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明.二胖.秤砣.小黄鱼改名记(一发完结)

 @河梁 的夫夫养娃系列的一个番外吧,宝宝名字的由来!胡乱写的,挺无聊且无逻辑的小段子

昨天发过,但是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宝宝最后的名字写错了...然后我就顺手删了...我的错

前文指路【楼诚】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推门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后文指路【杜方/楼诚】爸爸说有事请呼叫小舅妈

-----------------------

0.

去年明家的头等大事,就是新添了一名小公主。小公主生下来的时候8斤2两,是名副其实的胖妞妞。小公主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顺利挤开明台成为家里名副其实的掌上明珠。

一年多过去了,小公主长得越发的可爱,大眼睛又黑又亮和阿诚像了个十足,肉嘟嘟的小脸总是鼓鼓的,谁见了都忍不住想要戳一戳。小公主性子也好,见谁都先咧着牙都没长齐的嘴笑,笑得口水都能流下来。总的来说,小公主千好万好,就是都生了一年了,大名还没定下来.

1.

不过小公主的小名倒是有一大堆,千奇百怪的

明台喜欢叫她小黄鱼,因为他说阿诚哥看宝宝的时候眼睛发亮笑得特别温柔,神态活像是从梁仲春那里坑了一箱小黄鱼。

明诚总是叫宝宝二胖,因为宝宝不仅生下来就胖,后天也没有放弃努力,一年的时间体重的涨势堪比明先生治理下的上海经济,直线上升!还有就是,在阿诚心里,明楼算是大胖,亲父女一场,这点血缘不容割裂!

明楼口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是小秤砣。宝宝总是喜欢趴在明楼软软的肚子上,高兴起来了就要在明楼肚子上蹦迪,可是宝宝虽小,特别瓷实,明楼每次都觉得宝宝蹦起来和小秤砣一样一砸一个坑。

2.

这天宝宝在家里客厅的地毯坐着玩儿,明家三兄弟看报的看报,切水果的切水果,翻杂志的翻杂志,但是眼睛都没离开宝宝。只见宝宝突然晃了晃,小身子好像承受不了头的重量似的,往后倒去

“小黄鱼!”

“二胖”

“小秤砣”

意料中的大头匝地没有出现,宝宝倒在一堆柔软的抱枕中,但是同时冒出三个名字让宝宝一下子懵逼了,眨巴眨巴大眼睛看了看周围,然后一抽一抽委屈特别委屈地想哭。还不等三个大男人有反应,倒是楼梯上响起了哒哒的高跟鞋声

“宝宝都一岁多了!你们一个个的读了这么多年书,连个像样的名字都起不出来?!看看你们起的什么名字,哪里有一点文化人的影子!把我们宝宝都委屈哭了!”

明镜一边无差别数落着一边把宝宝抱起来又哄又亲

“我跟你们说,今天要是再不把大名想好上好户口,你们三个通通给我进小祠堂!”

说完,就抱着已经忘了为什么要哭的宝宝上了二楼,留下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3.

还是阿诚先反应过来,把手里削好的苹果塞到明楼手里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夫夫二人突然站起来往书房走。留下明台一脸惊诧,全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书房的墙上挂着明诚早年画的一幅画,笔法生疏空间格局也不开阔,但是明楼倒是宝贝似的珍藏着,还取名叫家园。现在这幅画挂在墙上,只要一推门就能看见,明楼细细凝视着

“阿诚,你说叫…”

“不准叫明家园”明诚抢先一步截断明楼后面要说的话“先生是打算把这个名字用一辈子嘛?”

明楼也不恼,捏了捏明诚的指尖“湖畔旁树林边,有你有她就是我的家园啊”

明诚白了自家先生一眼却还是没忍住嘴角的笑意“心里清楚就好,太过直白反倒失了美感”

“是,阿诚教育的是!”

4.

明楼放开阿诚的手,转身去书柜翻出一本诗经,书已经有些久了但是看起来依旧保存完好。他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随手翻了一页念到

“杨柳依依”他眯了眯眼“阿诚,你看依依二字如何,轻轻柔柔”

阿诚皱着眉头想了想

“不好,这是一首送别诗,情境太过悲伤,况且杨柳轻柔随风飘动,不够坚韧”明诚搬着凳子坐在书桌边,抬头正看到明楼书桌上放着一张宝宝挤着小肉脸笑得正欢的照片。他忍不住在心里又补了一句,更何况宝宝现在被你喂的这么胖,哪里还有一点杨柳依依的影子。

明楼似乎认可了阿诚的说法,又埋头翻书去了。明诚撑着下巴浏览着书柜的书,突然目光定格在史记上,喃喃念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先生,言蹊二字如何?”

“好是好,就是学究气太重,给人担子也太重”明楼放下书走到明诚身边,轻轻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我希望我们宝宝一辈子无忧虑”

明诚眼神闪了闪,认真点了点头。

“那泊如呢?恬淡无欲,得舍都淡然”

明楼没点头也没反对,严格来说这确实是个好名字,可是他念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到那些留着白胡子的老叟。明诚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也不好”

5.

二人再次陷入了僵局。这时,明台抱着宝宝推开书房的门,宝宝手里还抓着一小截香蕉努力咬着。

“怎么样了,你们两个高材生想出什么来了”

“没”明楼看了他一眼“要不你来?”

“上帝!我可不敢给我们小黄鱼乱取名字,取得不好,别说你们不饶我,大姐都不放过我”说着还掂了掂手里的胖妞妞对着她做了鬼脸。

正好这时宝宝手里的香蕉吃完了,睁着大眼睛到处看,明楼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心底一软,那是一双太像阿诚的眼睛,透亮清澈,看一眼便再也移不开

“一念,一念”

“嗯?”明诚听明楼喃喃念着什么“先生你说什么?”

