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3

大概还有三四章的样子?

你们喜闻乐见的情节上线了!

大舅子登场

--------------

1

3月底的时候全省统一进行了第一次模拟考试,这次考试又被老师们称作摸底考试,因为从考试形式到考试难度都严格向正式的中考看齐,所以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对待这次考试都格外的慎重。


成绩是在一个星期后出来的,惯例又召开了家长会。方孟韦早早就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等着,也说不清到底在期盼什么。杜见锋上次和他见完面之后马上就带着新兵外出拉练去了,好不容易拉练回来又被派去北京学习,学习回来之后赶上大练兵,整天的训练训练几乎连半小时都挤不出来见面,算起来两个人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而这几天,别说见面,怕是连电话都打不通。


上课铃响了,班主任抱着成绩单踩着铃声走进了教室,而方孟韦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的。班主任扫视了一下全班,最后目光落在教室里唯一的空座上,脸色有些不太好,但是她没说什么,而是顺着座位开始派发成绩单,发到最后一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这种关键时刻,再忙也应该要来开个会”


这话一听就是对今天缺席的人颇有微词,方孟韦抿了抿嘴,抬头看了看老师


“老师,黄志雄家长实在走不开,他委托我帮忙代收资料,有什么事您跟我说,我转达给他”


老师大概没想到有人会搭话,动作明显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把黄志雄和曲和的成绩单一起放在了方孟韦的面前并且冲他点了点头。


方孟韦低头认真看了看,曲和的成绩比较稳定,名次提升到了第二,让他意外的是黄志雄的名次也提升到了班级第三十,相较于上次的倒数第三简直是巨大进步。方孟韦打心底里高兴,拿出手机给杜见锋这个老爸报了喜


“志雄太棒了!这次考试进步太大了!你得好好奖励他!”


家长会依旧是老生常谈,除了反复强调心态要稳,不急不躁就是叮嘱家长营养一定要到位。会后,方孟韦还就两人各自的情况咨询了老师填报志愿的建议,曲和无疑是冲着省重点的一中去的;而黄志雄,老师坦言,他进步十分巨大,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中考说不定还能冲一冲市重点的二十一中。方孟韦细心地一一记下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曲和没有在房间,而是在客厅呆着。看见他进门,腾地从沙发站了起来,似乎就是专门等他回来似的。


“表哥”曲和一脸殷切地看着方孟韦,这次出成绩,家长拿到的是第一手的资料,连学生自己都不知道


“不错!”方孟韦走向前揉了揉曲和被沙发靠背蹭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第二名,保持状态,一中没有问题”


“哦”然而曲和似乎并没有多少惊喜,他抿了抿嘴,又松开,进而轻轻咬着下嘴唇,最终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地


“那… 那你看到我同桌的成绩了吗”


方孟韦笑了笑


“志雄考的也不错,老师说他继续努力考市重点的二十一中没问题”


“真的?”曲和听闻眼睛亮了亮,却马上又暗了下来


“二十一中是不是离一中好远啊?”




2

直到晚上快睡觉了,杜见锋的信息才回过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怎么觉得你像他妈妈一样”


方孟韦刚刚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划开手机就看到这么一句话,忍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回到


“神经病,你才是老妈子”


信息发出去没多久,电话就打了过来,是杜见锋。


“杜排长终于有空了?”方孟韦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着,声音里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刚刚才解散”杜见锋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疲倦


方孟韦抬头看了看房间的钟,已经十点半了,看来今天又是一天的苦训


“特别累吧,要不你早点休息”


“没事,听到你的声音就不累了”杜见锋话音刚落,方孟韦就听听筒里就传来一声口哨声和杂七杂八的哄笑声,紧接着就听见杜见锋吼了一声


“你们他娘的走路没声音啊!”


方孟韦隔着听筒笑了笑,整个人十分放松地靠在床头听着电话那头杜见锋气急败坏地和人吵闹,电话那头吵吵嚷嚷,听声音起码有六七个人在混战,可是杜见锋的声音依旧十分清晰有力地传进耳朵里,似乎无论他在说什么,只要能听见就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那边的打闹最终止于一声气急败坏地关门声,方孟韦清了清喉咙就听杜见锋说


“一群人跑我这里听墙根来了”


“不管他们!”方孟韦侧着身子去够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今天老师说了挺多的,我给你转达一下”


方孟韦照着笔记本把几乎把老师说的内容原样呈现了一遍,杜见锋那头也听的认真。末了,方孟韦还把填志愿的事情和杜见锋说了说,可惜杜见锋全然没有概念。


方孟韦只好又把自己查到的资料掰开揉碎给他分析了一遍


“你听懂了吗?”方孟韦听着那边没有回应,追问了一句


“孟韦,说真的,你真像他妈妈”


