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凌李】阿远阿远(一发完结)

有脑洞就赶紧写

一拖就忘了!

另外,为啥我上一篇没了...

再另外!!想求评论啊!!!哭!

----------------

阿远阿远

1

凌远,第一医院史上最年轻的院长,肝胆学科的领头人,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突然休了半年的假跑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当起了乡村医生。

他从上海搭飞机到成都,又从成都坐了大巴转马车才赶在晚上8点前来到这个闭塞的小村庄。

他带了两个箱子,一个28寸的大箱子装着常用药和一些基础的医疗器械,一个随身的小箱子装着换洗的衣物和几本书。

村长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他在打着呵欠在村头接到凌远的时候,身上套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衬衣,穿着一条皱巴巴的西装裤,裤腿扎进长筒水鞋里,水鞋外是湿湿哒哒的泥巴。他肤色很深,是常年户外劳作留下的痕迹,他局促地站在凌远面前,手反复在衣服下摆擦了又擦,才试探性伸出手

“凌院长,县长和我说了,你心肠好,肯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给大家医病!我代表全村人感谢你!”

凌远笑着握上他的手

“医者仁心”

更何况,应该是我感谢你们啊。

2

村长把村里条件最好的房子给了凌远当小诊所,房子前面看诊后面睡觉。饶是这样,土炕床还是硬得让凌大院长失了半宿的眠。

早上5点多钟才勉强入睡,7点多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凌远揉着眼睛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位大眼睛的青年,身上虽然也是一身褪色的旧衣服,人却一看就不是这村里人的样子,他满脸焦急,怀里抱着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喘气

“大夫,二丫早上上学的时候从山上滚下来了,你快帮忙看看”

凌远呆楞在门口,他那双常年拿手术刀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可能笑了笑又可能红了眼眶,总之他表现得稍有些神经质。

“大夫?”

“啊,快进来!”凌远回了神,欠了欠身把人让进来,过程中还不自觉伸手帮着扶了一把。

小姑娘看起来不过7、8岁的样子,此时哭唧唧地躺在床上,小手紧紧抓着衣服下摆

“远哥哥,我怕“

凌远正准备接话,就听旁边的青年用他好听低沉的嗓音安慰道

”乖,不怕“青年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他手生得好看,全然不是一双干农活的手,指头似竹节一样,又直又长。

凌远有些犯懵

“你…叫什么?”

青年抬头看他,微微眯了眯眼,勾起嘴笑极浅极快地笑了笑

“我叫阿远”

3

阿远确实不是村里的人,他是三个月前被二丫爸在村尾的山脚下捡到的,被捡到的时候他浑身都是伤,头上都磕破好几个口子。村长骑着村里唯一的自行车跑了几十里路到县里请来了大夫,给他包扎给他上药,才捡回一条命来。

他在床上生生躺了一个月,才能下地活动。这期间醒醒睡睡,整个人糊里糊涂。大家问他叫什么从哪里来,他一概不记得,想得多了反而头疼。可是他昏睡的时候却时常喃喃着什么远,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叫他阿远了。

拆了纱布以后,大家发现阿远其实长得很好看,只可惜好好的小伙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家里人该多着急。阿远身体素质好,恢复以后常常帮着村民干活,大家都喜欢他。

时间长了就有人想招他当上门女婿

他每次都笑着婉拒,说法千篇一律

“说不定我已经有爱人了呢,不好耽误你家姑娘的。”

久而久之就没人再打他的主意。

4

二丫其实伤的不重,除了手脚有些擦伤加上扭伤脚踝,就没什么严重的伤了。凌远给她消毒上药,又消了消肿,小姑娘基本上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他们村没有小学,村里的孩子每天要早起爬山去隔壁村上学,二丫起得早,一早又受了惊吓,现在一放松下来就直吵着犯困。阿远抱着她礼貌道谢,就准备离开。

“我陪你吧”凌远说到

山里清晨的冷是沾着露水的湿冷,青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一开门就有些发抖。凌远套了一件外套,又从箱子里拿出另一件给阿远披上。大小刚刚合适。青年有些惊慌,下意识躲了躲,凌远却先于他按住他的肩膀给他披上外套

“别弄脏你的好衣服”

青年低声说到,他耳尖泛起一点不自然的红

“你别着凉”凌远仿佛没听到他说的话“感冒生病了有得你折腾”

这语气亲昵中带着一点责备,让阿远觉得熟悉。

5

凌远在村里的活动路线基本两点一线,诊所看诊或者去二丫家里找阿远。偶尔阿远也会去诊所找他,通常都是饭点,凌远做一桌好菜招呼他吃。

阿远其实很喜欢去找凌远吃饭,因为凌远做的饭实在很对他胃口,每一道都是他喜欢吃的。慢慢的,阿远就和凌大夫熟了起来

“凌大夫,我跟你说”阿远夹起一块烧茄子放进嘴里“我怀疑我受伤前也是个医生”

他嘴唇油亮亮的,此刻正笑着看凌远。

“嗯”凌远给他兼了一筷子鱼肉,这还是今天一大早从村里唯一的鱼塘打上来的鲫鱼“怎么说?”

