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杜方/黄曲】实习父子25

发现各地中考时间都不一样,有的两天有的三天,所以这里就统一取三天啦!

1

方孟敖是第二天晚上接到要求归队的电话的,他临走前破天荒地说要主动和方步亭谈一谈,两人转身进了书房,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方孟韦和谢培东各自占据了一个沙发,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也不说话,支愣着耳朵听楼上的动静,生怕书房里的爷俩又吵起来不欢而散。

“我会处理的”

楼上门开了,传出来的是方步亭的声音。方孟韦和谢培东双双站起来朝着楼上看去,只见方孟敖板着一张脸紧抿着嘴从楼上走下来,而方步亭站在书房门口也是脸色不愉,方孟韦朝方孟敖迎上去

“哥,这么快就走了?”

“嗯”方孟敖没看他,径直往门口走“有点事要回去”

“我送你”

“不用,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送考”方孟敖拒绝的干脆,低头穿好鞋,打开门便大步走进了夜色里,留下方孟韦有些不解地目送他远去。

“去睡吧”谢培东走过来把大门关好,又轻轻推了一下还在原地发愣的方孟韦“还要早起不是”

方孟韦只好点了点头,反正自己也毫无头绪。

2

最后一科终考铃响起的时候,方孟韦明显听到周围的人群都轻轻舒了一口气,这宣告着这三年的努力和艰辛都在刚刚那一刻尘埃落定了,而一连几日在考场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也终于阶段性完成了一个使命。

考生很快就从考场出来了,和前两天不同,今天明显每个人脸上都格外的轻松。曲和跟黄志雄两人前后脚出来,脸上都是轻松的神色,看样子都发挥的不错。因为下午要考试,中饭都不敢吃的太饱,就怕考试的时候血液往胃里面跑人犯困,这会儿考完了劲儿松了才觉察出饿来。曲和蹭着方孟韦喊饿,考完试放松了心情那点小孩子的脾气就全出来了,杜见锋和黄志雄并排站着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也不说话,横竖黄志雄是不会去撒娇的。

方孟韦揉了揉曲和的头发,又戳了戳他的脸“姑爹早就做好饭了,就等你回去吃,都是你喜欢的。”

正说着,同考场的另一位同班同学走了出来,一个圆脸的女孩子,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眼镜,头发一丝不苟地全扎成了马尾束在脑后。她看到曲和跟黄志雄也开心地打了个招呼

“下周三的班会你们回去吗?”

没想到还会碰到别的熟人,刚刚还在撒娇的曲和这会儿有点窘,蹭一下就站得笔直笔直的“去啊”说完他又看了眼黄志雄“志雄也会回去的吧!”

“啊”黄志雄张了张嘴,看着一脸期待的曲和,重重点了点头“会的,会回去”

由于方家今晚全家人齐聚,再不好叫杜见锋父子一起同去,四个人只好两两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3

周三的时候,曲和早早就准备着回学校参加最后一次班会。他到课室的时候发现竟然已经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人了,脱去了死板的校服,大家都穿得比较随性,又加上摆脱了考试的压力,每个人看起来竟然都活泼了几分。他和每一个人打了招呼,然后穿过一排一排的课桌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课桌里面的东西早就收拾得干干净净,连桌面好像都被重新擦拭过,一连几天的雨让苦夏不再闷热,窗子打开,清醒的空气夹杂着一点点凉风吹进来让曲和有些恍惚。

毕业了,这次,真的要离开这里了。

黄志雄一进来就看到独自坐在座位上发呆的曲和,风扫过他的头发,清清爽爽,是夏日里一抹清凉,他和其他同学打了声招呼就急急往自己的位置走去。曲和大概在发呆,一点没注意他这边的动静

“早啊”

黄志雄站在课桌旁边,他右手撑在桌子上,微微弯着身子,曲和一抬头就正正对上他的眼睛。

“你...你怎么没声音啊”两个人别扭了几个月,冷不丁如此亲密的距离让曲和一下子心跳就快了起来

“你在发呆没听到”黄志雄笑了笑坐了下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真的毕业了”曲和语气有些失落“毕业以后大家就会去不同的地方,以后会越来越陌生的”

大概不管什么年纪,离别总是十分伤感。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遇见过的人,随着时间流逝就像手心的沙随风散了。

黄志雄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能说什么,他没什么资格做出承诺。两人尴尬地沉默了下来。

没多久教室就彻底热闹了起来,不知道谁拿出了同学录让大家填,花花绿绿的纸上写着友谊长存保持联系,所有人都拿着一堆埋头填写,搜肠刮肚去找那些适合写在纸上的文字。老师进来的时候,班里还是习惯性安静了下来。大家抬头看着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这让班主任眼眶有点湿,每三年就要面临一次离别,老师这个职业其实也是有点残忍。

“首先,恭喜大家熬过了中考,不管成绩如何,你们都将要迈入人生的新篇章。”

大家都安安静静听着老师讲话,有个别女孩子已经红了眼眶。

“另外,每年的毕业班,学校都会组织一次亲子旅行,自愿报名参加,主要是为了让大家在毕业前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哇!!!”下面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老师万岁!学校万岁!”一群半大的孩子胡乱地喊着,惹得老师不得不拍了几次讲台才让他们安静下来

“这次安排的是海边露营,大家可以回去和自己的家长商量一下,如果要去的下周三之前在我这里报名,下周六下午两点从学校出发!”