杜见锋说的认真,他自然不是把方孟韦当成了女人,只是他一时间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词语和身份来形容方孟韦给他的这种家庭感和归属感,他想只有妈妈这个词才足以表达。


方孟韦顿了顿,他没有如预期一般骂杜见锋神经病,而是沉默了一下,进而说到


“因为你是他爸爸啊”


3

周日的时候,杜见锋好歹磨了一天的假期回了趟家,把考试情况和填志愿的建议给黄志雄说了一下,又带着孩子在外面吃了顿好的,算是奖励他取得的巨大进步。


“你看,你和我不同,你就是读书的料子,稍微认真一点成绩马上就上来了”杜见锋挑了一筷子鱼肉放进黄志雄的碗里


“在家吃就好了,干嘛非要跑出来”黄志雄用筷子戳了戳碗里快堆成山的饭菜


“咱家吃饭的钱还是有的,你一个小屁孩成天的在担心什么”杜见锋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吃饭近乎于狼吞虎咽,黄志雄那边才吃了一半不到,他已经在装第二碗了“你考学校的事情,自己有什么想法”


“不太想去...”


杜见锋从米饭堆里抽出目光看着对面的人“怎么?还闹着不想读书要当兵?我告诉你,别说你年龄不够,你就是年龄够了我也不会让你去当兵,我当初是没有办法,你现在我只要能供你一天你就给我读一天”


黄志雄低着头扒了两口饭,腮帮子鼓鼓地没再说话。


“曲和听到你这么说,得多难过”


黄志雄愣住了,他放下手里的碗筷


“老杜…”


“你是个男人,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不应该轻易反悔,如果你因为家庭条件的差距而退缩,你不仅看轻了你自己你也看轻了曲和,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个问题,接下来你只需要全力以赴,别的事情都不许再想了”



4

一转眼就到了六月初,整个城市完全进入了盛夏的酷暑和暴雨无规律切换的极端天气模式。


高考过后紧接着就是中考,一大早送考的家长简直比学生还要更加紧张。谢培东一大早就起来准备早餐,明知道曲和吃不了多少,还是摆了满满一桌子,就是为了让曲和能够挑着喜欢吃的多吃一点。方孟韦特地请了假,加入到了中考送考大军的队伍里,方孟敖本来也打算回来,奈何突然有事拖住了脚步。


另一边,杜见锋也和部队要来了几天假。考试这天,虽然没说做满满一桌子早餐,但是也买来了不少让黄志雄多少挑着吃一点。为了让考生状态更好,杜见锋放弃了挤公共交通的想法,打算打车去学校。不过刚刚出了小区大门,就看见方孟韦开着车停在门口


“上来吧,今天出租车不好打”方孟韦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这会儿为了看人方便,墨镜被他勾下来一半,样子看着有些调皮


杜见锋和黄志雄俱是一愣,紧接着后面的车窗也放了下来


“叔叔好!”是曲和的声音“是我让表哥开车过来顺便带上志雄的,你们快上来吧”


杜见锋率先打开副驾驶坐了进去,黄志雄则坐在了后面。


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静,曲和和黄志雄因为之前的事情,多多少少有点隔阂,几个月来,两人大不如以往亲昵,但是绝算不上疏远。互相依旧默默关心,但是似乎总有些东西梗在两人中间拔除不了。


曲和仰头靠着,心里最后过着几首要背诵的古诗,黄志雄低头看着曲和垂放在座位上的手,依然干净修长,他很想伸手去握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这个勇气。


考场附近几乎没有停车位,方孟韦只好把两人放在考场门口自己去附近找停车位。杜见锋送两位考生进了考场就在校门口等着方孟韦。和千万送考家长一样,他们两个也不敢走开,好像时刻站在门口就能给里面考试的孩子力量似的。


奈何天公不肯做美,前一秒还烈日骄阳,下一秒天就黑了下来,豆大的雨侵袭下来,铺天盖地密密匝匝。校门口熙熙攘攘的家长们,大部分都从容地拿出了雨伞。唯杜见锋和方孟韦二人,楞楞地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杜见锋反应快些,把手搭在方孟韦头上,把人护在自己怀里往不远处的便利商店跑去。


便利店里没有顾客,只有一个服务员在里面昏昏欲睡。方孟韦去便利店买了两条毛巾,分了一条给杜见锋,杜见锋却先拿来给他擦头发。方孟韦微微睁愣了一下,紧接着抬手用手里的毛巾给杜见锋擦脸。大概是遮天蔽地的雨幕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让平日里不敢放肆的人放松了心防。两人擦着擦着就轻轻靠在了一起,而不远处办完事赶过来的方孟敖只恨此刻自己这双飞行员的眼睛为什么要看得这么清楚。


评论(75)
热度(224)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