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假如他们得了花吐症(楼诚篇)

好了,不要急着吐槽名字,我就是个起名废!

这应该会是一个系列的文!

这!是一篇非主流且狗血的花吐症文!

这!是甜的!妈妈呀,千万别再掉粉了!

私设:大体相同,越往后吐的花越名贵!

-----------------------

1

“先生,若没有别的事,我先下班了”

明长官的目光越过明秘书直挺的身形,看向后面的挂钟,4点17分。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明秘书就只留给了他一个转身离开的背影。

三天前,明诚从明家搬了出去,他给的说法是为了方便工作,明楼虽不理解却不能阻拦,他应该尊重明诚个人的意愿。

明诚回到他在司各特路临时租住的小公寓,刚一关上门就咳出了一朵九里香,小小的洁白的花朵在他手心散着一阵好闻的味道。

花吐症,今天恰好是第三天

明诚拿出随身带的玻璃瓶,把小花装了进去。他看着装得快满的玻璃瓶,思考了一下,今天这花好歹还有一点药用价值,于是他给梁仲春打了个电话。

第二天,明秘书拿着两瓶九里香和梁处长换了半箱阿司匹林。

2

明楼觉得自阿诚搬出去以后就和自己越来越疏远了,他几次提出要去他的公寓坐坐,都被明诚婉拒了。而日本人那边最近大概因为没了个南田洋子正焦头烂额,新政府这边的工作竟然难得的轻松。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轻轻洒在沙发上,明楼晃了晃眼,想起以前若无事,阿诚总会在这个时间点坐着沙发上看书。他拿起电话

“叫明秘书给我倒杯咖啡进来”

“明…明秘书走开了…”接电话的是刘秘书

“又去哪里了!?”

语气不善

“不…不知道”

明楼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自己拿着杯子走去了茶水间。刚出办公室就看见秘书处的小姑娘的桌上都放着一朵红玫瑰,品相极好。

“花哪里来的?”

他托起一朵花看了看,这花保留了鲜花的色泽却不似鲜花娇嫩,虽无花茎,竟然也没有枯萎。

“是…明秘书”

“嗯?”

“他早晨带来送我们的”刘秘书脸色有些发红

我为什么没有!!!明楼在心里咆哮,但是表面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嗯,不错”

3

明诚前一日吐的是玫瑰花,一大朵一大朵的,鲜红的颜色。

他看着满床的花朵,寻思着姑娘们一定喜欢。于是他熬夜做成了半干花,第二天带回办公室果然反响不错。下午的时候,他看着左右无事,便把花送去了光明戏院旁的咖啡馆里寄卖。

花吐症已经到了第二十天了,吐出的花越来越名贵,数量也越来越大,只是不知道能瞒大哥到几时。

明诚端着一杯咖啡看着一对情侣捧着最后两朵玫瑰走出去无奈地笑了笑。

下午5点,他走出咖啡馆,今天的收益不错,小金库又添一笔进账。刚一抬头,却看到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的明楼。

“大哥...”

明诚机警地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什么可疑人物跟着,才几步走到明楼身边

“您怎么来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明楼面色不善

“作为长官,我的秘书擅离职守,我不该来吗?”

明诚闻言低下头

“是…我…我这就回去加班”

“慢着!”

明楼横跨一步挡住了阿诚的去路

“但是作为大哥”他柔了柔语气“我关心一下弟弟还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明诚抬起头,小鹿眼直直盯着明楼,神色带了一点明楼看不懂的哀伤绝望

“是,大哥,是我疏忽了”

4

明诚到底还是没让明楼去他的公寓,但是答应了随他回家吃饭。明楼这段时间以来少有机会能和明诚这么长时间的呆在一起,一高兴竟然自己主动开起车来。

他拉开驾驶座横跨一步上去,阿诚犹豫了一下,绕过副驾驶往后座走去。

“明秘书好大的架子”明楼熟悉了一下脚刹跟离合,对于明诚不愿意坐副驾驶的行为有些不满

“大哥”明诚坐在后座靠窗的位置,避开了后视镜的可视范围“我坐前面怕影响你”

“影响我什么?”

“我,这几日有些咳嗽”

说罢真的咳了两声,一朵百日红静静躺在手中。

“叫阿香给你煮一点润肺的东西”街道人多,明楼忍住了回头看人的冲动“阿诚”

“嗯?”

“回来住吧”明楼往左打了一把方向盘“我们都想你了,大姐和明台天天念叨你”

我也想你

“再…咳…咳”阿诚看着腿上几朵百日红苦笑了一下“再等等吧”

5

明楼莫名其妙地看着明诚捧了一把百日红下车。

“你这花哪儿来的?”

“阿?”明诚脸色发窘,还好还没来得及回答,大姐就踏着高跟鞋从屋内走了出来

“是不是阿诚回来了?”

“大姐”明楼恭敬地叫了一声“是,我带阿诚回来了”

明镜看着一旁捧花的阿诚

“哎呀!回来就回来买什么花啊!”说着走到阿诚身边开始数落起来“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是不是对大姐不满意”

“怎么敢呢”明诚强忍着要咳嗽的冲动“大姐我们快进去吧”

明楼跟着二人后面若有所思。

6

明台也许久没见阿诚,非要闹着跟阿诚哥喝酒。

这顿饭吃得十足的难受,一方面要忍住咳嗽的冲动,一方面又不能让大家看出端倪,只好频频起身去卫生间。

“阿诚哥!你这可不厚道!跑去卫生间吐酒可不行!!”明台已经喝的半醉,拿着酒杯晃荡着冲卫生间大喊

“你少胡闹!”明楼赏他一计眼刀

“大哥!”明台嘟着嘴,一脸不高兴“我这是为了谁啊!”说罢还冲明楼挤眉弄眼了一番

正巧阿诚出来

“什么为了谁?”

