炸弹投下来我们就都死了!我就是想和一个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有什么错!”

方孟敖不说话了,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方步亭也一声不吭地听着。

“我不是一时冲动,他也不是!我想过了,等这边的事情了了,我就随他上战场,他死了我帮他收尸,他残了我守他一辈子,如果有幸能等到战争结束,我们就一起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过下半生”

方孟韦眼里的泪终于落了下来,他声音哽咽着“哥…你也成个家吧…母亲给我托梦了,她说希望你找一个贴心的人”

方孟韦说完就关门出去了。

杜见锋吃过饭,坐在旅店门口抽烟,太阳斜斜挂在西边欲沉不沉,天空被染成红色。杜见锋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他把烟头在鞋底熄灭,抬头就看到方孟韦从落日余晖的光影里走来,杜见锋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越走越快,最后小步跑起来扑进自己怀里,他笑着紧紧抱他

“怎么了?委屈了?”他一下一下抚着方孟韦直挺着的脊梁,怀里的人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轻轻吻上他受伤的嘴角。

夕阳收起了最后的余晖,方孟敖远远看着拥吻的两个人转身回了家,他心里想着,要是你杜见锋敢欺负我弟,老子开飞机轰了你!

评论(15)
热度(266)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