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淼川】冬去春来(一发完结)

这对好萌啊!

但是粮好少,我贡献一篇!

------------------

冬天下了第一场雪的时候,苻坚杀人案的终审判决下来了。从不缺勤的唐老师请假了。

罗淼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这几天忙着新案子,好不容易喘口气,第一时间就带着三明治去实验室投喂去了,可惜扑了个空。实验室里来来往往都是穿着白大褂的学生,却不见那个惯常穿着三件套的身影。

“唐老师呢?”罗淼叫住正在整理资料的助理,年轻的小姑娘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从繁复的文件里抬眼看了看罗淼轻轻摇了摇头“请假了,没说多久也没说去哪儿”

罗淼皱了皱眉头,唐川鲜少有这样的时候,平时外出开会一天都要事无巨细交待清楚,这次实在反常。

助理没再理会他,继续低头干活。罗淼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任何消息,也许是好事,至少说明没生病,否则催自己买药的电话应该早就打过来了吧。

罗淼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赶上曹伟正出警回来,一大早就被抓去处理广场舞老太太抢地盘这种事情让曹伟身心俱疲,看着罗淼手里的三明治简直眼冒金光。

“那个,师傅…”

罗淼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迷茫地看着曹伟“怎么了?”

“我这还饿着呢,反正唐老师也不在,您不如给我吃算了!”说罢伸手就抢了过来

罗淼还在发愣,突然抓住关键“哎,你怎么知道唐老师不在”

“唔?”曹伟已经塞了一口进去了,囫囵说不清话“昨天下班在一个户外用品店看到他,好像在买东西,看样子是要出门,再加上今天他办公室的女生特别少,一看就是没来上班呗”

曹伟嘻嘻笑了两声跑远了。罗淼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唐川虽然平时也运动,但是户外运动还是比较少,这次这么大费周章去买装备又是为了什么。罗淼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窗外,这雪似乎又下大了。

直到下班还是没有唐川的任何消息,打手机关机,打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罗淼不死心决定去他家看一看。唐川平时有一串备用钥匙放在办公桌右边第二个抽屉里。他说虽然他的大脑不会有什么纰漏,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这串钥匙倒确实从来没拿出来用过,今天派上用场了。

罗淼手里握着钥匙提着一些水果和常用药,他做了最坏的准备,大概是唐川在家里病得晕了过去,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最后索性变成了跑。开门的时候手有些抖,说不准是累的还是怕的。门被迫不及待地推开,可惜房间里没有人,罗淼放下手里的东西巡视了一圈,心有点凉。

唐川一声不吭去了哪里。

罗淼坐在沙发里发呆,唐川独来独往惯了,平时没什么朋友,除了现在在牢里的石泓,罗淼还真想不出来了。冬夜里似乎只有雪纷纷落下的声音,房间里静得可怕,罗淼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随手打开了电视。新闻女主播的声音很快充满了整个空间,机械不带任何情感的。但是总好过寂静。

沙发正对着一面墙的书柜,书柜最下层放着一下小工艺品或者奖状相框什么的,往上全是专业书。罗淼漫无目的打量着书柜,突然被一片小小的叶子吸引了目光。他记得这片叶子,他亲眼看着唐川放进相框里的。那片叶子黄中带着一点点红,形状很特别,所以罗淼有印象,不,大概和唐川相关的每一件事他都记得特别清楚吧。

他盯着叶子发愣,这种叶子不常见,平时城市里几乎见不到,那就一定是唐川跑到哪个郊区捡回来的。可是到底是哪里呢。

还是没有消息,一夜过去了。

罗淼僵硬地从沙发爬起来,看了看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去洗手间洗漱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水果放进冰箱,一夜没关的电视还在播着,内容是苻坚杀人案的跟踪报道。罗淼迷蒙着看了看,是结案的时候录的节目。镜头正好切到他,而地点是唐川的实验室,镜头的角落里唐川在低头做实验,突然他抬了抬头,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很短,短到罗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罗淼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石泓的背影上。罗淼突然想起来,在案子没破的时候,有一天唐川和石泓去爬山,他本来想跟过去的,他担心石泓对唐川不利,后来他还被唐川嘲笑他像个多疑又小心过度的妈妈。

罗淼想唐川大概不知道,那种想要保护喜欢的人的心情根本不亚于母亲想要保护孩子。

思及此,罗淼突然灵光闪现。唐川请假那天正好是石泓终审判决下来的那天,死缓,命是保住了。虽然石泓进监狱以后唐川再没去看过他,但是罗淼知道他不是那种淡漠的人,判决前唐川也曾暗暗出过力,希望能够尽自己所能在合理范围内给石泓争取权利。然而判决下来,唐川还是难免有些失落,所以他有没有可能又去爬山了?

