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19

所以这发展速度是好还是不好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方孟韦的手好看,杜见锋很早就知道了,可是他不知道,当他的手触碰自己的时候,竟然还那么灼热。他看着方孟韦修长的手指嵌入自己的指尖,每一点皮肤相碰的地方仿佛都烧起了大火,他甚至听到了皮肉被烧焦的声音。他感觉到方孟韦轻轻握了他一下随即松开,他来不及思考这一握的含义,他下意识握紧了即将要抽走的手,把刚刚轻轻一握变成十指紧扣的交缠。

“嘿...醒醒!老杜!醒醒!”

再一晃眼,眼前没有方孟韦,只有一个毛利民伸着手在他眼前晃。杜见锋烦躁地挥开毛利民的手,轻咳了两声又冲着操场跑圈的新兵吼了一声

“跑这么慢!今天没吃饭吗?加跑十公里!”

“唉!你这就不地道了!”毛利民坐在杜见锋旁边“你自己一上午这魂都丢了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滚!少他娘的胡说”杜见锋跟他向来不客气,两人同年当兵,如今都做到排长,是死对头也是铁哥们儿

“我可听说了”毛利民又往杜见锋跟前凑了凑“班长是不是给你介绍对象了!看你这个样子,八成是成了吧!听说可漂亮了!”

“没有的事!你少传风言风语”杜见锋不轻不重地捣了毛利民一拳,语气听着也不像玩笑,表情也全不是刚才的样子。

毛利民想大概是两个人现在恋情不稳,怕大家人多嘴杂回头再给说散了,思及此,马上收敛不少,笑着拍了拍杜见锋肩膀

“都懂!都懂!老杜你放心,我这人嘴牢!”

说完就走开了,杜见锋看着他的背影全然莫名其妙。

2
杜见锋长假之后归队第一天,大家都闹着要请客,当然,部队里也没什么好请的,无非是饭堂加几个炒菜罢了。杜见锋对这种活动向来有求必应,一来大家趁机放松开心一下,二来也能增进感情。不过今天他看起来倒是有点为难,倒不是在乎那么点钱,就是好像特别赶时间似的一直坐立不安的样子。

几个班长看他这个样子,你推我我推你,推了半天,最后把胆子最大的一班长推了出去。杜见锋猛地看到一个人窜到自己面前,先是一愣,旋即大着嗓门来了一句

“毛毛躁躁的,这他娘的怎么了!”

“报告排长!我代表大家问你一句是不是不高兴请客!”一班长嗓门一点不比杜见锋小,这话一出,半个食堂的人都憋着笑来。

“放屁!老子饭卡都交到你们手上了,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哪次手下留情了!”杜见锋拧着眉头看眼前的愣头青,突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赶紧拿出来,果然是方孟韦来的电话

“喂?”这声喂说得十分温柔,百分情意,千分婉转甚至带了点宠溺的意思。刚才还闹哄哄的食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要不说中国军人呢,雷厉风行,说静就静。

杜见锋有点尴尬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虽然每个人都是目视前方,耳朵倒是一个个支愣着听话。他赶紧用手捂住通话口的地方,快步走出饭堂

“小方?”

“你在吃饭吗?”

“对啊,小...那个,他们撺掇我请吃饭呢”

那面明显正在走路,马路上上下班时间的车辆往来和鸣笛都通过电话顺着电波传到杜见锋耳朵里

“我哥就在部队”方孟韦不知怎么地开始拉起了家常“其实我小时候就特别想当警察,或者当兵也行,多威风”

“那你多看看我”杜见锋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军装猜想方孟韦此刻定是在心里腹诽自己“怎么也算你童年偶像了!”

“少在这儿不要脸!”方孟韦含着笑意的声音轻轻敲着杜见锋的耳膜,熨帖得很“你晚上还有训练吗?”

“没有啊!”杜见锋在操场上一边转圈一边踢石头,天色有点沉,橘红的夕阳挂在天边欲墜不坠“没出十五就是年,今晚让大家放松放松”

“那麻烦杜排长出来签个名把我领进去呗!让我也看看我童年偶像!”

3
门口的哨兵看着杜见锋百米冲刺地跑出来吓了一激灵,差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枪都快拿不稳了。

“排长好!”

杜见锋四处张望一下,却没看见方孟韦

“刚才是不是有人找我?”
“报告排长,是!”

“人呢?”

“报告...”

“别报告了!人去哪儿了!”

“报...额...刚才还在的,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

“唉!”杜见锋重重嫌了一声就急着跑出了大院,部队大院一般不选在繁忙街道,虽然是下班高峰期可是街上没什么人,算是安静。杜见锋环视一周也不见方孟韦,以为自己出来太慢方孟韦没了耐心走了,心里又气又急。

“这位童年偶像先生,这么着急找谁啊?”方孟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一点戏谑的欢快

杜见锋转身,只见方孟韦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长风衣,手里提着个公文包,另一只手抓着两根雪糕歪着头看自己。脸上担忧的神色瞬间被笑容取代。方孟韦把两支雪糕朝他伸过去,可是杜见锋没有接,却包裹住他的手

“手这么凉,罚你少吃半个雪糕!”

“我可不是你们家黄志雄,少在我这儿当爸爸!”方孟韦脸色微红,朝着杜见锋翻了个白眼

“怎么跑部队来了?”

“下班无聊,过来共建军民鱼水情”

“听不懂”杜见锋把方孟韦手里的雪糕抽出来,低头撕开包装“只听出方二公子可能是想我了!”

杜见锋抬眼看方孟韦,带着一个标准的一字笑,把雪糕伸到方孟韦跟前看着方孟韦愣愣地咬了一口,又就着他的齿印也咬了一口

“挺甜的”

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雪糕

4
这是初三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那天他鬼使神差着了急吃了醋鼓足勇气牵了杜见锋的手。他算得上是个冷淡的性子,一来从小家里就什么都不缺,二来有些东西就算他要家里却未必肯,久而久之也就变得被动了,有人给就接着,没有也就算了,主动争取真的少之又少。
那天他看杜见锋和别人举止亲昵,不知道怎么的倔劲儿就上来了,明明是和自己一起去打架的人,和自己吵吵闹闹的人,给自己送衣服的人,和自己除夕放烟花的人,凭什么又和别人在一起了。他发现自己生出了嫉妒的情绪,他对这种情绪感到沮丧又无能为力,他人生少有的突然想要争取一把。

可是那日两人并没有把话说开,可能都是不善表达的性格,到底谁都没说出一句喜欢。两个人借着厚厚的衣服掩盖有点别扭地牵着手,话不多,一路走着倒是没有放开。

“刚才那个是我原来的班长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杜见锋寻思着怎么给小方解释解释现在的情况,方孟韦听了直瞪他眼看又要发作,杜见锋看他的小表情笑了笑“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

“我跟她说我这个人虽然这个年龄了还是光棍一个带个孩子,但是一点也不想将就,不想随随便便找一个人糊里糊涂过一辈子。我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除夕夜里的你。”

那么明亮,满眼星光。

方孟韦不说话,只是手握得更紧。他人生第一次主动争取成功的,他不想轻易放手。

评论(70)
热度(25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