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凌李】第n次初遇(小段子一发完)

依然不虐凌李

一个小段子,虽然篇幅上来说算得上一篇小短文~

----------------------

下午两点五十分,凌远坐在阶梯教室的讲台上,等着十分钟后他即将要上的第一节课。他反复温习着讲义上已经烂熟于心的内容,又一再地查看课件是否能够正常播放,直到确认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问题了,他才微微放松了一下,安坐在凳子上等待即将来到的学生们。

这学期是凌远读博士的最后一个学期,提前完成了毕业论文的他被导师叫来带一个本科班的基础学科的课,说是基础学科,其实就是一个对全校开放的通识课,学生不重视,老师也不爱上。

但是凌远还是很认真,他穿了一件白衬衫,搭配着黑色的西装外套,脖子上紧紧系着一条黑色领带,仿佛要把自己勒住一样。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老师。

学生们三三两两走了进来,看到讲台上的人都统一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忍不住多打量了两眼。

三点正,上课铃响起。凌远起身,正准备关上课室前面的门,一只手就抵在了门上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说话的是一个男生,短短的头发,大眼睛,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即使现在仍然是有点冷的初春,他的额头还是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他微躬着身子,胸膛剧烈起伏着。

凌远松了松手上关门的力道,看清门口的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不算晚”他笑着看着那个男生“进去吧”

被放行的男生冲着凌远乐了一下,露出一排大白牙,整个人顿时显得朝气满满。他挑了第一排靠边的位置坐,很微妙,离讲台既远又近。

凌远关上了门,又忍不住看了看刚才进来的男生。他只拿出了一本笔记本,但是没有课本,他旁边的女生热心地和他分享自己的课本,他却只是摇了摇头。

凌远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清了清嗓子

“大家好,我叫凌远。”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凌远的声音顺着阶梯教室一级一级往上爬升,然后传到课室里的各个角落。

“这个学期由我来上这门课,希望接下来我们能够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这话是凌远在宿舍苦想了两个晚上想出来的,他觉得这最符合自己既是学生又是老师的身份,只不过,下面的大学新鲜人们却因为这段有点老土的话捂嘴笑了起来。

凌远有些尴尬地转身去讲台拿讲义,坐在第一排的男生转身扫视了一下教室,然后把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原本有些浮躁的氛围又马上安静了下来。

凌远抱着一叠讲义看着他点了点头,眼里是浅浅的笑。

没有人质疑凌远的专业知识,但是作为老师,他上课实在有些枯燥。凌远本身是那种天才式的人物,他做起事来注意力高度集中,效率高,质量好,但是这不代表每个人都具备这样的能力。

一节课下来,他讲了太多太多的内容,知识点密集,别说其他学院的学生,就是医学院的学生们听了二十分钟也都觉得疲惫得如同上了一整天课一样。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坐在教室边上的两个女生悄悄低下头开始刷起了微博,坐在最后面的几个男生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猫着腰开始往外走,而靠窗的几个学生索性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更有人直接拿出其专业课的课本开始看了起来。

凌远一直低着头,再抬头的时候,发现教室已经少了不少人了。他推了推快掉下来的眼镜,有些无奈的摇头,视线就对上了第一排那个迟到的男生。下课前五分钟,他完成了今天的授课,他看着课室里为数不多的学生,还是交待了一句

“今天就上到这里,有什么问题可以来办公室找我,我会一直待到晚上7点”

话音刚落,仅剩不多的学生也站起来迫不及待往外走去。凌远收拾了一下讲义,再看看,教室里哪里还有人,连同坐在第一排的男生也走了,凌远觉得有些失落。

教师办公室很安静,一般老师上完课都走了,只剩下凌远坐在临时办公桌前低头看书。

“老师,您好!”门没有关,凌远一抬头就看到刚才教室里坐在第一排的男生,他冲凌远笑着,还是露着一排白牙,神色比刚才更多了一分狡黠。

“有事吗?”凌远合上了书,男生双手背在身后,收敛起了一点笑容,带着一点为难的语气说

“老师”他走了两步来到凌远的办公桌前,双手仍然背在身后“我叫李熏然,我刚才上了你的课”

凌远看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觉得对于非医学专业的学生来说有些吃力”

“恩,确实”凌远拿起桌上的陶瓷杯,喝了一口茶,单丛茶味苦的味道就在口腔内弥散开来“我也是第一次上课,这个问题我以后会注意的”

李熏然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倾身向前,他双手终于不再背在身后,转而撑着桌子的边缘,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挂着一个打包盒,此刻因为他的动作剧烈晃了晃。

凌远似乎完全没有被李熏然的靠近吓到,反而微微仰起头,然后嘴唇刚好碰上了李熏然的。单丛的苦涩味道借由这个吻在两人唇齿之间流转。这个吻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李熏然有些撑不住了。

凌远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人“这位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李熏然故意拖着长音“老师能不能私下给我补一下课”

说罢还俏皮地眨了眨右眼,wink!

凌远不说话,光看着他,可是目光赤裸又热烈。最终李熏然在这样的目光里败下阵来,他把打包的粥放在桌子上,自己绕过桌子走到凌远身边。凌远拽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李熏然就整个人坐在了他的腿上。凌远松开他的手腕,转而双手搂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肩颈处

“想你了”

“所以我一训练完就回来了啊”李熏然抬手理了理凌远的头发“凌老师,我也想你了”

“你们玩师生play,不能先关上门嘛??!!!!”

韦天舒站在门口捂着眼睛大喊,李熏然噌地站起来膝盖狠狠磕了一下凳子。他背对着门,低着头,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凌远嘴里骂着韦天舒,手却一下一下揉着李熏然的膝盖。最终,韦天舒在要被闪瞎之前逃离了现场,还顺手把门关上了。

凌远把别扭的小男友又圈在怀里,打开桌上的粥,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边吃还边说

“今晚回去就给你补,身体力行给你补一补人体结构”

我和你的第n次初遇,依然美好。

-----------------

我为了写一个吻,而写了一篇文~

啊!

美好的周末!愉快!

评论(34)
热度(297)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