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谭赵】星期八(一发完结)

我觉得我用尽了所有狗血的梗!!

还是那句,没看懂问我!

晚安~今天我们家小胖子可争气~!!开心!

-----------------

1

“你…认识我吗?”

2

赵启平有些奇怪地看着身边这个男人,他似乎有些激动又十分紧张,手不停地握紧又松开,只一双眼睛一错不错盯着自己。

“不好意思,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赵启平轻笑了一下,抬手顺了顺正趴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加菲猫的毛“我…好像真的不认识您”

男人愣了愣,表情似乎有些失望,但是他很快又调整了情绪,展开一个好看的一字笑

“那请问这里有人吗?”他指了指赵启平对面的空沙发

“没有”赵启平摇了摇头“你可以坐”

男人顺从地坐下来,目光落在赵启平怀中那只慵懒的肥猫身上

“你很喜欢猫”

一个肯定句。

赵启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把怀里的猫抱起来,皱着鼻子和这只加菲猫做了个鬼脸,还亲昵地蹭了蹭它

“喜欢啊,最喜欢你了!”

对面的男人似乎也被他带动了,眼光柔和又温柔,他没有去打破气氛,就这么静静看着,仿佛能看好久好久。

3

大部分时候,赵启平都是店里唯一的客人,不过似乎从那天起,店里有了第二个常客。

常客的名字叫谭宗明。

每一次赵启平进店的时候,谭宗明必然已经坐在第一次见面的位置上了,可是他看起来并不是那种无所事事的人,好几次赵启平进来听到他打电话,说的都是各种会议安排或者商业合作。每次这个时候,赵启平就只会和他微微点一点头就自顾自逗猫去了。但是很快谭宗明就会挂断电话走到赵启平身边,陪他逗猫或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老谭”赵启平此时正伸手给一只英短挠下巴,他手指长,指尖圆钝,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英短舒服地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赵启平像猫一样眯起眼睛冲着谭宗明笑“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

谭宗明明显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摇了摇头“不介意,你怎么叫都行”

赵启平抱起一经有些犯困的英短,走到惯常坐的位置,谭宗明紧跟着他一步不落。

“其实我特别好奇,你怎么整天泡在店里啊”赵启平抓起肉肉的猫抓冲谭宗明挥了挥

“因为我就是老板啊”谭宗明伸手捏了捏肉垫,似乎还不经意碰到了赵启平微凉的手

4

赵启平搬到小城来住已经快两年了,两年前他出了一点事故,受了点伤,那之后家人朋友同事都劝他放一个长假。赵启平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好了,可是身边人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连一向抠门的凌院长都主动给他批了假,跟他说什么时候想回来再回来。

拿着一个无限长假的赵启平找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他在当地医院挂职当了个清闲的骨科医生,简简单单,安安稳稳。他很快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小城生活淳朴,节奏缓慢,所以第一次看到星期八的时候,赵启平还在心里诧异,这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在这里开一个所谓的猫咪咖啡馆。但是很快赵启平就爱上了这里。起初吸引他的是店里奇奇怪怪的摆设,有25个钟头的时钟,有星期八的挂历,有十三个月的记事本。而后来他发现这里面的猫特别合他心意,就连里面的食物和咖啡也特别的对胃口,简直就好像照着他的胃口来做的。

再后来,星期八多了个谭宗明,刮风下雨都在那里坐着。他和这座城里的人不一样,他懂得多,天南地北总能陪着赵启平聊,但是两个人向来只谈风月,不谈自己。

5

赵启平今天下班晚了一点,小城的一座小桥塌了,紧急送来几个村民,赵启平一下午忙着包扎缝合,竟然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他吃惊地看到谭宗明正靠在他的车旁边抽烟。

“老谭?你家里人也受伤了?”

谭宗明看到他走出来,赶紧熄灭抽了一半的烟头,他摇了摇头“看你今天没过来,又听说小河那边出事了,想着你应该是还没下班。还好吗?”

“啊?还好的,桥不高,当时桥…”

“不”谭宗明打断他的话“我问你”

“我?”赵启平眨了眨他好看的大眼睛,旋即笑了笑“我蛮好的啊!就是饿了!”

“来,上车,给你带了粥,你喝一点垫一下肚子”

赵启平乖乖坐在副驾驶上,保温桶的盖子打开,皮蛋瘦肉粥的味道香糯地飘散在车里,他轻轻呼了两口就迫不及待喝起来。

“慢点啊,小心烫着”

谭宗明眼睛盯着前面,脚下的油门不敢轰得太大,车开得格外平稳。

回到星期八已经快九点了。赵启平蔫儿蔫儿地窝在沙发里,几只猫乖乖团在他脚边。谭宗明忙着在后厨做饭,赵启平顶着厨房的门口发愣,看着谭宗明忙进忙出,时不时冲他笑笑。

6

谭宗明手艺真不怎么样,虽然满满一桌子菜,但是被吃下去的不多,两个人配着一瓶好酒喝着,赵启平酒量一般,吃了一半人就开始发痴。

“不是我说你,你这手艺…真…真不行,盒盒盒盒”

赵启平拿手指戳谭宗明的脸,笑得挑衅又张扬,眼睛里似乎闪着光。谭宗明大着胆子握住他的手,晃了晃,就好像平素里挥舞猫爪子

“已经好多了,以前根本不会”

“以前…?”赵启平歪头趴在桌子上“老谭…你…你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啊?”

