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来滚去的滚滚

【谭赵】故地重游 (一发完)

我终于把这个完结了!

各种坑

各种问题

终于!完结了!

趁着更文表白一下 @河梁 一个大写的处女座宝宝!!!

--------------------------

故地重游

1

赵启平回来了,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外婆在上海弄堂里的老房子。

他已经七年没有回来过了,七年前他还在美国读硕士,现在他博士都快毕业了,七年前他爸妈还在大学的讲台上教书育人,现在已经辞职卖房去环游世界了,七年前邻居家的小女孩才刚刚出生,现在已经会站在门口问他叔叔你找谁啊,赵启平想,真的很久没有回来了。

他费了不少力气才从一大串钥匙里翻出了老木门的钥匙,他屏着呼吸拧开了紧锁的大门,没有预想中的灰尘呛得他透不过气,反而看起来干净整洁连带客厅里的绿色植物都还生机勃勃地生长着,好像自己从未离开过一样,应该是爸妈有按时雇人打扫的缘故吧。

赵启平的外婆在旧上海算得上是大家闺秀,只是后来公私合营以后家里多处房产都充了公,最后竟然只留下这弄堂里一处私产,便一直住了下来。赵启平的爸妈都是大学教授,成天忙着做实验做课题或者外出研讨交流,忙得很,就把赵启平丢给外婆管着。所以严格来说,这条老弄堂和这所老房子是他长大的地方。后来大学的时候外婆去世,这房子也就遵遗嘱留给了赵启平。

五天前,赵启平完成了自己博士论文的答辩,同时他的导师给他发了工作offer,这是难得的留在美国留在纽约的机会,他没有急着答应也没有急着拒绝,他和导师请了一个月的假,说是太久没有回故乡了,想回去好好看看好好想想,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格外有执念,五年未曾回去的地方此刻却好像一刻也等不了似的,马不停蹄买了机票又随意带了些衣服就回来了,谁也没有告诉,就这样一个人回来了。

2

谭宗明今天要去机场接一个人,他的老朋友、前华尔街高管、他公司即将走马上任的CFO安迪。可惜上海的交通让他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二十分钟,当他看到安迪的时候,她正低头在看书,阿玛尼的西装外套被脱下随意地搭在拉杆箱上,衬衫的袖子潦草地卷起来,全无平日里的菁英样子。

“你今天看起来很不同”谭宗明今天穿了一套浅色亚麻材质的休闲服整个人看起来轻松写意“欢迎我的CFO”

“hi!老谭!抱歉没看到你”安迪合上了手上的书,那是一本很旧的白夜行

“印象中你不看小说的”谭宗明绅士地接过安迪的拉杆箱,引着她往车的方向走,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安迪手上的书

“我在飞机上太紧张了”安迪停了停,颇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邻座的一位先生就借了这本书给我,说是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安迪小心地把书放进了包里

“老严很可靠,这件事交给他你可以放心”谭宗明知道安迪一直有一块心病

“不!我只是…还没有勇气去面对”安迪有些无奈地笑了,两周前谭宗明告诉她可能有他弟弟的消息了,她又惊喜又有些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足够强大去面临一段可能千疮百孔的过去。

3

等赵启平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家家户户新闻联播的前奏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昭示着吃饭的时间到了。楼下的老面馆还开着,胖胖的老板娘依然坐在门口双手翻飞地包着云吞,老板依旧在后厨一碗接着一碗的下面条。老街坊们还是坐在熟悉的位置,交流着今天的新闻和街头巷尾的八卦。

“王家阿姨”赵启平微微弯着腰和老板娘打招呼“还记得我吗?”

老板娘抬了抬头,定了定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哎呀!平平啊!”

“是我啊,您好记性”

赵启平从小就在这家老面馆吃面,老板和老板娘简直把他当成半个儿子

“老头子啊!平平回来了,快给他煮面啊”老板娘把手上的面粉蹭到围裙上,才又抓起赵启平的手上下打量起来“平平真是越长越精神了!听说你出国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啊”

这么说来,赵启平倒不好意思起来“在国外总是想起叔叔这碗面的味道呢”

“老头子啊!快点伐!孩子饿了啊!”

老板脚步匆忙端着面碗出来,看到赵启平也是一脸欣喜,夫妻二人分坐在他的左右和他好一阵寒暄。

“说起来,你大学常常带来吃面的那个同学啊”

赵启平筷子顿了顿“嗯?”

