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凌李】 秘密 (一发完)

上班的间隙写啊写

然后咣当一下就6k字了!

HE!! 不虐凌李~

---------------------------------------

1

15岁的凌远坐在高三的教室里,比这个班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小一点,直白一点来说他其实挺少年天才的。

数学老师又霸占了体育课,教室里学生们低声抱怨着,头顶的吊扇吱吱呀呀转着伴随着枯燥的板书声构成了一个最最普通的高三的下午。到底只有15岁,凌远的个头在班里算不上高,他被安排坐在教室的第三排,此刻正专心致志看着黑板,虽然老师写的这道题他早就已经会了。

“哎”

坐在他身后的女孩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凌远转过头去,那个女生递给他一个折成橡皮擦大小的纸条,并且朝凌远斜前方的位置努了努嘴

“给她”

凌远点了点头。

传纸条,是大部分人学生时代都经历过的事情,在老师的眼皮底下传递着写满各种八卦或者吐槽的纸条,既无聊又相当刺激。但是凌远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一向只是传递纸条的那个,如非必要,有些时候大家甚至会绕过他传递纸条,所以他连充当信使的机会都少之又少。班里的同学普遍比他大两三岁,而纵使这样,凌远的成绩依旧名列前茅,大家说他是个天才,大概天才注定就是孤独的。

周六的下午不需要补课,5点一过,整个高三年级就闹得跟放监一样,半大的孩子们三五成群背起书包勾肩搭背地想在饭点之前放飞一个小时的自我。凌远慢条斯理地整理书包,他一般总会最后一个走,这样就能尽可能避免孤身一人穿行在三三两两的学生群里的尴尬。约莫6点才回到家,用钥匙打开门,家里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响,没有人。大概他们又忘了今天自己不用上晚自习了,这事经常发生。

凌远放下书包,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连一根青菜都没有,他有些沮丧,连自己煮碗面都不行。拖着脚步从厨房又走回客厅,夏天的白天总是长一些,窗外还亮着,凌远肚子咕嘟叫了一声,饿了。

他从鞋柜上的零钱盒子里拿出一张50块钱,穿上鞋又走了出去。走到熟悉的餐厅,点了个套餐匆匆吃完,从餐厅走出来,路灯就亮了起来。凌远突然不想回去了,他漫无目的地走着,最终在人民广场坐了下来。广场中间响起来最炫民族风,一群阿姨们开始跳了起来,广场右边有一群年轻人在玩轮滑,背景音乐和最炫民族风诡异地融合在了一起。而广场的另一边是夏日里纳凉的市民,或是一家一家也可能一对一对,凌远觉得自己在这里坐着像是个观众。

15岁的凌远有一个秘密,其实他真的很孤独,而且他真的很害怕孤独。

“你找不到家了吗?”

一声脆生生的童声吸引了凌远的注意。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子,穿着一小的校服,脖子上挂着歪歪的红领巾,领口挂着一串钥匙,最瞩目的是头上戴着一顶明显大了太多的警察帽。他站得很直,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

“我…”凌远看着他,张了张嘴,他其实一直就没有家

小孩冲他敬了礼

“有困难找警察!”

他动作有点大,头上的帽子就摇晃了两下挡住了他上半张脸。凌远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正了正这位小警察的帽子。

“请问警察先生打算怎么帮我”凌远把手肘撑在膝盖上,双手撑着头和这个小警察平视

小孩为难地抿了抿嘴,然后从校裤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和一小截铅笔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低头,帽子又掉了,他咬着一截铅笔头扶了扶帽子“多少岁,家住哪里?”

凌远笑了笑“我叫凌远,凌云壮志的凌,志存高远的远”

小孩点了点头,眼里一片茫然,但还是认真地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

[姓名:ling 远]

凌远强忍着没有大笑出来,继续配合小警察工作

“我再过一个月就16岁了”

“那你家在哪里?”