谭宗明抬手温柔地摸了摸赵启平柔软的头发,也只有在他喝醉的时候他才这么大胆。

“我在等一个人啊”

“等…谁?”

“等一个很重要的人”谭宗明又伸手去抚赵启平皱起的眉头“给你讲个故事吧!”

赵启平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7

故事要说起来就早了。

谭宗明口里那个重要的人其实是他发小。发小是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乖、聪明、长得也好看。

“他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和你一样,喜欢猫,老说要是退休了,他就去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开一间咖啡厅,里面要养很多猫还要放很多书”

从小到大,身边从来不缺追他的人,但是谭宗明从来没看他正经和谁在一起过,倒是谭宗明身边的人换了一位又一位。

“我都不记得他陪我经历了多少次失恋”谭宗明轻轻捏了捏赵启平的手指

谭宗明身边真真假假有过不少人,大大小小的失恋也很多,大多不过喝一顿酒就可以解决,最严重的一次,大概是三年前。

那时候从美国回来的谭宗明,不仅带回了一间成绩可观的公司还带回了一个心目中的女神,女神的名字叫安迪,华尔街高管,女强人,干练,漂亮。谭宗明使出浑身解数去追,终于抱得美人归,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不过两个月,都迅速觉察出不对劲来。两个人都太强势,工作上又是上下级,关系处理得一团糟。最后安迪提出了分手。而为了两人不要尴尬,安迪甚至提出了辞职,两天内就离开了谭宗明的公司,干脆利落。

“啊?”赵启平嘴角往下弯着,似乎特别替谭宗明难过

“那时候我觉得我可能痛失一生挚爱,心情特别沮丧”

最后,还是谭宗明的发小把胡子拉碴的谭宗明从家里挖了出来。他亲自帮谭宗明刮了胡子,洗了头发,挑了一套合身的衣服,带着他去蹦极。

谭宗明永远记得,当他们站在跳台边的时候,发小笑着看他的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山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可是好看。

“敢吗?”发小紧紧抓住谭宗明的手“我陪你一起跳”

他转过身紧紧抱住谭宗明,教练给他们系好绳子,然后两人纵身一跃,像飞鸟一样飞入葱郁的峡谷里。谭宗明是第一次蹦极,高空失重坠落的感觉让他觉得像是死过了一次。他无知无觉抱紧怀里的人,仿佛那是他全部的力量和安慰,于是过度紧张的他错过了那人勾起的嘴角。

8

故事还没讲完,可是赵启平已经睡过去了。谭宗明把人轻轻抱起来安置在星期八后面的客房里。赵启平酒品不错,睡相也安稳,谭宗明呆呆看着,不知怎么的就红了眼眶。

赵启平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了,他看着身上合身的丝质睡衣,死活想不起来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只恍恍惚惚记得谭宗明和他说什么发小,什么失恋。

他懵懵地换上床头一早准备好的衣服,看着桌子上的纸条发愣

“有事离开两天,很快回来”

落款,谭宗明。

赵启平看着纸条发了一会儿呆,头有点痛,他抵着太阳穴揉了揉。

谭宗明果然是两天后回来的,刚下了飞机就直奔赵启平医院,可是赵启平请假了。谭宗明又开着车直接去了他家,敲了半天也没人应答,十几分钟后才听到里面弱弱问了声,谁啊?

“启平!是我!”

门缓缓从里面打开,再透出来的是赵启平一张无精打采的脸。

“你怎么了?生病了?”谭宗明挤进去

“不知道,这两天头疼的厉害”赵启平靠在谭宗明身上往屋里走

“发烧了吗?”

赵启平摇摇头,他皱着眉头嘟囔着

“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东西”

9

虚弱的赵医生完全想象不到自己一句话让谭宗明多么坐立不安。他昏昏沉沉睡过去,只留下谭宗明一个人紧张得发抖。

“凌远,是我”谭宗明站在阳台打电话“启平说头疼,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你到底还是找到了啊”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谭宗明烦躁地点起一根烟“他这个症状正常吗?我要不要带他回去做个检查?”

“如果持续这样,最好能带回来吧,你就不能别去招惹他?”

谭宗明深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去

“我做不到...”