“这几年他也时不时来一下的”老板娘没注意到赵启平的不自然,自顾自说着“看起来是大老板咯,派头好足的”

“是嘛?那很好啊”赵启平垂了垂眼眸掩住了眼里的神色,嘴角勾了勾却是带了一点苦笑

4

谭宗明以公司的名义在欢乐颂小区给安迪买下了一套公寓,安顿好后两人打算就近吃个饭,不想刚刚走出小区,一个打扮时髦的美女就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冲到了谭宗明面前。

“难怪你要和我分手,就是因为她?”

那女孩不过二十出头,身上却穿的是Dior夏季的新款,提着宝格丽的包踩着一双红底鞋,五官清秀尤其是一双大眼睛十分吸引人。她此刻单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指着安迪,全然一副正房斗小三的气势

“Cindy,别闹”谭宗明皱着眉头,但是声音是冷静的

“我没闹!”被叫做Cindy的女孩竟然有要哭的趋势“就是因为她你才对我这么冷淡的!你还给她买房了!”

“我想…你有些误会”安迪实在有些头疼,她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这种更为复杂的男女关系则更加不在她能力范围之内“我们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迪,不用跟她解释”谭宗明声音更冷了“我们去吃饭”

“谭宗明!”显然谭宗明的冷淡激怒了年轻的女孩“从头到尾你的心都不在我身上!”

“Cindy,我们好聚好散,我也从没亏待过你”谭宗明终于有些不耐烦起来,侧了侧身从女孩身边走过了,安迪跟着谭宗明,有些同情地回头看那女孩,她毫无形象地大哭着,冲着谭宗明离开的方向大喊着“你根本没有心!”

“老谭,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是几次露水情缘”谭宗明没有看安迪,自然也无视了身后的哭声,只是目视着前方眼里看不出情绪“我们从来没有像真正的情侣一样,在一起过”

安迪耸了耸肩“太复杂了,怎样才算真正的情侣”

“大概是觉得生活中每一件无聊的小事,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是有趣的”谭宗明笑了笑“但是她至少有一句话是对的,我大概真的没有心”

5

外滩是个没有旅游淡季的地方,任何时候都少不了导游的小旗子和大喇叭。赵启平双手插着口袋穿梭在如织的人流中,全国各地的口音争相往他耳朵里挤。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可是对面林立的高楼群依然灯火通明,赵启平靠在围栏上感受着一点点晚风吹散已经有点温度的空气,额前的发丝轻轻飞扬着,让他有点明白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感受。

“以后这里一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的!”

身边年轻的男孩抱着娇小的女朋友在海誓山盟,他指着眼前的高楼,这是上海的中心,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能够得到一张办公桌的地方。怀里的女孩咯咯地笑着

“那我呢?”

“到时候你爱做什么做什么,我养你!”

“出息!”

赵启平笑着走开了。他大学时候是学医的,但是因为参加社团的缘故,认识了不少商学院的同学,每次大家聚会喝完酒以后,商学院的同学必定要跑到外滩来指点江山一番。有说要进四大的,有说非世界五百强不去的,还有说将来要自己开一家公司让你们这帮孙子挤破头也要进去的。

赵启平是个活泼的性格,这个时候通常爱插科打诨道,各位大爷,苟富贵莫相忘!我一小小医生还仰仗你们这些富贵病人呢!

这话太不厚道,哪有盼着人生病呢,大家哄闹着要把没良心的小赵医生丢进黄浦江

“如果我有钱了,我就让你做我的私人医生”

每次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总会这样说

6

谭宗明的私人手机号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

“您好,麻烦帮我转告安迪,这是我的新手机号”真逗,发短信不留名

他把手机推到安迪面前“找你的?”

“哈哈”安迪放下手里的刀叉,拿起谭宗明的手机看了看“忘记告诉你了!我把你的手机号留给了飞机上的那位先生”

“嗯?”