“一念这个名字如何?”明楼双手搭在明诚肩上,明诚十分自然地反手握住他“阿诚,我心之一念全都是你”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听,但是明诚还是脸红了红。明台作势要捂住宝宝的耳朵

“哎呀呀!秀恩爱能不能分一下场合!我还在呢!!”宝宝似乎挺懂了似的,咧着小嘴咯咯笑得开心,明台用鼻尖戳了戳宝宝的肉脸蛋

6.

明台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就要溺死在哥嫂恩爱的粉红泡泡里了!

“要我说哪有那么麻烦,就叫明一,以后老师罚抄,宝宝不就省事了,这就叫高瞻远瞩,赢在起跑线上”

宝宝似乎听懂了,啪啪拍着小肉手咯咯笑着

“明台!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明诚突然严肃地打断了明台的天马行空“怎么能有这种思想,要是这样,我倒宁愿宝宝名字复杂一点,让她不敢犯错误才好”

明楼闻言,走到书桌旁,拿起钢笔用遒劲的柳体写下三个大字

阿诚探头一看,脸当时就绿了!只见纸上写着

“明饕餮”

“先生!”语气明显带着嗔怪

明楼见他这样子好玩,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皱着的眉头“你啊,就是太认真了,玩笑一句嘛!况且…”说着他望向宝宝,只见宝宝正起劲地嘬着自己的小胖手“小秤砣吃东西的时候真的有点像饕餮”

本来正吃的起劲的宝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明诚从明台手里接过宝宝,一边哄着一边轻轻踹了明楼一脚“没有你这样当爹的!宝宝乖~哦~”

7.

取名字又陷入了僵局。

“宝宝啊!到底应该给你取什么名字呢”明诚抱着宝宝在书房走来走去“你看你爸爸,指挥上海经济眉头都不皱一下,为了给你取个名字可愁坏了呢”说着举着宝宝的手冲着明楼挥了挥

明台看着发愁“要不你们写几个名字,让宝宝自己抓阄,抓到哪个就是哪个!”

一语点醒,明楼当即开始写名字,阿诚把宝宝交到明台手上,也加入了写名大军。宝宝似乎又有点饿了,哇哇哭闹着要往外走,明台只好抱着她往餐厅走去。

楼诚二人攒着劲写了大概有二十来张,拿到餐厅的时候,宝宝正坐在宝宝椅里面吃东西,明台把宝宝手里的蛋糕放下,又把宝宝放在餐桌上,明楼把写了名字的纸放在宝宝面前,满脸紧张地看着宝宝。

只见宝宝伸出油乎乎的小手往前伸了伸,然后毫不犹豫地扭着身子抓住了身后的中午吃剩下的...排骨...

明排骨????

阿诚脸色有点不好,但还是耐着性子把宝宝手里的排骨抠出来

“宝宝乖,不抓那个”说着又把宝宝扭正对着一桌子纸团子

“从这里抓!乖~”

宝宝皱着小眉头,想了想,突然又伸出小手,一把抓住自己刚刚吃了一半的蛋糕…

明...蛋糕?

阿诚脸色相当不好了!他瞪了一眼明台

“谁让你给她吃的?都这么胖了,还加餐!”一边说着一边把蛋糕从宝宝手里抢出来

宝宝瘪了瘪嘴,一副要哭的样子

明楼有点心疼,搂着孩子小小的身子轻声哄着“宝宝乖,就随便抓一个,抓一个自己喜欢的,嗯,喜欢的”

宝宝眨了眨眼,似懂非懂地看着满脸堆笑的明楼,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扭了扭,然后往餐桌另一边爬去,爬到一盘红烧肉旁边精准地抓起一块肥瘦相间浓油赤酱的红烧肉往明楼嘴边塞

“爸爸,肉肉,喜欢”

一边塞一边流着口水,明楼脸色铁青,阿诚已经彻底在爆发的边缘了,明台哈哈哈笑得不能自已

“明排骨蛋糕红烧肉!哈哈哈哈!”

“明台!”

“明台!”

8.

看来抓阄这事行不通了,明诚黑着脸带着宝宝去洗手,一边洗一边数落明楼

“先生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饮食了,您看看自己的体型,再看看宝宝现在的体型,肉墩墩的,在您肚子上蹦迪的时候就不难受?”

“你看看这手,胖出肉窝窝来了”明诚皱着眉头认真给宝宝搓手,明楼也不恼,他知道阿诚紧张起来才这样喋喋不休地念叨,实在有几分可爱。

明楼从阿诚手里接过孩子,又用另一只手把人搂在怀里顺了顺他柔软的头发,仿佛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阿诚你不必太紧张,这是我们的孩子,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好好保护她,无论她叫什么名字我都一定让她一世无忧,快快乐乐。”明楼转头亲了亲宝宝的肉脸蛋又亲了亲阿诚红透的耳朵附在他耳边说到“至于我,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身体,余生还要继续陪伴你久一点,更久一点。”

9.

“明大公子,名字起好了吗”

明镜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明楼条件反射地全身皮肉一紧,正准备回答,突然听到阿诚说

“大姐,起好了”

他转头看了看明楼,又看了看在明楼怀里傻笑的宝宝

“我想叫她明无央”

愿她长乐无央

愿她一世无恙

也愿我们生生世世常伴左右,永不分离,永无尽头。

评论(21)
热度(270)
  1. 怀应。滚来滚去的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