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蔺靖】假如他们得了花吐症(蔺靖)

这篇已经极度ooc了!!

救命!

别嫌弃我!答应我,像尔康答应紫薇一样答应我!

--------------------------

1

蔺晨作为一名出色的蒙古大夫,素来对疑难杂症有着莫名巨大的热情,但是前提是这疑难杂症不要出现在自己身上。

花吐之症,无药可医,必得心爱之人两情相悦的一吻方能痊愈。

多年来蔺晨一直在寻觅得这种奇症的人,没想到最后自己栽了个大跟头。

对于别人来说,这治病的苦恼大约在于担心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但是对于蔺公子来说,他最大的苦恼是

天下美人千千万啊,怎么选?!亲了这个,那个就要不满意的啊!

伤了美人的心罪大恶极!

2

“蔺先生”

萧景琰正襟危坐在主位上,表情严肃,神态认真地看着和他对坐的蔺晨,低声唤了一句。三人刚刚议完事,一边的梅长苏低垂着眼睛看似专心致志喝着手里的茶,蔺晨则在心里拉清单。

“你好香啊”

梅长苏刚灌进去的茶一点不浪费地喷了出来。刚刚无意识掀起一场风暴的萧景琰耿直地眨了眨眼,思考着该不该把脸上的水珠擦掉。

废话,能不香吗,你怀里揣一包茉莉试试。

3

蔺晨看着手中浅粉的龙船花,想来这事不能再耽误了。

他挑了那件淡蓝色的外衫穿上,又笼了笼头发,正了正耳扣,寻思着到底先去杨柳心还是红袖招呢。不过刚到苏宅大门,就看见那小皇帝的贴身侍卫列战英提着个食盒走了进来。

八成是给梅长苏那个病秧子的。

“蔺阁主”

列战英抱拳施礼

蔺晨轻轻摇了摇扇子,侧了侧身

“蔺某有事出去,列将军请便”

哪知那列战英也不进去,反而是把手里的食盒硬塞进蔺晨怀里

“陛下说蔺先生这几日有些咳嗽,着我给先生送些百合清酿过来,说是消暑降火的”

“那...替我谢过陛下”

蔺晨转身就想把食盒交给路过的甄平,不想列战英先他一步开口

“先生,陛下说了,必须得看着您喝完”

4

这大概算得上蔺晨此生喝过最难喝的百合清酿了,莲子没有去芯,百合又熬得糊了,芡汁勾了太多,稠得如同浓粥,偏偏糖又放了十足,又甜又苦,甜的发苦。

“嘶…这也太难…”

“先生,请您慎言!”列战英打断了蔺晨后面要说的话

“哎!不信你试试!”说罢就把手里的薄胚碗递到列战英面前

“在下不敢,还请蔺先生喝完”

列战英冷着张脸,大有一副你今天要是不把碗底舔干净就是犯了大逆不道之罪的架势。蔺晨苦着一张脸灌药一样灌了进去,奈何灌了两口,实在有些困难,只好手一抖,失手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哎呀,你看!我这手没拿稳啊”

“那...不知先生有何评价?”

“难…”

列战英赶紧横了他一眼

“甜!甜苦了!”

5

萧景琰在宫里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站起来绕圈圈一会儿又原地跺脚,这一系列症状直到看到列战英提着食盒回来才算缓解。

“战英,如何?”

他说话的时候手搓着袖口,一双大眼睛亮亮的,嘴角往上勾着,神情忐忑又充满期待。

“回禀陛下,蔺先生喝完了”

真的吗?!萧景琰在心里给自己小小鼓了一下掌

“可有什么评价?”

“嗯…”列战英拧着眉头,好一会儿才舒展开来“蔺先生说甜!”

这也不算欺君吧,列将军如此给自己开脱。

6

蔺晨要出门治病的计划被一碗难喝的百合清酿彻底毁了。

这小皇帝跟自己到底有何怨仇?蔺晨躺在榻上百思不得其解,莫非是自己平时欺负狠了?可有时就偏偏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啊,看着他红着一张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当真有趣,忍不住就多逗弄了两句。看这萧景琰也不是如此小性的人啊。

想起上次不过是叫了他几声美人儿,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竟能脸红到脖子根。明明气得很,嘴上却只一个劲的说先生请自重。

哎,说起来,这萧景琰声音也是好听得紧,低沉有力,稳而不慌。

于是当梅长苏揣着手从蔺晨房门口经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只穿了中衣的蔺阁主依靠着贵妃榻上摇着扇子,脸上带着腻死人的微笑,嘶,有病!

