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衍生】部队大院(2)

cp:荣霖、杜方、秦川

好奇怪的搭配啊!哈哈哈

故事铺开的有点慢,别着急!

补一个年龄
荣石:8岁   一霖:3岁
杜见锋:8岁    小方:5岁
秦玄策:15岁    范川:18岁

---------------------

2

索杰搂着小一霖让护士给他清洗伤口,小家伙怕的要死,浑身发着抖,紧紧闭着眼睛,但是意外地没有哭甚至都没有哼一声。荣石看着他觉得好玩,平时大院里这么大的孩子,这会儿早就哭得嗓子都哑了,可是眼前这个看着瘦瘦小小却出乎意料地坚强。

卫生所的护士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心肠软得很,看着这么小的孩子,下手都尽量轻柔。可是石头有尖角,又裹着沙砾,荣石那一脚力道也不小,伤口就有些深。蘸着酒精的棉签要把伤口里外清理干净,小家伙终于没扛住哼了一声,睫毛上下抖着,眼角也挤出了眼泪。荣石心里内疚,又不知自己能做什么,犹豫着伸手想去给许一霖擦去眼角的泪。手刚触到小孩子细嫩的皮肤,许一霖却突然睁开了眼,圆圆红红的眼睛水濛濛的,荣石愣了愣,手就停在了半空。

“疼吗?”荣石轻声问了一句

小一霖轻轻抿了抿嘴“不…嘶…不疼的…”他大概是南方人,讲话的腔调特别的软,荣石长这么大几乎从没听过这种调子,每个字都好像生出藤蔓一样缠绕着你。

他伸手把小一霖眼角的泪擦去,又转而握着他小小的手

“疼的话你捏我。”

杜见锋回到大院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早过了家里规定回家的时间,这会儿回去别说饭吃不上,一顿男女混合双打肯定是跑不掉了。

“都怪你”杜见锋低头看了看自己牵着的那个孩子,那是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孩子,穿着背带裤小皮鞋,细细软软的头发被梳成一个小分头,一看就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小脸白净,带着一点还没脱去的婴儿肥,此刻正委委屈屈地红着眼睛,被杜见锋说了一句,小嘴嘟得更高了。

杜见锋寻思着这会儿不能回家,实在是也不敢回家,想来想去还是打算先去荣石家避避风头。他饿着肚子拖着一个孩子在大院里走,天黑了,路灯亮了起来,这个点家家户户在家看新闻联播,大院里格外安静。小孩显然有些害怕,紧紧握着杜见锋的手,拼命迈着小短腿跟上杜见锋的步伐。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巧,杜见锋刚刚走到荣家的小院门口,正赶上自己妈妈穿着围裙拿着锅铲子一脸焦急地走出来。杜妈妈今天回家没看到儿子,一直等到快七点,寻思着这小子八成又跑荣石家玩儿的忘了时间,只好上门寻人。结果荣家没人,杜妈妈扑了个空门。

从荣家匆匆走出来的杜妈妈一抬头恰好看到自己儿子,喜悦的情绪还没站稳,愤怒的情绪马上攻占了高地。

“跟你说了多少次!按时回家!大人说话是不是都当耳旁风?!”杜妈妈边说着边抡着锅铲子要过去揍人。

“妈!!妈!!你听我说!!”杜见锋条件反射地退了两步,拖得身边的孩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哇!!”一声清脆的哭声让杜见锋和杜妈妈都愣在原地。

那小少爷坐在地上咧着嘴哭,杜见锋一只手还被他拖着,整个人歪歪站着十分滑稽。杜妈妈锅铲子还举在半空,定睛看了看才反应过来儿子还牵了个更小的。

“哪儿拐来的?啊?还学会拐孩子了?”杜妈妈放下锅铲子,把那小少爷抱起来搂在怀里。

“乖乖哦,不哭不哭”她态度简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小孩子乖乖靠在杜妈妈怀里,哭得一抽一抽地停不下来,当然也顾不上搭话。杜妈妈气不打一处来,捡起锅铲子又要去打杜见锋,那孩子才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说到

“不…不是…”他一张小脸哭的通红“我…我想找哥哥”

“哥哥?”

“嗯!”小孩子重重点了点头,带着哭腔说“我哥哥叫方…嗝…mu ao”

杜妈妈皱着眉头听不清“方什么?”

“他哥哥叫方毛!”杜见锋补了一句

杜妈妈想了想,大概理清了一下思路,又哄着孩子先别哭了“那你呢?你叫什么?”

小孩子被哄的稍稍平复了情绪,才答到“我叫...方…孟韦”

杜妈妈把小孟韦抱起来“孟韦乖,阿姨先带你吃饭再带你找哥哥好不好?”

小家伙眨了眨眼,嘟着嘴颇委屈的样子

“想找哥哥…”

不过肚子倒是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杜妈妈笑着戳了戳他的小脸“吃饱饭才有力气找哥哥,走吧,上阿姨家吃饭”

说罢,抱着小孩子就走了,走了两步才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冲着杜见锋喊了一声“赶紧跟上来啊!没看到弟弟都饿了吗?”

“我同意了吗,您就给我按一个弟弟”杜见锋不满地吼了一句,然后不得不快步跟了上去。

第五次被教导主任抓去办公室要求剪头发的秦玄策双手插兜,满脸的不以为意。

“学生要有个学生的样子,你看看你!”

“老师”秦玄策拖着尾音懒懒地叫了一声“您说学生应该什么样子啊,不就是头发长一点儿吗?我是耽误学习了还是耽误建设四化了?”

“你!”教导主任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又碍于秦玄策的爸爸不好说狠话,一张脸憋得红一阵白一阵十足的生气。

”您也消消气,伤身啊!要是没事,我先回去了,都错过半节课了!“秦玄策笑了笑,还微微鞠了个躬退出了办公室。

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秦玄策觉得没什么意思,索性逃了。他单肩挂着书包,推着他的单车从侧门出了学校。一路踩得飞快,从学校到大院才花了十五分钟,连进门卫的时候都没有减速。

”站住!“

身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让秦玄策下意识勾了一下刹车,单车从高速下急停,因着惯性把人抛了出去。秦玄策摔了个狗啃泥,他有些愤怒地站起来,想看看这大院里谁这么有胆子敢这样吼他。就看到一个穿着紧身束腰的军装,绑着武装带,踏着长筒靴还戴着一双白手套的哨兵跑了过来。

秦玄策拍了拍身上的土,脸色不愉,微微仰着头,抿着嘴微眯着眼睛看眼前的人。

“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那人倒是诚实“不管你是谁,都不能骑着单车在大院里横冲直撞,这是家属区,撞到人怎么办”

“你新来的吧?”秦玄策被他的话逗笑了“去问问你们班长,我是谁”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就是告诉你大院里不允许这样骑车”那哨兵说得波澜不惊,也似乎对秦玄策的身份毫无兴趣。

“你!”秦玄策被他噎得说不上话来“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似乎被这个问题问愣了,眨了眨眼睛,秦玄策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双特别圆特别亮的眼睛,即使在他木着脸一脸严肃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依然十足灵动。

“范川”他很快收起了眼里的疑惑

秦玄策笑了笑“好的!我记住你了!”

评论(11)
热度(161)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