罗淼看了看窗外皑皑白雪,昨天夜里雪太大了,这会儿城郊的山大概已经封了,如果唐川真的爬山去了,此刻已经困在山里了。

罗淼来不及细想,回办公室拿了两件厚的出勤的大衣,又带上了一点压缩饼干和水还有一些简单的户外装备,还顺手拿走了曹伟放在桌面的充电宝。好在是警察学院,东西还是齐全的,他的车开出去的时候还差点刮倒了迎面走来的曹伟。一路都开得飞快,恨不能挂上警灯。原本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不过四十分钟竟然也到了。

山林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做封山的收尾工作了,罗淼跳下车拿出手机,上面是一张唐川讲课时候的照片,他声音有些抖,询问着每一个工作人员

“这两天见过这个人嘛?”

一连问了三个都摇了摇头,直到问到第四个人,那是个个子挺高的男生

“记得,昨天来的,当时已经下雪了,跟他说山路危险路上小心来着”

“后来呢,他出来了吗?”

“这我就不记得了,不过要是还没出来,估计凶多吉少了吧”

“你说什么!”罗淼突然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狠狠拽到了自己跟前,但是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有些颓然地松开手,黏黏地说了句对不起。反身从车上拿出装备和两件大衣,又给曹伟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最终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冒雪进了山。

大雪覆盖住了路,也盖住了脚印,罗淼深深浅浅走着,嘴里高喊着唐川,可是除了回音,没有任何回应。冬季的森林太过安静了,连小河都已经被冻成剔透的冰面,没有流水没有飞鸟没有生物出没的踪迹也没有唐川。

罗淼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毫无头绪,盲头盲脑找了三个小时,仍旧没有下落,他慌得仿佛入学考试的那个上午,面对自己一生的理想却毫无把握。他拿出连着充电宝的手机,发现已经过冷关机了。他看着目之所及的白雪皑皑,有些绝望的想万一唐川晕倒了,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会不会就被埋在了雪下面。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下一秒却不自觉开始刨起雪地来。他只戴了一双普通的棉质手套,辅一接触积雪就浸了个透,手套变得又沉又冷,寒气恨不得钻到骨髓里去可是不能停。

曹伟他们一定已经到了,或者他们已经找到唐川了,再或者唐川只是徒然出去哪里讲课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回家了。罗淼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一个分神,脚下踩空直直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斜坡不算长,但是埋在雪里的树枝还是不可避免划伤了罗淼的脸,他顾不得许多,挣扎着爬起来,却看见对面的斜坡上有一所小木屋,门口堆着一些柴火。罗淼朝着木屋连喊了几声唐川,安静,可是大概过了一分钟,他突然听到一声十分微弱的回应

“我在”

又过了一会儿

“罗淼,我在”

声音很小,可是罗淼仿佛听到天籁。他拿出警校跑铁人三项的劲头向木屋跑去。他哆嗦地推开门,唐川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他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脸色有些发白,裤腿上暗了一块,看起来像是血。

“你怎么了?!”

罗淼几步走到他跟前,像碰又不敢去碰

“雪…太深,没…没看到,被一个废弃的捕猎夹夹住了,走不动,我简单处理过了,止血了”

罗淼从没见过唐川这么狼狈,他鬼使神差伸出手相要去碰碰唐川的脸,可是手伸了一半,却听唐川呢喃了一句

“冷”

罗淼这才仿佛醒了一样,拿出两件大衣把唐川密不透风裹了起来。可是唐川还是在发抖,罗淼想他大概是发烧了,想了想,仿佛下了大决心似的,把唐川紧紧抱在怀里

“唐老师,这样好一点了吗?”他声音轻柔,呼出的暖气软软打在唐川的耳后

“嗯...累”

“别睡,我这就带你出去,你跟我说说话,你要是实在没力气,你听我说说话好吗”

唐川点了点头,努力保持着清醒。罗淼帮他把衣服套好,又细心给他围好围巾,这才小心翼翼把人背起来。唐川虽然瘦,但是也是180多的身高,身上又穿着这么多衣服,罗淼背着还是有些吃力,可是他背得稳,一点都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唐川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轻柔的呼吸打在他耳朵上让他忍不住红了耳朵。

“唐老师,下次再跑出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陪你来”

“嗯…你不是忙案子吗”

“那你就等我两天,让我陪着你我放心”

“你年纪轻轻和老妈子一样”

罗淼听出来唐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轻快,他说话的时候嘴唇擦过自己的耳朵,这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我就管你,别人我不管”

“哦”

唐川的声音弱了下去,罗淼掂了掂他,也不知道刚才那句话他听清楚没有

“别睡”

“太累了”

“那也不能睡,听我讲话吧”罗淼托了托背上的人

“你说…我…我听着”

“唐老师,石泓的事,你不要太难过”罗淼知道唐川这次这么反常的行为大概是因为石泓,他心里有点沉,也许只有石泓那样的天才才配得上唐川的欣赏和喜欢吧,自己终归只是普通人。

“还好,只是有点可惜,那么聪明的大脑”唐川声音有点抖,罗淼心疼。

“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你这句话像三流偶像剧里粗劣地告白桥段”

“是吗?“罗淼笑了笑”我给你说一件你不知道的事吧”

“嗯?”唐川强打起精神“还有我不知道的事?”

