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楼诚】 照片的故事(一发完结)

少年楼诚的懵懂感情!

-----------------------------

明楼18岁的时候,和汪家大小姐汪曼春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的恋爱。少年的感情像春天生机勃勃的青草,一日一日地曼长起来,不可控制也无需控制。饶是聪慧理智如明大少爷也不自觉陷入了少女编织起的玫瑰色的情网中,原本放学必然要接上明诚一起回家,现在也顾不上了,晚归更是常态。

这日明楼惯例等到晚上七点多才回家,推开家门就看到明台正坐在客厅骑木马玩,实木的地板被木马的底边压出几许难看的痕迹。那时的明台正是五六岁,狗都嫌的年纪,顽皮的无法无天却又偏偏最会讨好大姐,在家横得无往不利。

“明台,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客厅玩木马!”明楼对明台向来是严厉的,不同于大姐的溺爱。

小少爷正玩在兴头上,哪里愿意被人这样呵斥,瘪了瘪嘴眼看就要假哭,明楼生怕他把大姐招来,忙捂住他的嘴。

“小祖宗,别哭!给你糖吃!”说着真从口袋摸出两个奶糖放在明台手里,小少爷握了握小胖手,这才露出些许欢快的神色。

“你有阿诚一半听话就好了!”明楼松了手,嫌弃地把手心的口水曾在明台的小马甲上。明台一边嚼着奶糖一边乜斜着明楼,满眼不服气

“阿诚哥好几天都晚归,大姐都说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叫她省心,只有我最乖哩”明台虽小,可是却深知在明家,得明镜者得天下的道理。

明楼皱了皱眉头,自己竟然不知道阿诚学校有些什么事情弄得日日晚归,看来这段时间是太疏忽他了。正想着,就见明诚蹑手蹑脚推开大门,猛一抬头,看着客厅中两个人,满脸惊讶又混着不安。他头发微有些乱,及膝的白袜也蹭上了两道灰,书包带子断了,抓在手上,脸色发红,气都没有喘匀。明楼本就气他晚归,又见他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没控制住嗓门就冲他大喊了一声

“这么晚才回来!你跑哪里去了!”

明诚还来不及回答,明台就先叫嚷起来

“明明大哥也才刚刚回来!”他最近不知道听了些什么故事,身上颇有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气盖。明楼瞪他,作势要凶他,明台更机灵,扯着嗓子就开始嚎!这一喊不打紧,明镜在楼上推门出来,插着腰指着客厅里的明楼

“明楼!你又欺负明台是不是!是要跪小祠堂嘛?”

“明楼不敢”

明镜表情松快了些,有看着阿诚一脸局促站在门口

“阿诚回来了?快去吃饭,厨房里还帮你热着呢”

“恩,谢谢大姐!”

明诚松了一口气似的跑进厨房去了。明楼紧随其后,堵在厨房门口面色不虞

“听明台说你最近日日晚归”明楼不动声色,声音却不怒自威“我怎么不知道你最近有些什么活动”

明诚手上还端着饭碗,头低低的不敢看明楼。

明台不知几时拖着他的木马站在厨房门口,看到这个情景那还了得

“大姐!!大哥又欺负阿诚哥!”

楼上的门又开了,高跟鞋急促地磕着实木的地板,是明镜一贯雷厉风行的风格。

“明楼!!”

大少爷脊背都僵了

“大姐!你别听明台胡说,我和阿诚说说话而已!”

“说什么话不能让他吃完饭!你黄世仁啊!”

在明台和明镜的双重夹击下,大少爷到底没能问出阿诚晚归的原因,但是这不妨碍他弄清楚这件事。于是第二天,他就推了汪曼春看电影的邀约,放学便悄悄躲在明诚学校门口。

不一会儿,明诚便和一个比他稍高一点的男孩子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的很是开心,那男孩子明楼也认识,是沪上娱乐大亨苏荃的独子。苏荃旗下有夜总会、戏园子若干,还有几家杂志社和两家电影厂,可以说大半个上海的闲暇生活都是他苏家承包了。明诚随着那苏家的少爷上了一辆车,那苏少爷的手还搭在明诚皓白的手腕子上,让明楼看了格外刺眼,车门关上,车绝尘而去。不用问,今晚明诚又会晚归。

明楼阴沉着脸坐在客厅,也不开灯。等挂钟刚刚敲过八下,明诚方才回来,带着一身的脂粉香气。客厅黑着,明诚在门口脱下皮鞋,刚走了两步,明楼的声音就从暗处传来

“你还知道回来!”

“大哥!”

“到我书房来!”

两人摸着黑到了书房,开了灯,明楼一言不发坐在书桌前,明诚低头握着衣角站着,他额角有些亮闪闪的粉状物,嘴唇也有些不正常的艳红,仿佛是涂了口红但是未来的及擦干净似的。

“滚去把脸洗干净再进来!”