阿远放下筷子,从衬衣的口袋里掏出半截照片,照片的上半截被撕掉了,只剩下下半截,但是不难看出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他们说我受伤的时候手里就攥着这半截照片,我看这像白大褂,所以就推测自己可能是个医生”

凌远定定看着那半截照片,照片右边沾了一点血迹,凌远伸手抚了抚,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穿的,和照片里一模一样的皮鞋。

6

凌远有严重的胃病,当然,这几乎是每个医生的标配。这天他胃病又犯了,蜷在床上一个劲冒冷汗。方圆十里就自己一个医生,偏偏这个时候医者不自医。

今天还约了阿远给孩子们上课呢。

他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不想刚刚起来,晃荡了两下眼前一黑又重新栽了下去。

凌远是在一阵熟悉得米粥的香味里醒来的,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他迷糊地觉得胃不有一阵温暖的触觉,睁开眼就看到阿远正坐在床边。

“你可算醒了”

“我?”

“你晕过去了,我来的时候看到你紧紧压着胃部,我猜你应该是胃疼了”

阿远边说着话,边使劲搓手,搓热了又轻轻按上凌远的胃,揉揉的打着圈。凌远呼吸急促起来,他慌张抓住阿远按在自己胃部的手,又用了点力紧紧抓住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方法?”

“阿?”阿远被他一抓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就觉得应该这么做,就…就没想那么多”

青年有些歉疚地低垂着头

“我是不是做得不对?”

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大夫红了眼眶,一副要哭的样子,许是难受了?

“不不不!”凌远忙否认到“你做得很对,特别对”

凌远放开他的手,胃果然已经不疼了。

7

凌远空闲的时候也会帮村民干点农活,但是他干得不好,没体力又没经验,大部分时候在田埂边坐着看看有什么不时之需。最重要的是,他可以看着阿远,就只是看着。

这天不知谁家的耕牛受了惊,横冲直撞就往田边冲了过来。那牛体型硕大,皮下甚至清晰可见喷薄的肌肉线条。它双目圆瞪,鼻子呼出的热气仿佛都能看见一样,四蹄扬起的尘土瞬间就迷了大家的眼睛。

凌远那天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衣服坐在田埂边看阿远,惊觉耕牛朝着自己冲来的时候,双腿已经发了麻,他挣扎着站起来却怎么也迈不开腿。他看着发怒的耕牛朝自己冲来,有些绝望地闭了眼睛

“凌远!!!”

预期的顶撞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怀里一具温热的身体。凌远睁开眼,就看见阿远靠在自己身上,而左肩有一个血窟窿。耕牛已经被村名制服,如果刚刚不是阿远不顾一切挡在凌远前面,恐怕倒下的就会是凌大夫。

凌远慌张地用手去按那个窟窿,可是血还是不停往外流,阿远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凌远却抖着手不知所措。

“凌大夫,别…别慌啊”阿远扯了个笑容“你是医生啊,我相信你”

“熏然,我的熏然!”

村民们不明白,为什么凌大夫哭得这么伤心。

8

阿远伤得不重,但是由于卫生条件太差,他的伤口还是发炎了。凌远给他为了消炎药,后半夜缺还是烧了起来。

凌远打了一盆水在床边,沾湿毛巾一给床上的人细细擦着,试图给他物理降温。床上的人拧着眉头胡乱呓语。

一会儿喊李局长,一会儿喊瑶瑶,期间夹杂着两声难受,然而喊得最多的还是老凌。凌远握着他的手轻轻去揉他的眉头,动作温柔缱绻,像是抚摸世间的无上珍宝。

熏然啊,我的熏然

谢谢你没有忘了我。

9

自己恋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拼命,每次出任务恨不得豁出命去,这让凌远很糟心。

每次看着他一身大小伤痕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要嬉皮笑脸的样子,凌远就觉得应该把他锁在家里面关起来,每天好吃好喝养着。

每次只要看到李熏然的伤,不管多小,凌远都不能冷静,手总是抖的,这时候李熏然就总是卖乖讨巧哄他

“凌医生,凌大院长~别慌啊!我相信你!”

有时还随机附赠wink,凌远拿他没办法,又气又心疼,只能定下心来仔细给他处理伤口,并且叮嘱下不为例。

当然,没什么下不为例,李熏然依然拼命。

10

六个月前,李熏然接到一个跨省追捕毒贩的任务。他来不及和凌远打个照面,只留下一条微信

“老凌,有任务,等我回来”

只是一个月后,凌远没等到自己的小狮子回来,只得到一个生死未卜的消息。

“什么叫生死未卜,你告诉我什么叫他妈的生死未卜?”

精英凌远,第一次在警察局失控发了脾气,他抓着李熏然队长的衣领,红着眼睛盯着他。

“熏然从山上滚下去了”队长脸上也带着伤,嘴角是青黑的胡渣,看起来格外疲惫“我们顺着去找了,可是没找到”

“那你们就回来了?熏然怎么办!你告诉我熏然怎么办?!”

“对不起”

凌远松开了他的衣领,作势就要挥拳过去,还是一道前来的李睿手急眼快,拦腰抱住暴怒的凌远拉开了他。一旁的韦天舒从没见过这样的凌远,有些呆滞地站着,李睿踹了他一脚。

“帮忙啊!!”

韦天舒赶紧牵制住凌远的双手

“老凌,老凌,你冷静一点,没找到或许是好事!你听我说,不会有事的,小李警官一定不会有事的”

凌远眼睛通红看着韦天舒,却又一瞬间卸了力气

“三牛,他是我的命啊”

11

阿远醒来的时候只看到凌远一个头顶,他伸着右手轻轻顺着凌远的头发。

凌远睡的轻,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阿远收回右手,凌远还没完全清醒,只是下意识握住他的手

“熏然,好点了吗?”

床上的人哑着嗓子说

“老凌,我想喝水”

12

熏然,你回来了

老凌,还好我从未忘记怎样爱你。

评论(43)
热度(416)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