凌远顿了顿,家?他能够奢望有一个家吗?凌景鸿对他很好但是也十分的忙,凌夫人永远对他客气疏远,连带哥哥妹妹对他也是冷冷淡淡的。他在那个家里像是一个活动的背景板。他苦笑了一下

“我…没有家”

小警察瞪大了眼睛,更显得圆溜溜的了,凌远抬头看着他

“你告诉我家是什么样子吧”

小孩点了点头,跳坐在凌远旁边的空位上,他还太矮,两条腿在空中晃啊晃的。

“家里就是有爸爸妈妈,有好吃的,可以看电视,表现好会被夸奖,表现不好会被揍的地方”他仰着头看凌远“要不你去我家吧,我把藏在床下面的零食分给你,把爸爸妈妈也分给你,这样你就有家了”

凌远点了点头,小孩依依不舍从口袋掏出两个大白兔奶糖放在凌远手上

过了一下又补了一句“那以后你有好吃的也要分给我”他说的时候咂巴咂巴嘴,样子看起来馋的不得了。凌远剥开一颗塞进他的嘴里,又剥开一颗塞进自己嘴里,奶香味充满了整个口腔。

伸出右手,勾了勾小拇指,小孩就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他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

话音未落,就见广场那边走来一个气急败坏的中年妇女,身上还围着围裙,一边走一边冲这边喊

“李熏然,我看你是皮痒了吧!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戴着你爸的帽子到处跑你就是不听是不是!”

小孩冲凌远吐了吐舌头,然后风一样跑开了。凳子上还放着他刚刚写字的纸,纸的反面写着

[第一小学作业练习簿],竟然撕了作业本的封面

下书

[二年一班 李熏然]

原来叫李熏然啊。

凌远起身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凌夫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凌欢半合着眼睛靠着,见他回来只点了点头,不轻不重地问了一声

“回来了?吃饭了吗?”

凌远点了点头“吃过了,我先回房间看书了”

那张皱巴巴的作业本封面被凌远夹进了新华字典,他好生收藏着,至少这张薄薄的纸能让他想起来曾经有一个人真心实意想要和他分享一个家。

2

凌远30岁的时候升上了肝胆外科主任的位置,大家都说他顺风顺水,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路走来多么艰难。这天刚刚完结一个5个小时的大手术,凌远甫一走出手术室就双腿发软地靠坐在椅子上面。

可惜还没清净几分钟,跟台的小护士就一脸慌张地跑了出来

“凌主任,病人术后反应严重,怀疑是有隐瞒其他病史!”

凌远噌地站起来,大踏步朝手术室走去。病人的心跳频率一直往下掉,旁边跟台的医生已经上了心脏起搏器。又是一个多小时的手术,但是病人最终没有救回来,他和他的家属隐瞒了一个重大病史,这是导致手术最终失败的直接原因。

凌远情绪低落换好衣服,刚刚走出手术室就看见病人家属情绪激动地围在门口

“庸医!草菅人命!”为首的一个妇女嘶吼着,身后几个壮汉看似在拉她,实际上都是做做样子并不出力。

凌远捏了捏山根,语气平静地说“病人没有如实告知过往病史才导致了这次手术的失败”

“什么病史!根本没人告诉我们!”家属们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术前签了知情同意书,你们也都在场的,护士反复问了,你们都说没有才最终签了字的”

“什么同意书,我们根本没看过,你拿出!”家属们情绪更激动了,其中一个人上来推了一把凌远,他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被闻讯而来的韦天舒接住了。

“吵什么!这里是医院!别的病人还需要休息!”

人群中几个妇女突然如同商量好似的开始坐在地上嚎哭起来“草菅人命啊!我的个哥啊…就死在这个庸医手里了”

跟台的护士拿着知情同意书小跑着过来,韦天舒接过,翻开签名页却变了脸色,原本家属签名的地方一片空白。他迟疑地把薄薄几张纸递给凌远,却不想半路被一个男性家属夺了去

“我们根本没签过名!”他扬了扬手里的纸,其他家属围了过来

凌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看了看韦天舒,后者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不可能!当时是自己亲眼看到他们签名的,怎么会没有了,会不会是拿错了?

“给我看看!”凌远两步跨上去就要去拿,家属闪了闪身

“让你拿去毁尸灭迹吗!”

几个壮汉已经把凌远团团围在了中间,韦天舒赶紧拿着手机报了警,又叫来医院保安。可惜凌远被紧紧围在中间,保安一时间也没了办法。

十分钟后,警察就来了,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他步伐大,走的急。

“都让开!”他大喝一声,然后强硬挤开人群,把凌远拽出来护在自己身后。他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看起来和凌远差不多高,站得直挺挺的

“有什么事跟警察说!”