明诚听话地退出去,再进来脸上已经彻底干净了,发梢还滴下两滴水来。还是刚才那副谦逊的样子,低头站着并不吭声。

“我一段时间不看着你,你看看你自己交了些什么朋友!”

“说话!”

“大哥,我…”明诚抬头看着他的大哥,明楼拧着眉抿着嘴,怒而不发。

“苏家做的什么生意你不知道吗!我不是告诉过你少跟他家来往!”明楼也顾不上掩饰自己下午跟踪的行径

“那大哥不还背着大姐和汪小姐来往”明诚低声嘟囔,还是被明楼听了个十成十

“好啊!你学会顶嘴了!我看你就是被那苏少爷带坏了!一身脂粉气!”

明楼从抽屉拿出戒尺,走到明诚面前,他气明诚不给他台阶下,更气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这般忤逆。他几乎没打过明诚,今天实在气很了。明诚乖乖伸出双手,明楼一记戒尺下来,手掌中间一条两指宽的红痕分外显眼,明诚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吭声,明楼又是啪啪两尺下来,整个手掌便火辣辣的疼。那时明诚也不过是个14岁的少年,脱离桂姨魔掌不过四年,明楼这几尺子打下来他不禁又想起那些不堪的回忆。忍得下皮肉的苦,忍不下心里苦,一滴泪就落在了手心,烫得他自己都不自觉缩了一下。

明楼第四下正欲打下来,看到掌心那滴泪,生生收了力道,丢了尺子才有些慌张。

“大哥,是阿诚错了,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听话”少年身体抖动着,声音哽咽。明楼慌了神,抬手去擦阿诚微红的眼角涌出的泪

“阿诚,对不起,对不起!是大哥不对,不该不问清楚就打你!”

少年泪眼汪汪地看着明楼,无声摇头

明楼心里抽着疼,手上动作更加慌乱,最后索性一把把人抱在怀里,抬手把明诚的头按在自己的颈窝。

“大哥怎么会赶你走,大哥永远都会陪着你”他一下一下顺着少年的头发,内心自责

“大哥,我真的没去不三不四的地方,是苏楷说他家的杂志社要找几个人拍照,他说我生得好,非要拉着我去做什么模特,还天天拉着我去试镜”

明诚自己说得也有些不好意思,明楼心里倒是长舒了一口气

“我家阿诚就是生得好,在这点上,他眼光倒是和我一致的”

怀里人抗议似得扭了一下

“大哥取笑我!”

“来!”明楼稍稍拉开二人的距离“照片可拍了?给我看看”

“别了吧,无趣得很”明诚撇了撇嘴

“看看吧,你今日不给我看,过几日也要在杂志上看到的”

“人家未必会选上呢”

“必定能选上的,他们只会发愁啊,到底选这张好还是那张好,每张看着都好!”明楼笑着看眼前的人

明诚拗不过他,从书包拿出几张照片来。打头的一张他穿着西装三件套,少年身姿挺拔,骨骼匀称,是个衣服架子,他眼神清澈目视前方,身后是英式教堂的大布景,看起来真有几分海归少爷的风范。第二张则换了一身运动服,手里握着羽毛球拍,和刚刚那张完全不同,满满都是阳光少年朝气蓬勃的样子。

第三张则是穿着校服,坐在一张石凳上,他微微侧着脸,手撑着头抵在石桌上,似乎在和谁说话,只是不知道那画外人说了什么,惹得他笑了。那笑意随着眼角一点细小的纹路荡漾开了,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的,许是棚内太热,他额头上起了一层密密匝匝的汗,蒸得他双眼亮晶晶的,这样的眼神太美,美到仿佛带着某种浓重的情谊在里面。明楼突然有点介意那画外人了

“这张”他把照片举到明诚面前“是谁在同你说话?”

“啊?”明诚看着照片回忆了一下“是苏楷”

明楼的脸又沉了下来

后来,明楼以害怕明诚骄傲自满的缘由压下了杂志社那边刊登明诚的照片的想法。

许多年后,明楼偶尔翻出那第三张照片,还是有些吃醋地和明诚说

“你那时候便知道用这种眼神看别人,要不是我发现得早,你肯定要被别人抢了去”

明诚坐在沙发上给他削苹果,抬眼看了看明楼手中的照片又看了看在耍小孩子脾气的大少爷,摇了摇头

“大哥,可知道当时他和我说什么嘛?“

”恩?“

”他说“明诚切下一小块苹果,塞进明楼嘴里”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大哥跟着我们呢“

那时明诚因为明楼和汪曼春的事情心里总有些莫名的难受,以为自己大哥再也不关心自己了,却不想苏楷一句话便让他开了怀。

明楼重重一咬,苹果香甜的汁水就弥漫了整个口腔,他眯起眼睛看着明诚,倾身向前吻住了他的嘴。

只一想到你啊,我便觉得幸福啊。

评论(32)
热度(295)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