“我不是还没有国内的手机嘛,留你的方便联系还书”安迪难得调皮地眨了眨眼“你不会介意吧”

“我还有介意的机会吗”

安迪是个工作狂,第一天上班就把公司的总账摸了个一清二楚。

“老谭,你什么时候也学着人家捐教学楼了?”安迪手里捧着公司的财务报告,一脸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谭宗明,报告显示在去年,谭宗明给自己的母校捐了一栋教学楼,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啊?”谭宗明从一堆合同里抬起头笑了笑“这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啊”

“单从公司盈利的角度来说,我不得不提醒你,晟煊现在还在上升阶段,更多的流动资金应该应用于企业的发展”安迪合上了财务报告,一本正经给谭宗明分析利弊

“我知道的,可是有些事不能只衡量利益”

7

赵启平回国的第二天就回了一趟母校,正值暑假,学校里安安静静的,偶尔几个学生走过也是步履匆匆。整个学校的变化不大,再次回到大学的校园,赵启平觉得整个人都年轻了一些。医学院在学校的最北边,颇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医学院的教学楼是整个学校里楼龄最老的,大学的时候,赵启平曾经在一次实践课上被脱落的墙皮砸伤了右手,现在手臂上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疤痕。其实不止赵启平,不少学生都在这楼里吃过苦,那时候大家总是开玩笑说以后发了,一定第一时间给医学院换栋楼。

赵启平寻着熟悉的路走到医学院,意外地发现老教学楼已经被一栋全新的大楼代替了。他看着这10层高的建筑有些发愣,学生时代的玩笑又飘进了脑海里。新大楼的外观以白色为主干净利落,外墙有三个隶书写成的大字

启明楼

“同学”赵启平拦住一个路过的学生“这栋楼什么时候建的?”

“恩?”那男生歪了歪头“就去年开始建的,前段时间才刚刚竣工”

“谢谢啊”赵启平礼貌地道谢

男生点了点头,又快速离开了

8

谭宗明去找安迪商量收购红星的事情的时候,她正好离开,桌上放着一瓶拧开的矿泉水和红星的财务报表,两台电脑屏幕滚动着今天的股市行情,屏幕下方放着那本很旧的白夜行。书的封面很干净,书页有些卷边,看得出来主人常常翻看但是却很爱惜。安迪的这本是少见的台版书,比大陆版的要厚不少,谭宗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封皮又翻开扉页,扉页的左上角工整地写着

赠赵启平

而右下角落款的地方却被厚厚的涂改液覆盖住了。谭宗明手有些发抖,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浑身的血液好像都沸腾起来,烧得他视线有些模糊,让他看不清眼前的字。他强迫自己深吸了两口气,抬头正看见回来的安迪

“安迪!”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抖,眼睛微红地盯着安迪,仿佛要把她洞穿“借这本书给你的人叫什么名字?”

“额,老谭…你”

“告诉我!!”

“赵启平…”安迪没见过这样的谭宗明,一副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恐惧的样子,她不自学往后退了退

“哪三个字?”谭宗明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这几个字,他撑着桌子站起来,可是整个人看起来无比脆弱,仿佛一松手就会栽倒在地上似的

“赵钱孙李的赵”

“启明的启”

“平安的平”

9

赵启平十分喜欢东野圭吾,而在他众多的小说里,最爱的当属白夜行。从推理小说来说,它的逻辑是缜密的,从爱情小说来看,它展现的感情是疯狂的也是勇敢的,他甚至羡慕亮司敢于为爱牺牲一切的勇气,不计后果,不求回报。

赵启平有一本十分少见的台版白夜行,未删减版的,即使是竖版繁体字也依然让他爱不释手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这么多年无论去哪里都随身带着,久而久之,就像一位老朋友时刻陪伴在身边,一个人飞过大半个地球竟然也不觉得孤单。

10

很多人提到谭宗明都会用传奇二字来形容,他是一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着自己努力考上了复旦大学,又在毕业以后毅然决定白手起家创业,用了十年的时间打造了今天的晟煊。这位晟煊的掌门人,商界的黑马,一向都是冷静自持的,即使是最艰难的谈判他也没露出过一丝慌张的表情,但是现在的他却失了淡定。

“你…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不,他看起来还好吗?”