家属看警察上来就把那庸医拖了出来,一下子情绪更激动了

“你们互相勾结!包庇这个杀人凶手!”

“事情还没明确,你们不要乱说话”年轻警察声音低沉威严,然后指了指家属手里的知情同意书“这是证据,请你们交给警方处理”

家属起初还不愿意,后来队长出面了,他们才不情不愿交了出来。随行的其他警察暂时安抚住了家属的情绪,年轻警官和队长带着凌远来到院长办公室。

从外院学习回来的老院长刚刚坐下,就对着凌远一通数落

“小凌啊!小凌!你怎么能犯这么致命的错误啊?”老院长痛心疾首“你的职业生涯都要毁了啊!”

凌远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院长,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真的看到他签名了”

“签名?签在哪里了?”老院长抖了抖手里的几张纸

“院长,您好!”那年轻警官终于说话了“我叫李熏然”

一直木坐着的凌远突然抬头看了一眼李警官,正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凌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院长,您先别着急,详细情况还是听凌主任说一下吧”李熏然看了看凌远,又看了看自己的队长,队长冲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请凌主任回忆一下,在签名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凌远仔细回想着,院长办公室里安静得掉下一个针都听得清楚

“恩”凌远拍了一下座椅的扶手“当时护士让他签名的时候递给他一支笔,可是他非要用自己带的笔签”

李熏然点了点头,又和队长耳语了几句

“这个情况很关键,也请您二位放心,这事很快就有结果了”

李熏然冲着他们敬了个礼,然后就和队长一起走了出去。

当天下午事情就有了眉目,家属用了一种特殊的墨水签名,在签了一个小时后,字就会消失如同没有写过一样。肉眼看不出什么,但是专业的设备却可以鉴定出来。李熏然拿着鉴定结果来到医院,家属们耷拉着脑袋

“你们这是在犯罪!”李熏然牙咬切齿地看着眼前的人,凌远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连凌远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嘴角挂着笑容。

30岁的凌远有一个秘密,其实他面对医闹的时候真的很害怕,直到他看到大步向自己走来的李熏然。

3

医闹事件并没有让凌远在工作上受到太大的影响,他仿佛更忙了,忙到只够和李熏然吃过一顿公事公办的晚饭,忙到顾不上和女朋友林念初多见上几面。

三个月以后,林念初在去领事馆面签的路上终于约上凌远吃了一顿饭。

“我申请了美国的学校”林念初拿出一张纸推到凌远面前“一个星期前收到的offer”

“你怎么没跟我说?”凌远喝了一口果汁看着对面的人

“你太忙了”林念初转过头不看他“而且你早就知道我有继续读书的计划,其实…也不算突然”

凌远沉默了,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林念初看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再说下去的打算“我半小时后面签,先走了”

“我送你?”凌远也跟着站起来

“不必了”林念初收起桌子上的offer“我叫了车”

凌远又坐了下来,他隔着玻璃目送着那辆车远去,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他好像被分手了。

长久以来,凌远都有一个秘密,他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如果没有意外,林念初其实会是个不错的人选。

李熏然上午结了一个案子,将会有三天的休假。他走进自己常去的餐厅时正好看到凌远一个人坐着。

“凌主任~”他高兴地拍了拍凌远,声调都上扬着,他看了看凌远对面吃了一半的食物“我不打扰你们了!”

凌远赶紧摇了摇头“不,就我一个人,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吃”

李熏然并不扭捏,他欣然坐下招呼服务员收了自己眼前的东西,又叫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有一搭没一搭和凌远聊天。

凌远盯着他,突然问了一句“熏然,家是什么感觉的?”

李熏然手里拿着一片面包正往嘴里塞,冷不丁听到这个问题,猛咀了两下,然后认真的又带着一点难过地看着凌远。

他放下面包,把手在餐巾上擦了擦,然后拍了拍凌远放在桌上的手“凌主任,您怎么了?”

“叫我凌远吧”

“恩”李熏然点了点头“对于我来说,家就是一个能够吃上热饭热菜的地方”他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你可别笑我!”

