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蔺靖】大梦(一发完结)

 @阿香和小明 你要的be

今天开始慢慢还点梗的债!先把be放出来!

be!be!be!

------------------

1

金陵日暮,这场雪终于洋洋洒洒下了下来。

金陵城内一批纯黑的高头骏马如箭一般冲着城门来了,马上人身着大红龙纹的锦袍,身披黑色大氅,头发一丝不苟地束在金色的发冠里。马蹄疾行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凌乱足印,但那人却好像还嫌不够快。

眼看逼近城门,护卫大喝让他停下,却见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就朝着守城的护卫丢去,一护卫凌空接下,待看清玉牌,惊得赶紧跪下高呼万岁。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跪下,低垂着头。那玉牌质地通透,上面有能工巧匠雕刻的一条盘桓着的龙,龙身簇拥着正是一个琰字。

是了,这疾驰出城的人不是当今陛下又能是谁。

“若蒙将军追来便给他看这玉牌,告诉他朕不日就归,莫追”

声刚落,人已远去

2

太阳出来的时候第一缕霞光便可以照在琅琊阁的藏书阁里,小书童推开窗户散了散阁里的潮气,又点上两个炭火盆,过半个时辰阁主就要来这处处理事务了。

蔺晨早上醒来时觉得身体好了一些了,他看着窗外反射着阳光的皑皑白雪,心里莫名也明亮了些。一个月前琅琊阁线人回报,南楚怕是有异动,蔺晨不眠不休绘制南楚军事要塞布防图,十日后,这图就出现在了大梁皇帝萧景琰的书桌案头上。只是蔺晨随后便一病不起,昏睡多日,任凭晏大夫尝试了各种方法,仍是不见好转,最后只得留下四个字

[积重难返]

蔺晨其实也不过刚到不惑之年,可是青丝已经夹杂白发。虽然常常自称蒙古大夫,却难以自医,一到冬天,身体竟然比当年的梅长苏还要差上几分。

蔺晨挣扎想起之际,就听门外书童慌张通报

“阁主,陛下已至山脚,正往山上赶来”

3

萧景琰仍是穿着当日出城的衣服,从金陵奔袭而来,一路风霜雨雪让他的黑色大氅蒙了灰,红色的锦袍上金丝银线绣成的龙纹也失了光彩,金冠束不住头发,几缕发丝随着他急匆匆的步伐飘散着。

他一言不发,下了马就往琅琊阁里闯,从门童到书童甚至这阁里的护卫均无人拦得住他。直走到蔺晨卧室前才停了脚步,他用袖子擦了擦脸,又伸手拢了拢头发,整理了衣冠,拍去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就看见蔺晨从内打开了门。

“景琰,你怎么……”

“我若不来,你打算瞒我到几时?!”他声音大且冲,但是长时间赶路让他顾不上喝一口水,声音又格外沙哑粗粝。他眼角泛了红,明明四十多岁的年纪,眼神仍旧清澈如少年,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哽咽地说道

“我不想,不想在金陵城里等来你发丧的消息”

蔺晨愣了愣,随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人面前,不顾他一身的尘土蹭脏了自己一身的白衣,将人紧紧搂在怀里。

“景琰,我很好啊,我还要陪着你,守这大梁江山”

4

十日前,随着那份布防图一起来的还有晏大夫的一封信,上面不过寥寥一行字

[蔺晨积劳成疾,药石无灵,恐大限将至]

萧景琰顾不得许多,他只匆匆交待几句便骑着自己的战马出了城去,连朝服都没来得及换下来。他心里是不信的,直到到了琅琊阁直到看到蔺晨开门的一瞬间,他才终于把心里那一点点小期望掐死了。上次见到蔺晨还是三年前,那人散着头发,三九天里折扇也不离手,端得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而眼前的人发丝干枯,整个人仿佛瘦了一圈,略佝偻地站着好像随时要倒下。

萧景琰把蔺晨扶进卧室,两人相对坐着却谁也不说话。直到门外书童过来问询用膳的情况,两人才仿佛如梦初醒的样子。

“景琰,你…无论如何,先吃饭吧,你不必担心,我今日已经好了许多”

萧景琰瞟了他一眼,抿着嘴,随后伸手握上蔺晨的手,冰。

“你这哪里是要好的样子”

当今天子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一件纯白的狐裘把蔺晨紧紧裹住

“手这样的凉,还要骗我”

他双手笼住蔺晨的手,放在嘴边一边呵气一边搓,好一会儿才稍微暖了一点。

5

蔺晨下午还与萧景琰对弈了一局,不想到了傍晚又再次昏迷过去。他苍白着脸色躺在萧景琰怀里,任凭众人如何呼喊就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晏大夫呢?!快叫来啊!!”萧景琰红着眼睛冲众人喊

可是众人只是低头站着,却无人应答,天子怒了

“朕命令你们把晏大夫找来!迟一步朕砍你们的脑袋!”