“他…”

谭宗明拿起桌上的水猛灌了一口,却狠狠把自己呛住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以什么立场在问这些问题。

11

赵启平的时差问题严重,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想看书才记起书不在身边。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心思却飘得很远。大二的时候他搬出了学校宿舍搬进了这所老房子,他和爸妈说是因为和舍友作息不同有些解决不了的小矛盾,可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那时候他一个商学院的师兄毕业出来创业,穷困潦倒得没有容身之所,赵启平便借口自己一个人住太孤单邀请他同住。那段日子即使现在想起来依然值得赵启平会心一笑。他们早上会在弄堂口吃上一碗豆浆配上油条,然后在车站分别,晚上回家或者叫外卖或者自己动手煮上一顿饭。晚上的时候一起挤在小床上,分享一天的趣闻,有时候很快就会睡着,有时候却能兴奋地聊上一整夜。

赵启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出了些旖旎的心思,每一个抵足而眠的夜里他都要尽量克制自己如雷似鼓的心跳声,只听着身边人的呼吸就让他在黑夜里红透了耳尖。他总觉得这不应该只是一场虚妄的单恋,他甚至生出两情相悦的美好愿望,于是在谢师宴的晚上,他借着酒劲向对方表白了

“师兄,我喜欢你”

可是对方却没有给他预想中的回应,他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说到

“启平,你醉了”

而赵启平觉得自己大概是醉得太厉害了,否则怎么从那人的眼里看到了绝望。

“可是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赵启平红了眼眶,说不出是因为醉酒还是难过

“我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

“可是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一颗心”

12

谭宗明曾经费力去找过一本台版的白夜行,只因为有一个人喜欢,他就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换那人的一个笑脸。年轻时候的他认认真真喜欢过一个人,一个男人,喜欢到小心翼翼,最后逼得自己寸步难行。大学毕业出来创业的他吃尽了各种苦头,那时候,那个人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就算这一天他遭受了无数白眼,回家看到那人冲他一笑,世界都明亮了起来。他们心照不宣地保持着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直到那人喝醉酒的一场告白。

谭宗明落荒而逃

那是他爱的人啊,捧到心尖上的宝贝,即使为他奉上全世界尤觉得不够,又怎么能让他陪着自己忍受穷困潦倒呢。同性相爱本就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但是那时候的自己甚至没有能力为他买上一双合脚的鞋。他害怕了,在对方的不顾一切面前他变成了懦夫,他自作主张中断了二人的关系,切断了所有联系,直到知道那人出国读书,知道他再也没有回来,知道他其实带走了自己的整一颗心。

那之后他的创业依然艰难,他咬牙坚持下来了,最苦的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个馒头,为了不饿,只好拼命喝水。还好,就在他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账户里收到了一笔救命钱,有人署名启明打给他一笔钱,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只可惜那人没留下任何其他的信息,查无方向。那之后他的生意顺风顺水,规模不断壮大,直到今天的晟煊。

13

回忆汹涌而至,赵启平被困在过去沉沉浮浮到了凌晨在勉强睡着。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人走到他身边,和他说对不起。

赵启平在梦里笑了笑,你既无心我便休,这样很好,没有谁对不起谁。

14

谭宗明给母校捐了一栋教学楼,学校想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想了一下,说

“要不叫启明楼吧”

“启明启明,开通明达也”校长笑着点头,但谭宗明心里想的是

赵启平的启,谭宗明的明。

15

赵启平睡醒已经是下午了,他揉着眼睛伸着懒腰起了床,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简单换了衣服便决定出门觅食。刚打开木门,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就映入了眼帘。

“我…我来还书”

16

谭宗明自从知道赵启平回来的消息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凌晨三点钟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开车来到赵启平居住的老房子门口。他曾经在这里度过了自诩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此刻他攥着钥匙忐忑不安,这把钥匙他一留就是七年多,他知道赵启平的爸妈去环游世界后便定期请人过来打扫,有空的时候也会自己亲自过来。这里是他的秘密花园,虽然是偷来的。此刻他不敢用钥匙开门,他只能靠坐在门边,静静等里面的人开门来见他。

赵启平显然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但是他脸上的迷茫很快就被震惊代替了。

“我…我来还书”

“啊,好,给我吧”

“启平”谭宗明看着他摊开的手掌,却没有把书放上去,而是抓住他的手腕,不顾那人剧烈的挣扎把那只手按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这里有一个地方,你曾进去过,现在还想邀请你故地重游”

17

赵启平好像哭了,又好像笑了

他以为会是终其一生的单恋,原来是一场两情相悦

18

谢谢你把我的心带回来。

评论(34)
热度(402)

滚来滚去的滚滚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景仰你啊!

© 滚来滚去的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