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衍生全CP】喵(二)

欠了两个坑,臊得不敢更新小段子!借地方汇报一下进度,家庭教师写了一半,同居谜友写了四分之三,但是我最近的主业还是写论文!等我忙过去~

多谢 @河梁 一直记着这个坑~再次安利这个姑娘,超级好的姑娘!大家去勾搭嘛!

----------------

补一发人物介绍

💗东哥脸的喵们

💗凯凯脸的喵们

注:本文中猫化设定并非首创,但关于猫的种类设定,则均是我们俩聊天过程中产生的,并未有从类似文中借鉴,图片来自网络及微博,如有冒犯,请私信或评论告知哟~

----------------

1.

曲和喵泄气地把琴弓一扔趴在地上,毛茸茸的小灰脑袋靠着前爪扁着嘴,躲在家里练还有警察上门,说我是在锯木头,难道我们小型猫真的就不适合拉大提琴吗?

外面传来了一些异响,曲和喵支起耳朵,睁圆了眼睛警惕地望着墙头,那里有一只对他来说十分巨大的亚洲金猫正看着自己,就是刚刚砸晕了警官跑掉的那只。

一大一小对视了半天,大猫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不拉琴了呢?”

说起来曲和喵就伤心,他沮丧地说:“他们说我拉琴是在锯木头,我不想学了。”

“那是他们胡说,我觉得你拉得挺好。”

“真的吗?”曲和喵支起塌在地上的上半身兴奋地说,又不开心地趴了回去,“你一定是在安慰我,从没有喵说我拉琴好听。”

“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我觉得就很好。”大猫诚恳地说,“我听了以后觉得脑袋都没那么晕乎乎,心情都变好了,真的!”

曲和喵开心地跳起来拉开玻璃门:“欢迎你来我家玩,我是曲和喵,以后我常拉琴给你听。”

“好!”大猫纵身帅气地跳到院子里,伸出比他大一倍的爪子握着摇了摇,“我是日跳喵,很高兴认识你。”

日跳喵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猫,他握完爪之后又忍不住拍了拍曲小和的头,喵嗷,好暖!

2

见锋喵跟小方喵拍着胸脯保证完,再回头看着鸳鸯眼的小白猫正感激地望着他,顿时胸口一股男子气概油然而生。

两只毛发蓬松的背影一前一后地走着,见锋喵挺起背收起小肚子,比以前任意一次保镖任务都要尽心尽力地保护着小方喵。

两只猫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喵喵叫着就看着迎面走过来一只穿着皮夹克的淡黄眼睛白猫,这是见锋喵见过的头最大的一只猫,没有之一。

大头白猫看都不看见锋喵一眼,径直向小方喵走来,伸爪去拉他:“终于找到你了,走,跟我回家”

这还了得!老子眼皮底下就敢抢猫!见锋喵一掌打掉大头白猫伸过来的爪子,警觉地把小方喵护在身后:“干什么呢?拉拉扯扯的!”

“你又是哪儿来的,戴个墨镜跟个小流氓一样。”大头白猫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

见锋喵被这一丝轻蔑激怒了,嗷地一声就是一爪子。

没打着。

嗷,又一爪子

又没打着。

嗷,再来一爪子

还是没打着。

真他喵的邪门,哥们练过啊。

小方喵万万没想到二喵一言不合就开始打起来了,吱吱哇哇地灰尘飞溅,各自咬得一嘴毛。

“大哥,别打了!这是我朋友,看到有猫跟踪我,要保护我回家的。”

双喵仍然卡着对方的脖子不松爪。

什么大哥,头这么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喵!

什么朋友,像个流氓样,一看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喵!

小方喵见双喵没有撒爪的意思,急得去要去拉架。

你们都已经不是三个月的猫崽啦!

能不能有点成熟稳重的样子?!

打红了眼的双喵哪里肯听话,各自腾出一只爪子挥开劝架的声音。

哎哟喵呀!

小方喵举起小白爪捂着双眼坐在地上。

“孟韦!”

“小方!”

两只喵看着对方顿时怒火万丈。

见锋喵一后腿踢到大头白猫肚子上。当着我都下得去手,平时得怎么欺负弟弟啊?!

大头白猫一爪子留下几道血印。敢打我弟弟?你当我是死的吗?!

大概他们俩也没发现,小方喵已经愤怒地走远了。

3.