众人仍是不动,门被推开了,寒气顺着门缝吹进来,萧景琰下意识把蔺晨抱得更紧了一点。

“在老夫这里可没什么皇帝不皇帝的”

晏大夫半垂着眼睛看萧景琰

“晏大夫,救救他”

“老夫已经说过,他积劳成疾,无药可医,你能赶来陪他最后一程,已是上天怜悯”

“不可能的,蔺晨武功好,医术也好,不可能的!”萧景琰拼命摇头,似乎只要他不去相信,晏大夫所说的话就不是真的。

“自作孽”

6

萧景琰守在床边整整一夜,天快亮的时候,终于撑不住多日未睡的疲惫,眯了眯眼。

突然眼前一道白光,再睁开,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眼前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逗弄两只仙鹤。萧景琰揉了揉眼睛

“请问”

老人抬头看他

“这是何处?”

老人笑了笑“你既能到我处,定是心中有执念”

萧景琰摇了摇头,又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老人抬手一挥,广袖扫过的地方就出现了蔺晨卧室的场景,床上的人白着一张脸昏睡着,看起来几乎毫无生气。萧景琰为不可查地攥紧了拳头,终于深吸一口气直直跪在地上

“先生!请您救他!景琰愿付任何代价”

老人眯着眼睛,手仍抚在仙鹤的头顶

“陛下您是天子,本仙不敢伤您分毫”老人顿了顿“但是可以给您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您可以去改变一件事”

萧景琰有些发愣

“你只能选一件与你切身相关的事情,换言之这件事如果没有您的参与,你便无法改变。”

7

萧景琰没再说话,若有可能,他最想改的必然是赤焰旧案,可是这与自己无关,当时自己在东海练兵,他无法插手其中。随即他又想起蔺晨,一时是他身穿淡蓝色衣服站在廊下,一时是他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

对了,积劳成疾,既然是日久年深的问题,自己总归可以改变一点什么。他闭起眼睛,脑内的画面过了跑马灯似的过。

突然眼前闪过一道伤疤

8

那是蔺晨左边胸腹住的一处箭伤。

几年前,大瑜来犯,霓凰镇守南境,蒙挚去了北燕,萧景琰只得亲征。蔺晨本不同意,但是拗不过萧景琰分外执着,只得随他左右。

部队与大瑜主力军队一战一举得胜,对方溃不成军,主将弃队而逃。萧景琰吩咐列战英整顿俘虏,自己只身一人凭着一腔血勇乘胜追击,誓要将对方主帅斩于马下以绝后顾之忧。

可是大胜的欢欣让他昏了头脑,他一路穷追,追随对方进入密林,那树林里参天的树木遮天蔽日,如同迷宫一般,刚刚进入便没了对方身影。这才是大概是中了埋伏,他下马徒步,屏息听着声音,可是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再无别的声响。

突然利箭划破空气,第一支箭擦着萧景琰的盔甲射入了战马的腹部。马受了惊,仰天嘶鸣,萧景琰赶紧松了缰绳,战马跑走。萧景琰侧身躲在旁边的大石后面,顺了顺呼吸,就听到第二支箭朝着自己飞来,他堪堪侧身躲过第三支紧随而来。

避无可避

突然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没有预想中箭头刺破皮肉的痛楚,他抬头看到蔺晨笑着看他,低头却看到那箭头穿透皮肉从后背进入从胸腹穿出。

那一箭擦着蔺晨的心脏,虽不致命,却让蔺晨的肺部落下了毛病,从此咳嗽不止,好几次萧景琰见他手帕中竟有淡淡的血丝。

萧景琰咬紧了下唇,若不是自己好胜愚蠢,又怎会害得蔺晨如此下场,若可以改变,就让那日的自己不要逞一时之气,也不至害得蔺晨落下病根。

9

“可是决定好了?”

