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嫌疑人x的献身观后感——从崩塌到重建(严重剧透!!)

昨天达成二刷,小小感触和大家分享一下!

------------------------

电影上映前看王凯关于电影的专访,他一直提到这次的拍摄是一个崩塌到重建的过程(是这个意思吧?),我并不是很理解。毕竟从剧情上来说,崩塌的应该是石泓而不是唐川,所以那个时候我只是很肤浅的觉得可能是他被处女座的导演逼到崩溃了。直到我看完第二遍电影,我才真的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由于看原著已经是很多年前,我只记得一个框架,第一遍看的时候就着重走了一下剧情,心里有了个底,但是没来得及抓小细节。这一遍我和大部分第一次观影的朋友一样觉得教授戏份这么少,为什么叫大男主?然后我看了第二遍,这一遍让我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因为正一部电影的确是从教授的视角展开的,崩塌的是他,重建的也是他。

在罗淼第一次问他关于石泓的事情的时候,教授很肯定地说他不会杀人。不管是出于对他人品的了解还是对他智力的了解,他都很笃定得出了结论,他不会杀人,即使罗淼做出了怀疑,但是唐川无条件相信了石泓。这时候他去找石泓,带着的是对旧友久别重逢的欣喜,毕竟天才从来孤独,旗鼓相当是多大的安慰。所以骄傲如唐川也说出我走进一间房,十分钟内就能分辨出谁是最聪明的人,但是现在我没那么肯定了。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所以我们不明白有一个过分聪明的大脑是怎样的寂寞,这个世界在他们眼里大概是缓慢的,因为变化跟不上他们思维的速度。从这个层面来理解唐川石泓的友情,大概才更深刻,是孤独尘世里唯一能够势均力敌的陪伴和理解(咦,说的有点基)。在这一段里我特别喜欢一个小细节就是他们打完羽毛球,唐川说我也老了的时候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他不像石泓什么都不关心,他活的精致又不拘泥于小节。喜欢喝咖啡不爱洗杯子,所以用的杯子上有明显的咖啡渍。小细节处真的很可爱,他本该高不可攀,可是他俯下身来你就看到了他的光。

而唐川面对的第一次崩塌,是在分析了石泓手表里面水雾成分的时候,那时候他猜想石泓应该是涉案了。但是他也只觉得石泓帮助处理了尸体。他跟罗淼说他有大麻烦了。这一刻他应该是纠结过的,如果他没有介入,石泓的计划可以说天衣无缝,但是他选择了去查出真相。这不是他伟光正。而是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最基本的态度。他说科学家热爱洗杯子就不会发现青霉素,同理,一个科学家对真相的冷漠和视而不见也是不合理的。在这里,他面对了情和理的纠结。随后,他着手调查,在这个过程的展现中不难看出,石泓是天才,他冷漠孤僻,唐川也是天才,但是他温暖又有人情味。石泓眼里世人是齿轮,唐川眼里他们是具有市井气的鲜活元素,这是他和石泓最大的不同。这也为他最后说出那句你杀了一个无辜的人的震撼做了铺垫。

二人爬山的戏我真的很喜欢!那片树叶的意向非常美又非常含蓄。石泓说自己转了很久找不到出路,唐川说的是我理解这种绝望的感觉。因为都是致力于攀登顶峰的人,意气风发的唐川也有迷茫碰壁的时候,可是他永远骄傲,这大概是他和石泓最大的不同!

那句你能找到好的出路,是唐川对石泓温柔的引导和祝福,大概也是对自己的期许。

爬山戏特别喜欢二人互动,石泓拿斧头的时候唐川下意识做出了防备姿态,说明他内心已经动摇相信石泓可能真的已经杀人了。王凯的眼神和姿态都非常到位,那种有点害怕有点不相信,但是又不能完全肯定他是凶手的纠结和迟疑表达的非常好。

最后,当所有人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唐川突然看懂,石泓给他出的其实是一道盲点题!这是我全片印象最深的镜头之一。不可否认,王凯有一双太美的眼睛,评价一个人的眼睛美不是看他是不是双眼皮,眼周皮肤好或者不好,而是他的眼睛灵不灵。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意思是你的眼神反应你的内心,王凯做到了。眼睛会说话绝不仅仅是赞美而是事实。一个镜头拍下来明显就看到他眼眶一点一点红,眼神透出痛苦和失望,一镜到底没有任何可以后期加工的元素,全凭演员的功力。他在河堤边跑步,一次又一次累到跑不动,喘一口气又接着跑,他在挣扎,最后,当他看到桥底下普通市民平凡的生活他大概突然明白了,世界上没有一个齿轮是无用的,只有齿轮自己可以决定自己。他选择为每一个平凡的齿轮正名。

监狱的戏份是重头戏,无需多言,两个演员都演技在线。石泓说无论法官作出什么样的判决我都不会上诉,傅坚案件就此结案!我已经起鸡皮了。这里教授没有动,直到石泓站起来走出去,他声音哽咽地说可惜啊,这么聪明的大脑。我彻底服气了。此刻他已经彻底崩塌了,少年的朋友,一生的知己,他亲手送他进了监狱。在石泓和陈婧痛哭的时候,他只是红着眼睛走近了黑暗里。

三个月后,庭审结束。石泓问他这道题难嘛?

难,太难了。

难在情理法三者纠结。但是真的难嘛?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谁活该为你伟大的爱情牺牲生命?

唐川最终重建了自己,他一直走走进了光里。

评论(20)
热度(170)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