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季然】小段子

1
七点钟的部队大院格外的安静,每家每户雷打不动地在家看新闻联播。

平日里热闹的操场此刻也只有李熏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晃荡,他个子不高,剪了一个锅盖头,穿着附小的校服,脖子上还挂着歪歪的红领巾。此刻他兜里揣着一支大号加粗的黑色马克笔,借着操场上一点橘黄的灯光找到了一片还算得上光滑的墙面。他有点紧张,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经过,才从口袋里拿出马克笔,用牙把笔盖咬开,对着墙面就是一通写写画画。

2
早上六点,部队大院的起床号刚刚吹了第一遍,季白就醒来了。季爷爷是军区的司令官,一路当兵打仗拼着军功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虽然身居高位,对子孙倒是半点不宠爱,无论刮风下雨,起床号一吹就要起床去操场跑步,季白小学开始就这待遇,到现在初一早就习以为常。和往常一样洗漱穿戴好,还带着一点睡眼朦胧的季白就开始了今天的晨跑。

一圈四百米,通常跑个十圈就差不多可以去叫李熏然这小子起床吃饭了,不过今天这十圈似乎跑得格外快些。季白如往常一样敲了敲李熏然家的门,李妈妈一路应着来开门,看到季白还笑了笑

“今天这么早呢,熏然还赖床呢”

一边说着一边把他往里迎,季白乖巧地叫了声阿姨好,就进了李熏然的房间。

3
李熏然睡觉特别乖,正面仰躺,手交叠搭在肚子上,被他妈妈亲手剪的齐刘海软软搭在额头上。季白抿着嘴看了他两分钟,突然抬手给了他一脑门暴栗,还做梦的李熏然猛地睁开眼,忍着痛和眼泪看着眼前低气压的季白。

“你干嘛!!”

他眼睛圆圆的,眼里的泪也不知是痛的还是困得,总之看起来分外可怜。

季白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

“操场上的字你写的?”

李熏然一听,心道不好,只一个劲低着头不说话

季白又走近两步,抓着他的手,刚刚从被窝里伸出来的还带着一点暖意,季白捏了捏。

“敢做不敢当吗,懦...”话音未落,只见李熏然猛地抬头

“是我写的!大不了你打我!!”


4
只不过,还不等季白做出反应,李爸爸就杀了回来。

他早上带队出操,刚到操场就看到前一晚还干干净净的墙面上歪歪斜斜写了几个大字

“季白大坏旦”旁边还画了个乌龟

好么,还有个错别字。这几笔狗刨字一看就是李熏然的手笔,当即气得七窍生烟,操也不出了,回家就想把儿子揍一顿才爽快。

季白看到李爸爸冲进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李熏然被拎小鸡一样从床上拎起来,当场扒了裤子就招呼了几巴掌。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一边打还一边骂

“叫你不学好!在墙上乱涂乱画!还骂人!谁教你的!”

季白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挡在李爸爸的巴掌下

“叔叔,别打了!”

李爸爸在气头上,手下没轻重,手一挥就把季白挡开了

“你别帮他求情!反了天了他!”

李熏然憋着不敢哭,红着眼睛看季白,小兔子一样。

5
被打了一顿的李熏然被勒令拿着小水桶和毛巾把墙擦干净。季白沉默地跟着他,小孩子委委屈屈憋着嘴,用毛巾湿了水在墙上使劲的蹭,可是马克笔哪里是那么容易蹭掉的。季白见他全不得法,一双小手又蹭得发红,只好自己拿过毛巾帮他擦。

李熏然空着手站在旁边生闷气,季白一边擦一边低声说

“三哥给你道歉行不行,不该说你像小媳妇”

李熏然愣了愣,旋即又低头小声说

“那我也给你道歉”

两人擦了个把小时,丝毫没有擦掉的迹象,丧气地靠着墙休息。突然李熏然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从口袋摸出那支马克笔

“擦不掉,那你把我的名字也写上!”
季白看他认真得好笑,抬手揉了揉他一头软毛

“我原谅你了!”

李熏然也倔,见季白不肯写,自己拿着笔就把大名写上了

于是原本的季白大坏旦,变成了季白李熏然大坏旦。

知道了后续的李爸爸,又是一顿打。

6
再后来,大院的住户陆陆续续就搬走了。

拆迁的那天,季白牵着李熏然回了趟大院,那面墙还在,风吹日晒的字也看不清了,唯独季白李熏然的名字还依稀可见。李熏然看着墙上的狗刨字臊得慌,扭头就要走,倒是季白紧紧抓着他的手,在二人名字中间用指头画了个心。


评论(13)
热度(112)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