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黄曲】假如他们得了花吐症(黄曲篇)

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花吐症好牵强,烦。

话说我能不能用这篇顺便还梗啊!!

再次,别嫌弃我!

另外,这个号更文会很慢很慢!因为时间真的不多。

--------------------

1

黄志雄靠在酒吧后巷的墙上吸烟,火光在黑暗里忽明忽暗,一呼一吸之间像是闪烁的星。

“雄哥,老板叫你进去”

“哦,就来”

黄志雄猛吸了一口,把剩余的烟头按灭在墙上。他推开门,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他头疼,他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了一张冷脸。他穿着黑色的衬衣和西裤,整个人带着一股肃杀冷傲的气质,明明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贴近看看这人是不是真的冷若冰霜。一路上无论男女,经过他身边的都要多看两眼,胆子大的更是直接贴了上了,但是都被黄志雄一一挡开了。

“隆哥”

黄志雄推开包厢的门,微微对着沙发中间的人点了点头。被叫隆哥的人看起来四十出头,微胖,脸上看着红光满面,怎么看也不过是个中年发福的普通人罢了。他看到黄志雄进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和旁边的人说到

“张老板,这是志雄,原来是雇佣兵来的,有他给你做保镖总该放心了吧”

2

隆哥,表面上是一家风投公司的小股东,实际上手里的生意一点都不干净。地下赌场、赌场背后的高利贷公司以及他刚刚插手的毒品生意。可是哪条道上都有他的规矩,随随便便就想分一杯羹自然有人不答应。隆哥想要插手自然也要走走关系打通一下天地线,这个张老板就是他这次的重点关系对象。

张老板其实自己带了保镖,但是隆哥说自己的人不在他不放心,于是“好心”把黄志雄送去给张老板当保镖。

黄志雄在心里默念着张老板的光荣事迹,想着隔壁缉毒大队大约对这个人分外感兴趣。今晚他们会下榻在本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交易的时间是十天后,黄志雄琢磨着应该怎么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

是的,黄志雄是一名卧底。

3

车停在酒店门口,黄志雄率先下车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紧接着张老板的保镖也下了车。没什么异常,张老板慢悠悠晃了下来。刚刚走进大厅,就听到一阵大提琴声,黄志雄心里一紧,这琴声太熟悉了。他微微握紧拳头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循声而去的冲动。

安顿好张老板,黄志雄换掉了一身黑衣下了楼,果然走到大堂的时候,琴声还在继续。他远远看了一眼,西餐厅里面曲和正坐在餐厅中央演奏。黄志雄不敢太近,只敢这样远远看着,曲和演奏的时候习惯闭着眼睛,身体随着乐曲轻轻摇晃,他姿态好,怎么看着都是个舒服。

一曲终了,曲和睁开眼睛,有人为他鼓掌,他站起身礼貌地鞠了个躬。黄志雄看到他坐下的时候用手捂了一下嘴,身体微微抖动了两下,大概是咳嗽了。

4

黄志雄认识曲和是一年前,那时候曲和是刚刚来到北京的北漂,没有稳定的工作,到处兼职。半夜下班背着大提琴抄近路走小巷子回家,被几个小青年盯上了。

那时候黄志雄已经在隆哥身边卧底了三年了,好不容易混到了一个小头目,可是靠近权力中心遥遥无期,他晚上带着一帮所谓兄弟吃喝了一顿,散了场正往家走,就碰到曲和这档子事。到底还是个警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血性是生在骨子里的。他一对四,最终用右手骨折的代价换来了四人落荒而逃。

曲和这个人又轴又重情义,非要陪着黄志雄去医院,并且表示要一直照顾他到伤好为止。那段时间正好隆哥那边也没什么事情,黄志雄就借着伤放了个假。曲和只要有时间,必定带着汤水上门照料,时间久了两人就熟了。

5

曲和还是到处跑兼职,空闲下来就和黄志雄待在一起。他说自己在北京没什么朋友,就认了黄志雄这个哥。

有时候下班晚了黄志雄就去车站等他,两个人可能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默默走路,到了家门口又很默契地分开。