“你终于醒了。”

一霖喵睁开眼睛,溺水的后遗症让他还有些视线模糊,只看见一团蓬勃的毛发在对他讲话,处于猫对毛球的天然热爱,一霖忍不住爪子去拨了拨。

“啊?我在哪?”一霖喵觉得这一定是天堂,否则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毛线球

“在我家,怎么年纪轻轻要跳河呢,这么想不开。”哦,原来不是毛球,一霖定睛看了看

“我不是……”一霖喵嗫嚅着,“我坐船不小心掉到河里去了……谢谢你。”

荣石喵干咳两声:“小事一桩!那个……我鱼钩好像把你耳朵勾折了,那个……医生说你耳朵立不起来了。”

一霖喵眨眨眼笑起来,毛茸茸的爪子呼噜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我耳朵天生就是这样,我家乡的人说我活不过两岁半的,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荣石喵被这一眨巴心都化了,他顿时就觉得舌头短了一截。

“不……不用……谢,你你你安……心地,住……住下。”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一霖喵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救命恩猫

“荣…荣石”

“荣荣石大哥,谢谢你!”一霖喵伸着小爪子拍了拍荣石喵的大毛领。

4.

熏然喵紧张得后背都僵硬了,白大褂喵和他离得很近很近,近到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可以看到琥珀色眼中的一线瞳仁。

“瞳孔感光放缩正常。”白大褂喵放开爪爪站直了身体,“没有恶心想吐,或者头晕头痛的症状?”

“就……就是当时挺疼的,现在脑袋有点晕,倒不觉得恶心。”熏然喵偷偷看一眼白大褂喵的胸卡,上面写着「凌远喵」。

“应该没有大问题,不过建议你最好还是做个检查。”凌远喵说。

“检查要住院吗?”熏然喵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猫

凌远喵的胡须动了动“住个院吧,万一脑震荡呢”凌远喵一丝不苟地说到

熏然喵很开心,他看到凌远喵走远的背影拿出爪机给启平喵拨了个电话

“喵呜!我住院啦!开心!”

“侬脑子瓦特啦?!”

5

启平喵撅着嘴挂断了熏然喵的电话,冲着旁边的护士喵点了点头

“下一个!”

今天的骨科门诊还是一如既往的多猫呢!

终于看完了最后一只猫,启平猫伸了个懒腰,他回忆了一下昨晚谭巨喵带他去的那个巨大的纸箱,他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纸箱!哎,有钱喵就是好啊!不过可一可二不可三,这是启平喵纵横夜场的金科玉律。哎,可惜。

谭巨喵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猫窝旁边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后会无期啦!谭总!”

右下角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爪印

“有意思!”谭巨喵笑了笑“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正当他还沉静在自己霸道总裁的幻想中时,爪机不客气地响了起来

“喵!明秘书好啊!”

6

明楼喵最近愁的头又痛了,呼噜市的居民都抱怨纸盒和猫爬架太贵了!昂贵的纸盒价格击碎了年轻猫的梦想,调控!必须调控!盒价必须降下来!不要做盒奴!

明秘书喵正握着电话给几个大型纸盒生产商打电话,优雅的豹猫眯着眼睛,明楼喵不自觉地抖了抖,总觉得有猫要倒霉了。

“喵!谭总早上好啊!”豹猫用爪子勾着电话线绕着玩“下午请您到明长官办公室来一趟吧”

长官喵看着秘书打完电话,笑眯眯地冲他招了招爪子。刚才还眯着眼睛的豹猫瞬间就深情柔和了下来,踩着慵懒的猫步踱到明长官身边蹭了蹭。

“大哥,吃了药休息一下,他们下午才来”

明楼喵满意地点了点头,从椅子上跳下来,和阿诚喵一起跳到沙发上。阿诚喵伸着小爪子按在明楼喵的头上,小肉垫软软的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明楼喵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

7

没精打采地练剑的琰琰喵下山来,看到卫生纸精晨晨喵在集市小摊上买东西,便跟在后面偷偷去看。

“好,就这个了,给你钱。”晨晨喵抖抖毛满意地离开了。

买了什么呢?

琰琰喵心里很好奇。

琰琰喵一好奇起来,独孤求败的心痛也忘记了,只顾着冥思苦想企图找出答案。

有志者事竟成,琰琰喵在机缘巧合之下,终于知道了答案。

第二天山顶上,被好奇心折磨得没睡好的琰琰喵打着哈欠照常去山顶练剑,意外发现晨晨喵已经在那里了。

“你……你怎么了?”琰琰喵一看到他就惊得黑眼圈都快掉出来了。

回过头来的晨晨喵赫然戴着一顶毛线帽,把整个脸挡住了一半,卡出了一个尖下巴,下面系了一个小蝴蝶结。

“这样就不说我脸大了吧!”

评论(13)
热度(20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