“有啊”

罗淼抬头辨认了一下眼前的路,方向是对的,他又加快了脚步

“我喜欢你啊”

罗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积压在心里的秘密突然见了光,他觉得浑身轻松,可是突然又害怕起来,背上的人没有回应,是不是被自己吓坏了。

“唐老师?”

“嗯,我在”罗淼看不到唐川的表情,也听不出他的情绪

“我说,我喜欢你”罗淼又说了一遍,却紧接着又说到“没事,你就这么一听,我不会怎么样的,你不要有负担”

唐川还是没有说话,罗淼心里有些凉,他尴尬地开了一句玩笑“别担心,就算你拒绝我,我还是会给你带三明治的”

“这不算”

“嗯?”罗淼踩到一节尖利的树枝,钻心的痛,可是他手还是稳,脸上也不动声色,生怕把背上的人颠下来。

“这件事不算”唐川又说了一遍“这件事我知道了”

“什么?”

“你刚才说的那件事”

“啊…”罗淼有些发懵“我…算了…”他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脚底的疼痛让他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

“这件事我知道了”

“啊???”罗淼听到自己心跳在加快“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说不准,就是感觉到了”

“哦”

罗淼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为大概在唐川眼里都十分可笑吧,脚上的口子好像裂开得更大了,鞋底是湿答答分不清是血水还是雪水。

突然耳朵一热,一个干燥的吻就印在了耳侧,唐川亲了他,轻轻的,吻落在耳朵上。

“唐…唐老师…”

“走路!”唐川制止了他转过头来“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罗淼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他止不住脸上的笑意,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被烧开沸腾了似的。

“师傅!!”不远处传来曹伟的声音

“在这!唐老师也找到了!”

几个人循声赶来,七手八脚把唐川从罗淼背上放下来,唐川太虚弱了,被放下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太清醒了。

“快,送唐老师去医院!”

几个小伙子拿出训练比赛的速度往外跑,罗淼一步不落跟着。救护车已经在外等候了,唐川被送上车的时候迷迷糊糊,半闭着眼睛。罗淼跟着上了救护车,坐在唐川旁边,神色充满担忧。曹伟也跟着坐了上来。

“师傅,您脚受伤了!”

“不碍事的”罗淼目光紧紧盯着唐川“等等再处理”

唐川意识有些模糊,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罗淼受伤了。

再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唐川睁眼看了看洁白的天花板又闻着飘在空气里的药水味,确认自己现在已经在医院了。他转了转头,看见握着自己的手趴在床边的罗淼。他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嗯?醒了??”

罗淼几乎是马上就醒了过来,他起身看了看,发现唐川正笑着看他。明亮的眼睛弯弯的煞是好看。

“哪里不舒服吗?饿不饿?要不要喝水?”

“没有不舒服,不饿,也不渴”唐川慢条斯理的回答到“你受伤了?”

“我?啊,没事,已经没事了”

“明明腿受伤了也不说,还背着我走了那么远”

“你比腿重要多了”

你比我的命都重要,当然,这一句罗淼没有说出来。

“你…之前说的算数吗?”唐川移开了目光,看向了别处

“什么?”罗淼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巨大的狂喜就占据了他“算!我再说一遍,我喜欢你!我永远陪着你!我喜欢你啊!唐川!”

“小声点!”唐川轻轻敲了敲他的头

罗淼起身凑了过去,用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堵住了唐川接下来要说的话。

后记:

曹伟觉得很奇怪,自从两人出院以后,罗淼再也没去买过三明治。

“师傅,怎么最近不去送餐了?”

罗淼抬头看了看他,笑了笑“唐老师说在家吃早餐,老吃三明治没营养”

“哦”曹伟点了点头,总觉得这句话听着怪怪的,大概是自己想歪了。

罗淼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锅里有汤,晚上吃面吧,我最近好像胖了”

“好,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罗淼忍不住弯了嘴角又回了一条“不胖啊,抱着刚刚好”

“啊,春天要来了!”

曹伟紧了紧围巾,看了一眼罗淼,疯了吧。

评论(25)
热度(271)
  1. 涵酱滚来滚去的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