两人认识半年后的一晚,曲和从小巷子里捡到了浑身是血的黄志雄。他红着眼睛给黄志雄清洗了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那天他第一次认真问他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

黄志雄摇了摇头,他不能说。

曲和也犯了倔,就这么瞪着眼睛看他,从眼眶到眼角都是绯红的颜色。黄志雄见不得他这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叹了口气,最终伸手握着曲和的手,那双手好看,白,细,长,天生就是艺术家的手。此刻手上散着消毒药水的味道,但是依然让人心动。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这是他与曲和最亲密时刻。

6

那次其实是一次帮派间的斗殴,黄志雄因为表现突出被调到了隆哥身边。按照事先编好的身份,他是一名退伍的雇佣兵,这很好地解释了他身上专业的格斗术和娴熟地开枪技巧。

到了大老板身边,行事就要更加小心。伴君如伴虎得危机让黄志雄得了严重的失眠,几次梦到隆哥抓了曲和,用枪指着他的头逼迫自己承认自己的身份。他梦中惊醒,突然觉得这大概是个暗示,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有任何牵挂和软肋。

他渐渐疏远了曲和。

曲和找他几次,回回都吃了闭门羹。打他电话,又发现他关了机。青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索性黄志雄也不必再跟他解释。他变成了隆哥的贴身保镖。

7

黄志雄愣神在回忆,回过神来曲和就站在自己面前。

他冷着一张脸,眼睛里却情绪复杂。他身上背着自己那个纯白色的大提琴盒,站得笔直,就那么看着黄志雄。

“曲和”

黄志雄先打破了僵局

“我…”

他想跟他说自己不是故意不理他的,他想跟他说这几个月自己都在担心他,怕他被人欺负怕他照顾不好自己,他想跟他说如果可以,真想抱抱他,亲一亲他的眼睛。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志雄哥”曲和嗓子有点哑,大概是整晚都没有喝水的缘故,他就那么看着他,然后沮丧地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8

黄志雄没有预料到曲和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他赶紧摇了摇头,大堂实在不适合两人说话,他拉着曲和拐进了走廊尽头的杂物间。甫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地说

“不讨厌,你怎么会这样想”

“那你躲着我”

“我…我是为你好”

“是因为你的工作吗?”

“算是吧”黄志雄看着曲和叹了口气“曲和,我的工作不允许我和任何人建立亲密关系”

曲和抬头看他,眼里尽是通透

“因为一旦有了这层关系,你就没办法去拼命了对吗?”

黄志雄僵直了身子,他后退了一步,曲和却逼近一步

“是吗?”

9

黄志雄没有正面回答曲和的问题,他不能离开太久,他要走,曲和也不拦他。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放了一朵茉莉在他手里。

那日之后,黄志雄再也没在酒店见过曲和。

距离收网的日子只有一天了,成败在此一举。黄志雄整夜不敢入睡,既兴奋又担忧,明天的凶险自不用多说,他睁着眼睛看床头小小的茉莉,这么多天过去了竟然没有枯萎,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实在奇怪的很。

花?

花吐症

曲和得了花吐症

10

自从酒店一见,曲和就辞去了酒店的工作。他身体越来越差了,吐的花也越来越多。听说警方破获了一起大案子,那之后黄志雄这个人也仿佛人间蒸发了。

在曲和吐出紫罗兰的时候,他已经几乎不能出门了。

咚咚咚

有人敲门

曲和挣扎着去开门,门口是一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那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看到曲和开门不由分说吻了上去。

胸前的扣子隔得曲和难受,但是他却没有要推开那人的意思。黄志雄力气大得仿佛要把他揉碎一般。是的,把这不知死活的小孩揉碎掰开融在骨血里才好。

他怎么敢

11

黄志雄的旧手机里有一条曲和发给他的短信

活着回来吻我,或者我随你去。

评论(98)
热度(53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