明台嘻嘻笑了两声“为了大哥呗!为了大哥的终身幸福!”

明楼下意识看了看明诚,对方脸色有些发红,直直盯着明台,勾了勾嘴角

“看来我不在这些日子,大哥是觅得良人了”

说罢,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那我先祝福大哥,什么时候也带我见见大嫂”

明楼脸上有些挂不住,又不能发脾气,只见明诚一口气灌下一杯,杯子往桌上一放

“今天也晚了,我就先回去了,大姐,明台,我改日再回来”

说罢,头也不回就走了。

等明楼反应过来,人已经不知道走去哪里了。

7

明楼看着客厅矮茶几上一堆百日红,若有所思。

他很确定明诚上车之前手里没有任何东西,这堆花又是从何而来,难不成是凭空变出来的?

明台摇晃着从卫生间走出来,看着那堆花

“阿诚哥带回来的?”

明楼点了点头。

“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表白”

“别胡说!”

“你别以为阿诚哥是你从小带大就离不开你,这搬出去只是第一步”明台煞有介事地说“我看他迟早要离开你身边的”

明楼抿着嘴不说话,心里却有了想法。

8

第二天早上,新政府办公厅,明长官并没有逮到明秘书,而是听说他告假了。

“我怎么不知道他请假?!”

“明…明秘书说他身体不适,左右这几天也没什么事情,他休息一下”

“谁给他批的假?”

“是…是他自己…”李秘书没见过如此震怒的明楼“他把工作都交待好了,不会耽误的”

明楼头有点痛。

9

空气里都飘着昙花的香味。

都说昙花一现,可这满地的昙花好像开不败似的,争相盛放着。明诚看着一地纯白,想着今天大概又能赚一笔。到时候大哥结婚的时候,大概能封一个大红包吧!

10

明诚五日未来上班,明楼也联系不到他,以前有什么事情他只管授意阿诚去做,如今阿诚的事情竟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却半点不想去处理。

“喂!”明楼拨了个电话“明台吗?”

“大哥?怎么了?”

“你去帮我查一下阿诚这几天做什么去了!另外,务必给我查到他住哪里!”

不愧是王天风的得意门生,下午的时候,一份报告就放在了明长官的桌子上。

第一天,和一个鲜花商人交易了一大批昙花,据说该批昙花长开不败,卖了个顶好的价格。

第二天,卖给一个香料商人一批粉樱花,据说这批樱花香气逼人,提取出的香料也格外纯粹。

第三天,他用一批多色的凤仙花和最大的布庄老板换了一批上好的红色锦缎

第四天,…

明楼看着这花那花的有些头疼,好不容易翻完,恰巧明台的电话就来了

“大哥,我怀疑阿诚哥得了花吐症”

11

明楼听说过花吐症,听说得此病的人多是因为苦苦爱恋某人却无法求得圆满,心情郁结,心血成花。越到后面越严重,吐出的花也就越名贵。此病无药可医,唯有心仪之人的一吻方可治愈

明楼拧着眉头看了一眼明台的报告,然后翻到最后一页的地址,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不管阿诚喜欢的是谁,只要阿诚开口,他就是绑也要绑来的。

他心里苦涩,他太明白喜欢一个人却又求而不得的感情。一如他对阿诚。

12

门被坚持不懈地敲着,明诚挣扎着问了一声

“谁啊?”

无人应答,敲门声却不停。

明诚摸索着走到门边,刚刚开了锁,门就被粗暴地撞开了。

明楼

“大哥?”明诚有些慌张,这一地的花该如何解释

明楼紧紧抿着嘴巴看着一地狐尾百合

“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他瞪着眼睛看明诚,眼神里既愤怒又哀伤,还有一点几乎捕捉不到的期待,他想着是否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眼前人会说出他的名字。

明诚却只是摇了摇头

“大哥,别问了”

“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死?”明楼吼了一声,突然喉咙发痒

“咳咳”

一朵小小的雏菊躺在手心

明诚不可置信地看着明楼,下一秒明楼却突然笑了。他一手揽住明诚的腰,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头就这么吻了上去。明诚起先还挣扎了一下,随后便配合着明楼的节奏吻了起来。他期盼了太久了,他从没想过有梦想成真的一天。这个吻持续了一分钟还是十分钟,没有人知道,一室的狐尾百合散发着香气缭绕在两人周围,一朵小小的雏菊可怜地落在两人脚边。

13

明楼放开阿诚,他红着眼睛并不说话。

明诚低头绞着睡衣的下摆

“你...既然不愿自救”明楼声音有些嘶哑“那…那你救救我”

明诚抬头看他,旋即笑了笑

“大哥难道不知道两情相悦的一吻方才有效吗?”

明楼愣了愣,随即抱起眼前这个过分得意的弟弟扔在了床上。

14

明秘书又回来上班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整天都对明长官黑着脸

“阿诚…好阿诚”明长官关了办公室的门围着自己一言不发的秘书转圈“我错了还不行吗”

明秘书撇着嘴,一脸不高兴

“大哥!你知道我能用这些花赚多少钱嘛!”阿诚觉得自己心在滴血,听说越往后越名贵啊“你…”他有点脸红“你一吻吻掉了多少根小黄鱼”

明楼看着他好笑,低头摸出自己的钱包

“我以后工资都归你管,连人都给你,不知道能换明秘书多少个吻啊?”

明长官又吻了上去

明秘书微微勾了勾嘴角

哎!不对!昨天那一地百合!如果不是大哥乱…乱来,也不至于都压得变形不能用了。

想到这里,明秘书脸红到了耳朵根,果然还是亏大了,不过,谁让自己喜欢呢!

评论(142)
热度(85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