凌远仿佛又看到当年那个偷戴爸爸警帽的小警察。

李熏然从小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父母恩爱,家庭关系和谐,爸爸是警察妈妈是老师,是那种上英语课可以用最简单单词回答出来的职业,所以当凌远问他家是什么感觉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狠狠揪了一把。

自那以后,李警官工作之余就突然多了一个爱好,他给这个爱好起名叫做关爱凌远计划。

“老凌!”李熏然站在附医院门口打电话“我给你带了我妈煲的汤,我就不上去了,放保安那里你自己去拿啊!”

凌远从办公室往下看,正好看见李熏然一蹦一蹦从医院走出来,他心电感应一般抬了抬头,冲着凌远的办公室的方向挥了挥手。

附医院都知道有一个巨帅的小警察,三天两头来给凌远送饭。

4

凌远34岁的时候,当上了附医院的院长。

这4年里,他和李熏然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从认识变成了朋友,从朋友变成了好朋友,从好朋友变成了好兄弟,然后仅此而已,停滞不前。李熏然有空还是会去送点汤水送点饭。而凌远有空也会邀请李熏然去自己家里吃顿饭,通常都是他做饭李熏然洗碗。而每一次,李熏然去凌远家里的时候必然能提走一大袋零食,每次都不尽相同,但是必然会有两颗大白兔奶糖。李熏然总是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一个,然后把另一个塞进凌远嘴里。

凌远没有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那张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封面还安安静静躺在新华字典里,成为了凌远一个人的秘密。

凌远任职的那天,刚好他的初恋女友林念初也从国外回来在附医院任儿科主任。韦天舒等人起哄着要去庆祝庆祝双喜临门,凌远没有办法,只好把和李熏然吃饭的计划推迟了,由着大家去闹。

吃饭的地方定在本市的一个五星级的酒店,韦天舒定了一个包厢,席间不停给凌远和林念初灌酒。凌远喝得头昏脑胀,只好起身告饶,离席去了洗手间。不想刚刚走出来就看到林念初,她今晚也喝得不少,此刻脸红着,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低着头,脚尖无意识轻点着地板。

“念初?”

“你还是一个人吗?”林念初有些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啊?”凌远大脑有一刻停了机“什么?”

林念初反手撑了一下墙壁站直,朝着凌远走去

“我想回来了”

“你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凌远装了一个及其失败的傻

“我的意思是,我完成了学业了”林念初又走近了一点拉起凌远的手“如果你还是一个人,我想回到你身边,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家”

凌远呆住了,他任由林念初牵着自己,然后就看到李熏然笑着从他面前走过去,冲着他摆了摆手,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右手两指做了一个走的动作,示意凌远不必理会自己,自己只是路过而已。

凌远微微挣扎了一下,然后看着李熏然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对林念初说了句对不起。

李熏然也有一个秘密,他其实挺喜欢凌远的,可惜这个秘密好像永远只能是个秘密了。

5

李熏然坐在人民广场看着中间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发呆,他抽着烟,听着各种乱七八糟的音乐交织着往他的脑子里跑。

“有困难可以找警察吗?”

李熏然顺着投下的一片阴影往上看,就看到凌远的脸,他熄灭了烟头,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人民警察不管恋爱结婚,凌院长别是求婚不成请警察帮忙吧”

凌远挨着他坐下来,看着中央跳舞的阿姨

“可是不管不行”他又往李熏然的方向靠了靠“我国行政法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诚实守信,李警官知道吗?”

“当然”李熏然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干嘛跑来普法“意思是行政机关应当保护公民的信赖利益”

“所以,请李警官管一管我成家的事情”凌远捉住李熏然的手,紧紧的,不留一点挣扎的空间

李熏然觉得有点委屈,太欺负人了。他紧紧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很多年前,也是在这里,有一个小警察偷戴着爸爸的警帽跟我说他要和我分享一个家,我信了,人民警察不要欺骗人民。”

凌远空着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纸上写着

[姓名:ling 远]

翻过去,上面写着

[二年一班 李熏然]

李熏然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凌远借着夜色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你也喜欢我的”我知道

“我也喜欢你,你这个笨蛋真的看不出来吗?”

每个人都有秘密,但是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是秘密,因为我们隐藏不了爱,就像我们隐藏不了贫穷与咳嗽。

评论(75)
热度(558)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