电话被挂断了,谭宗明抽完最后一点,转身却看见赵启平披衣站在身后,他冷着一张脸

“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10

自然是早就认识了,因为赵启平就是那个发小。

他从小就喜欢这个邻居家的大哥哥,总喜欢跟着他跑来跑去。后来年纪大了,他知道他的这种喜欢早已经超越了兄弟间的感情。他看着谭宗明身边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而自己始终以发小的身份陪着他。

和安迪分手那次,是赵启平看到谭宗明最失态的一次。他把喝醉的谭宗明从酒瓶里挖出来,看着他问了一句

“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她?”

谭宗明大概真的醉狠了,他看着眼前的赵启平突然吻了上去。赵启平没有推开他,他像自己大概被当成了安迪吧。之后,他抓着酒醒后的谭宗明去蹦极,去爬山,去酒吧。

会在安静的午后给他读书,用低沉醇厚的嗓音给他念春暖花开,给他念冬去春来。会突发奇想带着他去旅游,去从没有人走过的小径,去无人的海滩,去山顶看星星去野外露营。

偶尔他有空,他就去谭宗明家给他做饭,谭宗明一直夸他饭做得很好,菜也合口味。他看着谭宗明渐渐走出了失恋阴影,他为此感到高兴。

他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对定制的袖扣,他亲手把它们送给谭宗明。

“我喜欢你,从小到大!”

谭宗明呆了,他几乎是落荒而逃。他从来没想过被自己的发小表白了。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不对。他和赵启平断了联系。很快他交了新的女朋友,新欢的到来似乎标志着他彻底走出了失恋。

11

赵启平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出的车祸,失控的大货车让他避让不及,车撞上了隔离带。人被救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一度失去生命体征。

谭宗明几乎是一路飙车冲到医院的,手术室外面站了好多人。李熏然抓着他的领子给了他一拳

“你滚!你没有资格在这里!”

凌远拦腰抱住暴怒的小狮子

“熏然,冷静一点!”

“你放开我!”李熏然少有的吼了凌远“如果不是他!启平就不会申请去国外进修,就不会在路上发生那种事情!”

“那是个意外!”

是啊,那是个意外。

抢救进行了整整8个小时,很成功。医生说一切都好,就是大脑可能受了创伤。赵启平醒过来的时候谭宗明熬的整个人都脱相了

“嗯,你…是谁?”

医生说他可能是借着这一次受伤,对一些人一些事进行了选择性遗忘。谭宗明整个人几乎虚脱。选择性,遗忘了他。

再后来,赵启平放了长假。可是没有人告诉谭宗明他到底去了哪里。凌远背着李熏然给了谭宗明一个微博号

谭宗明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看完,看赵启平这些年来陪着他哭哭笑笑和那长久的未能说出口的暗恋。

微博最后的更新停留在谭宗明找到新的女朋友那天,赵启平在微博写道

你会爱我,在61秒,在25小时,在星期八,在13月。

12

赵启平没再去过星期八,他不希望谭宗明因为他受伤了就对他怜悯同情。

星期八还是每天按时开门,刮风下雨从未耽误过。谭宗明的爱心三餐,也从未间断。

这天小城下了一场暴雨,赵启平看着倾盆的雨幕发呆,突然楼下一个模糊的身影吸引了他的视线,那人撑着伞,在雨幕中深深浅浅走着。

是谭宗明。

雨太大了他那把伞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人早就淋得湿透了,不过怀里的保温壶倒是护得好好的。门外响起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赵启平知道此刻的谭宗明一定已经淋得透湿了。可是他还是硬着心肠没去开门。

门外很快又安静了下来,那个身影朝着楼上看了看,又转身走进了雨幕里。赵启平打开门去拿保温桶,保温桶上面还放着一张纸条

“我会爱你,多1秒,多1小时,多1天,多1个月,比永远,更远”

落款,谭宗明。

13

谭宗明这个人,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事情可以大刀阔斧,对于太在意的反而小心翼翼。

谭宗明说,那晚他根本没有醉到不省人事。

那一吻不是醉眼朦胧,而是得偿所愿。

----------------------

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明明喜欢但是拒绝

1、谭宗明身边来来往往分分合合很多段,对于感情,他持一种不稳定的态度,不能长久。所以这样的感情他没有安全感,但是他发现赵启平一直以来都很稳定的以好朋友的身份陪伴在身边,这样的感情让他觉得稳定。所以他逃跑,并且通过开始新恋情来掩饰慌张。

2、赵启平跟他表白的时候,虽然说一直喜欢,他是他不确定一直是怎么个一直,有多久?直到他看到他的微博,知道他一路的心路历程。

3、赵启平这边看来,我陪你这么久,都跟你表白了,你跑去找了个新女友。所以你一定不会爱我,因此写下那段话。

4、老谭认清自己,对那段话重新解读并表明即使是爱情,我也要和你谈永远。

捂脸!后面写的太仓促了,都没写清楚。

评论(67)
热度(487)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