萧景琰正欲点头,却仿佛又想起什么似的,摇了摇头

“不,我...再想想”

10

那时梅长苏刚刚葬身北境,消息传来,萧景琰悲痛欲绝,他为旧友守灵,一跪就是十日,不吃不喝,硬是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

蔺晨从北境风尘仆仆赶回金陵,萧景琰就病倒了。蔺晨盔甲都来不及换下,便又开始照顾萧景琰,煎汤服药事事亲力亲为,但是萧景琰忧思过度又加上连续多日的折腾,这一病竟然来的又急又猛。寻常药方已然不起作用,蔺晨日夜研习医书,最终从古籍中找到一个方子,方子里其他药材都好说,只是这药引是一种叫做朝颜的奇花。

此花生在极寒之地,每日只在清晨太阳出来前开上片刻,而这片刻就是采花的时间,早一点或晚一点这救命的良药就是催命的毒药。然而这花又格外娇贵,开花前极其怕冷,需靠着体温捂着才能顺利开花。

蔺晨不愿假手他人。他只身前往金陵郊外的南峰山,这山奇高无比,山顶终年积雪,其寒不熟梅岭。最终蔺晨在山崖边上寻到了一株。南峰山顶寒冷,太阳落山更是冰冷刺骨,饶是蔺晨内功深厚也抵挡不住寒意。他不敢睡去,后半夜更是脱去上衣生生靠着体温卧在雪地里捂着这花骨朵。

那日之后他身体却是一落千丈,夏天里穿着长衫仍是发冷。虽然他从未主动提起,但是萧景琰从书上读来仍是觉得那夜的雪和风仿佛冷得自己骨髓里都是冰渣。

如果有机会,他定不会如此折腾自己最终害得蔺晨如此境地。

11

仙鹤仰颈长鸣了一声,白须仙翁皱了皱眉头

“陛下,时辰不多了”

萧景琰闭了闭眼,太多了

因为他一封书信,为他搭建情报网得蔺晨

因为他一声叹息,便日夜操劳将情报放在他书案上的蔺晨

因为他一句戏言就自困于金陵的蔺晨

又因为他一时之需,重回琅琊阁的蔺晨

还有,还有因为他萧景琰,当今大梁天子而将琅琊阁牵涉朝堂的蔺晨。

被江湖唾弃的蔺晨

为各国所不容的蔺晨

他眼角终于滑下一滴泪来

“我想好了”

12

老翁点了点头

“无悔了?”

“无悔”

13

老翁伸出指尖轻轻点了点萧景琰的额头,晕眩感让他仿佛置身漩涡,等他再次醒来他已经站在了金陵的城墙上。

他身穿帝王服饰,头戴冠冕,眺望着北方。

这是梅长苏要出征的日子,也是他和蔺晨初遇的日子。蔺晨总说那日他看到萧景琰滴下一滴泪,从此泪水砸进心里,他便知道此生再难离开这人身边。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苏宅的大夫可在来的路上”

“回禀陛下,人已在城下了”

萧景琰屏退了小太监,他绕到另一边,果然看到蔺晨正站在城下,是初见的样子。一袭白衣,手执扇子,发丝轻轻飞扬,那样年轻的,充满活力的蔺晨。

他贪恋地看他,直到小太监又来询问

“陛下,让他进来嘛?”

萧景琰收回了目光,轻轻叹了一口气

“遣了吧,与他说苏先生要去便去,朕准了”

小太监应下,刚退了两步,又听萧景琰说

“和那位先生说,此战结束便不要再来金陵了”

“是”

14

“陛下当真不悔嘛?”

“我们一开头便是错了”

15

蔺晨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醒来时头有些发晕。他动了动手脚,看了看窗外灿烂的阳光,是个好天气。

早饭过后他练了一会儿剑,又去书房看了一下书,午膳的时候小童手捧着鸽子进了书房

“禀阁主,金陵那边来信”

蔺晨抬起头

“何事?“

”大梁天子萧景琰昨夜驾崩了,时年四十有三“

蔺晨皱了皱眉头

”这皇帝,八成是积劳成疾把自己累死的“

他与萧景琰在多年前有过一次说不上交集的交集,那日他本该奉召入宫向已经称帝的萧景琰陈述梅长苏的病情,但是最后时刻不知道这小皇帝怎么了,竟然没有见他,还着人传话给他,战争结束后便不可再回金陵。

而后,他带着梅长苏的尸骨回了琅琊山,他一生未见过萧景琰,但听说他是个好皇帝,为国事鞠躬尽瘁。

蔺晨叹了口气,接过小童手里的纸卷,转身放进了机关盒中。

今日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阁里又多了一条信息罢了。

------------------

一点说明:

景琰修正的错误就是他和蔺晨的相遇,他没有遇到蔺晨,所以没了蔺晨的帮助,他必须事事操心,本来蔺晨帮他分担的东西他只能自己承受,所以他更改这个节点带来的后果就是最终自己积劳成疾英年早逝。

而蔺晨一生逍遥,江湖还是他的江湖。

评论(66)
热度(214)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