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蔺靖】石头记 (一发完)

因为笑笑说她要写志怪系列,所以我来开个篇! 

有一点志怪传说的意味在里面,终究写不出那种感觉

这是一个因为夏天太热而产生的脑洞

什么?你说这没逻辑!

就是一个脑洞,要什么逻辑~

周末的尾巴愉快!

-----------------------

1

大梁、北渝和南楚交界的地方有一座琅琊山,琅琊山地势奇险,崇山峻岭。琅琊山顶高耸入云,而琅琊阁就坐落在这山顶之上。传说这琅琊阁知天下事,所以饶是上山之路又险又难,也挡不住红尘男女手捧金银上门求取锦囊。

现任的琅琊阁主今年已经四十有三,膝下却只有一个年仅6岁的独子蔺晨,老来得子,自然分外宝贝。要说这蔺晨也实在争气,一岁能言,两岁识字,三岁就能通读诗文,四岁能作画,五六岁的光景已然可以和老先生辩上几句而不落下风。

蔺晨不仅能文,武学方面也有些修为,故而平时琅琊阁上下也放心让他在外面疯跑,通常最晚不过晚饭他便会自己回来,只是今日,已然过了饭点却还迟迟不见踪影。终于,月亮升上最高点的时候,阁主慌了手脚,遣了全阁的人去寻,最终在山间小溪旁找到了已经昏迷的蔺晨。

阁主细细检查,发现蔺晨筋骨并没有什么问题,身上也无明显外伤,呼吸平顺,看起来更像是睡着了一般。他右手紧紧握着一块玉石,两个壮年的书童废了九牛二虎只力才将他的手掰开,掰开后才发现他右手无名指处竟然有一处小小的伤口,好像是被针扎过一样。

其中一个书童恭敬地将那玉石交给蔺阁主,甫一触碰,便知这玉是上等好玉,触手生凉。阁主对着蜡烛打量一番,发现这玉的成色极佳,通体透亮,唯独内里有一点杂质,形似水滴,色如鲜血。

蔺晨是在第二日清晨醒来的,琅琊阁上下皆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松彻底,大家就又把这口气提到了嗓子眼。

蔺晨醒后整个人目光呆滞痴傻,一直哭闹不止,旁人说什么都不管用,只有抱着他捡回来的玉石才有片刻安宁。如此这般,完全不复往日的伶俐。阁主闻讯赶来,号脉诊断却诊不出任何任何问题,久而久之,便想着只要人是健康的,痴傻便痴傻吧。

2

自昏迷醒来后,蔺晨素日里就抱着块玉石一下一下轻轻抚摸着,这玉本就通透,经年累月被他摸索,通体更加温润。

“痒”

蔺晨仿佛听到一声细小的声音,可是环顾四周却无人影

“谁?谁在说话?”

“你不要再摸我了”那声音又出现了“痒”

蔺晨有些焦躁地站起来在房间来回逡巡“你在哪?”

“我在你手上啊”

蔺晨低头,看到手里原本碧色的玉石竟然泛起了一层绯红的颜色。

3

石头会说话,这是千古奇事。

但是在彼时蔺晨的认知里,无非是多了一个小伙伴而已,更妙的是这小伙伴只是他一人的。

蔺晨给这会说话的石头取名叫“言言”

石头言言的声音很好听,和他的本体一样如玉一般温润,他的话很多,喜欢跟蔺晨说各种各样山中小事,蔺晨也乐意听着。

“溪边的小花可吵了,她们总要我选到底最喜欢谁”

“那你喜欢谁啊?”

“我一个都不喜欢,我喜欢你”

哎呦,今天小石头情话也是满分呢

“那你爸爸妈妈呢?”

“天为父,地为母”

“真厉害,你是属于天地的”

“嗯,我现在属于你”

石头言言又红了

“我最怕马了,它们的蹄子踏在身上特别疼”

“我本是一块普通的石头,那日你指尖滴下一滴心血才给了我灵性,成了玉”

“你会永远记得我嘛?”

“会的”

3

这日厨子坐在厨房门口杀鸡,本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工作,厨子却不知道怎么的一刀下去没有割准,不仅没有杀成鸡,还让鸡拖着一脖子血满院子乱窜。恰巧这时送菜的马车进来,满院子乱跑的鸡惊了拉车的马,一声嘶鸣,前蹄高高扬起,扬着尘埃就挣脱了缰绳。而院子地势倾斜,一车子的菜就顺着斜坡往下滑去,而蔺晨就正蹲在坡底玩沙子玩的不亦乐乎。

眼看车子滚到眼前,一旁的厨子老妈子都傻了眼,胆小的索性捂住眼睛叫了起来。蔺晨一阵发懵,竟然僵在原地不知动弹,而手里的玉石竟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挣脱他的手往外滚去,不偏不倚正好卡在车轮处。

车身一阵颠簸,朝着旁边倒去。车上的瓜果蔬菜,面粉大米倒了一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玉石应声而碎。