7

“回禀陛下,蔺先生最近似乎特别钟情于花”

“嗯?”萧景琰放下御笔“怎么说”

“据说苏宅后花园里这大冬天的也是一派姹紫嫣红,这花神奇的很,无根无茎却常开不败,传闻都是蔺先生的”

萧景琰托着腮,要不要投其所好呢

于是当天下午,萧景琰就亲自从曾经的靖王府里采下了一大捧品相极好的红梅白梅,亲自抱着就去了苏宅。

他屏退了左右,刚踏进花园,便听到蔺晨的声音

“小飞流,来嘛!让哥哥亲一口又有何妨,别和你苏哥哥似的”

手上一抖,花落了一地。

“哟!”

蔺晨看着抱花的萧景琰晃了晃神,那人穿着素白的常服,披着棕色的大氅,手里红梅娇艳白梅无暇越发衬得这人气质出众。

就这么一会儿的档口,飞流就不知道窜到那里去了。蔺晨也不在意,笑着捡起地上的花枝

“美人儿今天好雅兴啊”

哪知萧景琰却冷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8

今日下了早朝,萧景琰格外生气,回到书房更是拿起一地奏折狠狠摔在地上。高湛领着两个小太监跪在地上收拾

[蔺晨虽为客卿,可也算是朝廷官员,频繁出入风月场所实属不雅]

[蔺晨行为失德]

[我朝官员留宿烟花之地实在不堪]

不用说,这一地都是参蔺晨的折子。萧景琰背着身,咬着牙

登徒子!

9

蔺晨第二日便接到一道让他即日返回琅琊山的圣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初死活让他留下的人是萧景琰,如今一声不吭遣了他的又是萧景琰,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子心还真难测。

“你最近得罪景琰了?”

“没有啊,我最近根本就没空去找他”

梅长苏抿了一口茶,点了点头

“你就不能少去那些...”

“哎,我怎么了!不过就是听听曲聊聊天罢了”

“你上辈子是不是蠢死的?”

10

蔺晨懒得和梅长苏打嘴炮,他索性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

书桌上躺着一朵芍药,最近吐的花的颜色已经越来越艳了。芍药旁边放着一支素色的瓶子,瓶子里插着两支梅花,是萧景琰那日捧来的,大部分摔坏了,这两支倒是完好的。蔺晨捡回来好好养着,竟然也活了下来。

花吐症到了后期人就容易疲惫,蔺晨靠着床塌就睡了过去,再醒来已近黄昏,自己竟然睡了大半日,果然越来越严重了。

他推开门,正碰到小童前来传膳,他随着去到饭厅,今日的菜格外丰盛,想想也对,自己这都要回去了。

梅长苏招呼他坐下

“你...咳嗽好些了?”

蔺晨清了清嗓子,哎,奇怪,竟然没有要咳嗽的症状了。

“刚刚谁来过我房间?”

“嗯?”梅长苏给飞流夹了一个饺子“景琰吧,下午气呼呼过来,谁都拦不住”

“哈哈哈哈!”

11

萧景琰披着衣服坐在御花园中,今夜过了,他与蔺晨便江湖朝堂再不相见了。想起自己下午趁着那人昏睡偷偷…哎…何时变得如此扭捏。

”咚“

一个石头砸在面前的石桌上

”谁?!“

”讨债人“

蔺晨一身白衣从屋檐上翩飞下来,落在萧景琰面前。

”朕不知欠先生何物“

”你就这么打发我回琅琊山了?“

”那…“萧景琰瞪着他”朕再赏先生黄金千两,不,万两!保您一辈子衣食无忧,后代子嗣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太轻,不要“

蔺晨伸手握着萧景琰的手,这人手冰凉的很,不知在这雪夜里坐了多久

”先生只管开口“萧景琰挣脱蔺晨的桎梏”能办到的朕定不推辞“

”能,一定能“

乌云遮了明月,高公公蒙了小太监的眼睛

”在这宫里当差啊,就要在适当的时候当瞎子,当聋子“

”什么是适当的时候啊?“

比如

比如当今圣上亲吻爱人的时候。

12

”你…你说你喜欢我,可…可是骗我“

蔺晨把玩着萧景琰的手指”好景琰,从前是我太笨,明明心里喜欢的紧,却不敢承认“

”你…有何证据“

”我的花吐之症痊愈就是证据“蔺晨抓起那只白玉一般的右手放在嘴边,轻轻把指尖含在口中。

你偷亲我就是最好的证据。

13

”启禀陛下!“

高公公在殿外高呼

”何事“

”参蔺阁主眠花宿柳的折子太多了,书房放不下了!“

14

萧景琰铁青着一张脸把蔺晨踹下了床塌

”景琰,你听我解释!我当真就只是聊聊天而已!盖棉被纯聊天!!啊呸!棉被都没盖!“

高湛在殿外扶额,智商呢?

评论(75)
热度(580)
  1. 小菠萝滚来滚去的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