4

最终,班上大约报了四十多个,每个学生领着一个家长浩浩荡荡将近百人,租了两辆大巴车才把人装完。杜见锋因为实在走不开,就把黄志雄托管给了方孟韦,黄志雄本来想着要不就不去了吧,但是方孟韦主动打电话过来说可以带上他一起,最后还是去了。

曲和黄志雄和方孟韦三个人坐在最后一排,曲和坐最里面,中间坐着方孟韦旁边是黄志雄。中途的时候曲和靠着车窗睡着了,方孟韦发现另一边的黄志雄总是有意无意越过自己往曲和的方向看去,他笑着揉了揉黄志雄的头发,做了个嘴型

“我跟你换一下”

黄志雄惊讶地瞪着眼睛看他,可方孟韦只是笑了一下就站起身来。黄志雄有点别扭地挪到曲和旁边,手搭在膝盖上坐军姿一样一点不敢乱动。方孟韦靠在椅背上也不说话,拿着手机和杜见锋发短信

“觉得自己特别坏,竟然在纵容小朋友早恋”

那边还是没有回音,杜见锋最近好像特别忙,据他自己说,通常这种情况就意味着要有大任务要出。方孟韦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以前方孟敖也经常消失个十天半个月,起初他们也担心,后来知道担心也没有用,渐渐也就习惯了。这点当军属的自觉他还是有的。

大约下午六点的时候,两辆大巴开到了目的地,目的地是一片开发完善的海滩,专门有露营的地方,帐篷防潮垫等一切物品齐全,烧烤架食材也是琳琅满目,就连露营者洗澡的浴室和卫生间都设计得十分完善。方孟韦他们几个年轻的家长带着男孩子们搭帐篷,班主任带着女生处理烧烤的食材。

大约七点的时候,帐篷就搭得差不多了,而炭火也升了起来,几位妈妈一边烤肉一边交流各种厨房小窍门。而小朋友们挤挤挨挨围着坐了一圈,聊天打闹。老师提议大家都来表演节目,起初大家都有些扭捏,后来个别胆子大的自告奋勇地唱歌说笑话竟然也活跃了气氛。有个男生还特地带了吉他,他边弹边唱把气氛推向了一个小高潮。大家争先恐后上去表演,或者借着这个难得的场合和家长或者同学吐露心里话。方孟韦站在外围看着,他旁边站着上次在考场外见到的圆脸女孩的妈妈,是一个看着挺年轻的人,也十分健谈,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突然小朋友们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方孟韦循声望去,发现曲和站了起来。他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揉着衣角,声音有点小地说到

“我想给大家唱首歌”

“哎呀!没想到曲和不仅会拉大提琴还会唱歌啊!”

“你傻吧!谁不会唱歌啊!”大家又发出一阵调笑

曲和清了清嗓子,环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刚才抱着吉他唱歌的男生身上

“可以借我吉他吗”

男生显然有点吃惊,但是马上就笑着把吉他递给了曲和。曲和几乎没有碰过大提琴之外的乐器,但是不妨碍他触类旁通。他扫了一个和弦,试了试指法,轻轻点了点头

“我也是第一次弹唱这首歌,唱得不好,大家不要笑我”

大家善意地鼓掌鼓励,曲和磕磕绊绊弹出了第一个音。

黄志雄几乎就在那一刻整个人僵直了,曲和选择了一首不太大众的歌,原唱的女生慵懒轻柔,而曲和的声音低沉唱出来竟然也不违和。

大家跟着曲和的演唱打着拍子,有人拿出手机出来录音,只有黄志雄至始至终呆愣着。这首歌他曾经在放学的路上哼唱过,那时候他哼着歌牵着曲和,好像那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而他手上牵着整个世界。

曲和还在低声唱着,夏夜的风吹散他的声音,可是吹不散黄志雄心里烧起火。黄志雄看着曲和,曲和看着他,曲和唱到

“我想要更好更远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我想要你。

-----------

歌曲   陈粒--------奇妙能力歌

评论(24)
热度(191)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