蔺晨张着嘴想要呼叫,却迟迟发不出声音,最终昏倒在地。

大家如梦初醒一般跑去蔺晨身边,七手八脚将他抱回房中。

蔺晨一个时辰后便清醒了过来,醒来后疑惑地看了看众人

“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晨儿,你可有哪里不舒服?”阁主坐在床边看他

“无事”蔺晨动了动手脚,便不再说话。

他坐在床榻上发呆,手不自觉摩挲着,总觉得自己忘了一样很重要的事情。

晚霞收起最后一点红光,琅琊山也隐入了黑暗,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扑棱着落在鸽舍,它腿上绑着一只从金陵寄来的竹筒,上书

大梁七皇子降生,赐名景琰。

4

蔺晨好像又变回了那个聪明伶俐的样子,诗词歌赋,文采武功一样不差。只是那一年里的事情记不清了,问他,他就说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沉沉浮浮的梦里,后来听到有人跟他说该醒了,他便醒了。

自醒来以后,蔺晨就落下了痛心的毛病,倒也不算严重,只是时常隐隐作痛。阁主给他诊过脉,才知他心脉缺损,故偶有供血不足,只是这一缺实在缺得蹊跷。

5

蔺晨二十六岁时去北境采药,听说梅岭山头有一种草药,对心脉缺损有奇效。哪知道刚刚踏入北境就闻得两国交战,漫山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梅岭雪窟生生变成了血窟。

那一年他没有从梅岭采药而归,倒是捡回了一个白毛人。被捡到时那人已经气若游丝,蔺晨将随身带的护心丹给他服下两颗才堪堪保住他一条命。他口不能言,能辨认身份的只有手上一个铜铸的手环,手环正面画着火焰的符号,背面单写了一个“殊”字。

6

十三年后,当年的毛人变成了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他以麒麟才子之名进了大梁的金陵城,蔺晨以医生的身份随行。

这日蔺晨心绞痛得厉害,整个人靠坐在凉亭的床榻上休息,远远看见一挺拔的身影穿过水榭走过回廊向着梅长苏的书房走去。那人脚下生风,带着身上披风的衣摆也如寒风里猎猎旌旗。他目不斜视,却偏偏在经过凉亭之时缓了缓脚步,侧目看向蔺晨,然后微微点头报以一笑。

那人双眼微眯,嘴角轻轻上扬,和一身冷冽肃杀的感觉完全不同,这一笑简直让蔺晨有如沐春风之感觉,连带那恼人的心绞痛也登时好了。后来他才知道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梁的七皇子萧景琰。

7

萧景琰自己也不知为何对那日凉亭里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仿佛认识已久似的。

8

再后来,因着梅长苏的缘故,蔺晨和萧景琰便熟悉起来。二人常常在梅长苏休息时约在一处说话闲聊,蔺晨说说自己游历四境的奇人异士,萧景琰安静听着,时不时问几个问题。

蔺晨每每这样坐着,总要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说来奇怪,萧景琰武将出身,身体却不似寻常武人那样体温偏高,反而周身散着一股寒气,偶尔触碰到他的皮肤竟然觉得有些生凉。

“我母亲说我这名字没有取好”萧景琰端坐在椅子上,说得一本正经

“琰者美玉,这名字衬你”

萧景琰面色有些发红“玉石触手生凉,大约我这体寒的毛病也就因着这名字改不了了”

蔺晨哈哈笑了笑,伸手握住萧景琰的右手

“确实有点凉,总归能够捂热的”

9

蔺晨和梅长苏狠狠吵了一架。

“你心里清楚,他根本不适合那个位置”

“可我别无人选”

“那你就狠心把他推上那个至高至寒的位置?”

“他生在帝王家,注定要走一条孤独的道路”梅长苏抬眼看着蔺晨“他不会属于任何人,他属于这天下”

10

萧景琰没有想到誉王最后关头竟然破釜沉舟,拼了个鱼死网破。九鞍山造反被擒,他竟拼命夺下侍卫的佩刀向他的七皇弟刺去。萧景琰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看见蔺晨挡在自己身前,他手执玉骨扇轻轻一点就打掉了萧景桓手中长剑,不想对方反手从袖口抽出匕首,生生扎进蔺晨的肩颈处。

当日夜里蔺晨就发起了高烧,一盆接一盆的冷水端进房中,但是体温却不见一点下降。萧景琰遣了仆从,自己脱衣上榻,他天生体温偏低,如玉生凉。他颤抖指尖剥去蔺晨衣物,把自己塞进蔺晨怀抱,那人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来。

昏昏沉沉睡去又醒来的间隙里,萧景琰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他时而在溪边,时而在房中,时而在一人手中,时而处一人怀里。

11

蔺晨醒来的时候低头就看见怀里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他紧了紧手臂,轻轻笑了一下。

“殿下这算是以身相许?”

怀里的人闷闷地哼了一声,良久又说

“多年前你曾许我一滴心血,我今便还你一颗真心”

蔺晨心下一动,右手敷上萧景琰的胸膛,掌心下的皮肤上有一水滴型的红色胎记,而胎记之下是一颗为了他蓬勃跳动的心。

“景琰”

“嗯?”

“原来你就是我那缺了一块的心脉,遇见了你,我便完整了。”

评论(27)
热度(274)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